南槐枕翠

等待更新头发都等白了,好作品不仅有灵性,还需要时间打磨,就像好饭菜。快餐就那么回事,一眼惊艳,没有第二眼了。所以闲来无事,磨磨性子。

【谭赵】檀萝梦19


    19. 你要往哪走,把我的灵魂都带走

    小宴宾朋    一喜一忧皆有数
    途逢故旧    一颦一笑总关情

    谭宗明缓过神,推开赵启平,
    “快吃你的饭。”
    又不是孩子,呛一口酒,至于吗。
    赵启平是真饿,坐回去狼吞虎咽扒饭,俩腮帮子鼓鼓的蠕动,嘴巴油汪汪,吃的那叫一个香!谭宗明赶紧把手里的啤酒咕咚咕咚一口气喝完,拿起筷子也吃饭。
    赵启平吃了一会儿,觉得不对劲,谭宗明饭吃的不自在,低着头垂眼不说话,只挟青笋就白饭,爱吃的红肉,一口没动。心中有些纳闷儿,就一小罐低醇啤酒,喝再猛点,也不至于连耳朵根子脖子都红了吧?这量也忒……

    “下周四晚上,没事吧,你?”
    谭宗明忽然开口问话,赵启平把到嘴边的,哥啊,你是不是中暑了,发烧了吗?就着一口肉咽下肚子,赶紧回答,
    “没事啊,应该没啥事!”
    “那你晚上七点,早点收工,我办酒席请客,在金碧阁。”
    “没开业呢,提前请客?”赵启平了解工程进度至少还得半个多月。
    “我小妹妹出国留学,亲戚朋友都知道,马上就走了,大家想要聚聚,怂恿我办个升学宴,一是要送送她,二是开开心,沾沾喜气。”
    “哦,这样啊……”
    “都是比较近密的亲友,也就三四十人,简单点…今天…正式邀请你!”
     赵启平没做声,咬着筷子,圆眼睛瞪瞪地看谭宗明,谭宗明心口“扑通”一下,一块青笋没挟住,掉地上。气的放下筷子,吐一口气,冷下脸,
     “看什么!来不来?”
     “来来来,咋不来?正好我也要见识见识真正的学霸君,励志励志!”
     赵启平低头继续扒饭,谭宗明松口气,调整一下姿势,无声无息接着吃。
     赵启平扒了几口,抬头又问,
    “哥啊,你用我给你挡酒不?”
    “不用!”谭宗明冷冷道,
    “他们知道我喝不了多少!”

    吃过饭,两人简单收拾下,各自回家,赵启平开车送谭宗明,临走突然接到赵妈妈信息,说不舒服,要他快点回家,谭宗明扭捏难受,浑身不自在的,催他赶紧先走,自己打车一样。

    回到超市,丸子和大美值夜班,“宝贝曦”收银,大美新晋职,非常敬业,趴电脑前嘟嘟囔囔做表。她穿着鹅黄T恤,系着翠绿围裙,天热,头发也挽成卷儿,露出一段颀长白皙的脖子。
    谭宗明径直去洗了手,说累了,阁楼上躺会儿,让丸子到点儿打烊叫他,一起走。
    一连几天,谭宗明都不安生,头疼烦躁,黑着脸,锤着太阳穴,拧眉撅嘴,冷冰冰拒人千里,连着Coca也给骂了两次笨蛋,新来的小姑娘吓得溜溜干活。
    在家趴了半天,难受趴不住,越呆头越痛,劳碌命,又出去,出去也不痛快,早早回来,阁楼里闷着。    大美上去看了两次,睡着没动,当他这些天为新店着急上火累病了,给泡了杯解暑的凉茶,讪讪的下楼。
    小赵经理一周没来送货,他家新招了个送货司机,精壮黑瘦汉子,四十多岁,只负责送货搬箱子。

    好容易到了周四,谭宗明精神渐渐好许多,里里外外忙一阵子,打了几个电话,中气也有了,眼神也亮了。大美打扮打扮,焕然一新,早早给支到金碧阁三楼大包房里,准备几个桌子的酒水糖果,一进包房,小赵经理立在屋子当间儿,正拆白酒盒子。
     “嗲赵啊,好久不见你了呀?”
     大美先乐了。
     “大美姐,好好照顾我家小悦悦没有?”
     赵启平一句话不离本行。
     “当亲闺女照顾哩!你怎么好久没来?”
     俩人一边忙活布置桌子一边嗑牙。
    “我升职了啊,大美姐,光兴你升官发财呀!”
    “啊呦…啧啧,还升官发财!”大美大拇指和小拇指捏在一起,晃了晃笑,

    “你升什么职啦?说给我听听。”
    “我呀,就要升任男朋友了呢!”
    赵启平洋洋得意。
    “哎呦喂,谈恋爱了呦!还要升任男朋友,那是还没升咯!几时升?”
    “你家谭大小姐什么时候飞啊?”赵启平有一搭没一搭。
    “下周吧,左不过三五天呗!听说皮箱都收拾好了呢,四个!小姑娘要走喽,我们谭总可上火了,嘴上起了个大泡,愁的生病啦。”
    “赫赫赫,大美姐你好灵的!什么都知道!我下周就能升任男朋友!啊…美丽新世界!我要来了!赫赫赫…”
    “啧啧…美死你算了!”

    宾客陆续到场,粉丸子今天格外漂亮,粉色小礼服,粉色珍珠小发卡,化了淡妆,在包房门口迎候嘉宾,一个气场强大,美丽冷艳的女人站在身旁。大美忙完了不敢上前,溜边儿站着,赵启平躲在角落沙发里,一动不动。
    宾客之中有两个他认识的,是谭宗明介绍给他的客户,互相招呼过了,赵启平不打算和他们太热络,他打定主意,一会儿开了宴,就找由头溜之大吉。
    谭宗明随后走进来,一眼瞥见角落里的赵启平,冷冷的没有笑。转身和安迪聊一会儿,他一如既往穿一件合体白衬衫,露出半截手臂,白皙温润,谈话间不经意扫过角落。
    安迪精致的妆容和精美的套装并没有掩盖了眉眼间的忧郁,谭宗明拍拍她的后背,低声宽慰。
    没一会儿,包房门口出现一个高大健硕的男人,谭宗明迎过去,俩人又搂又抱,拍拍打打,笑嘻嘻勾肩搭臂,肉麻的赵启平牙齿直打颤。
    客人们来的差不多了,老老小小,寒暄落座,赵启平站起来,拿出一个大红包,递给丸子,说恭喜恭喜。谭宗曦看看谭宗明,谭宗明点点头,拍了拍赵启平肩膀,说谢谢。赵启平点头哈腰说了两句客气话,低眉顺眼的好似做了什么亏心事,找个不起眼的位置坐下,从头到尾没感觉到他有多么钦佩羡慕眼前的学霸君。

     学霸君没有去她最想去的墨尔本,最终选择了香港。依谭宗明的意思,既然去香港,他就应该亲自送过去,亲眼见着一落一稳着了地儿才踏实。粉丸子坚决反对,双手双脚都举起来严正抗议,安迪这次明确的站队支持。可巧的是安迪有事也要出差香港,前后不差两天,索性提前订票一起走,谭宗明方才作罢。

    然而请客冲喜儿效果不佳,谭宗明精神儿了二天,又犯病,这次不仅头疼,胃也疼,喝酒喝的。思前想后,这孩子是真的要走了,身边整整带了十年,当爹又当妈,从一个干巴巴大眼灯儿似的小女孩,养成一个亭亭玉立聪明傲娇小霸王,马上就要离家远行,舍不得啊!大写的舍不得!!谭宗明胃里翻江倒海,嘴里五味浑杂,甚至觉得心脏也不好了,胸闷气短,浑身没力气。在家里盯着行李箱唉声叹气,别说新店顾不上,楼下的生意也全交给大美。大美熟门熟路不用担心,新店那边装修够不上手的地方多,全是赵启平不声不响每天去看一次,看完了发微信汇报进度,谭宗明只回三个字,看着办!

    偏偏丸子是最不领情的,一副恨铁不成钢表情教训哥哥,
    “成熟一点好不好!谭宗明,你要学会独立!你这个样子让我很担心!安迪和姓魏的分了,哥!你的机会来了,不要让我失望!老哥,哎呀老哥!你振作点!振作点!你的世界,因为我的到来而改变,现在我要离开你,你一定要开始一个全新的生活!

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19

    谭总炸天的模样,差点把赵医生笑的滚下木桥。二三步退回河边,赫赫笑够了,也从口袋里摸出墨镜戴上,抬头挺胸盯着谭炸天的脸,昂首阔步过了桥。

     过了河是一片农田,小路狭窄,谭宗明打头,走了二里多地,上了村路。
     村庄是极小的,一眼望得到头儿,村路是新浇的水泥路,平坦宽敞,新农村建设的美丽果子。路两边,一边是人家儿的院墙,一边是田埂。骄阳炽烈,谭总汗津津走在前里,赵医生默默后面跟着。
    快出了村子,谭宗明突然停住脚步,回身向后面张望。赵启平急刹车险些又撞上脑门。
    谭宗明道,“走错路了啊,赵医生,应该向西吧?”
    赵启平抹一把汗,抬头看看太阳,低头瞅瞅脚下影子,有点尴尬,
    “是错了。”
    “休整一下吧,太热了!”谭宗明商量。
    村口的这家农户院落宽阔,门旁一株垂柳浓荫茂盛,碧缕扶风,树下有一高一低两块平整光洁的大石头,正好供人休息纳凉。
    谭宗明坐上去卸下背包消消汗,又把咖啡壶取出来过瘾,赵启平吃了两块压缩饼干,照旧喝了一壶盖儿加糖的,出了一层细汗。

    谭宗明望着来路,边喝边笑道,
    “这个地方,好像梦里来过!”
    赵启平嘴角含笑没搭话儿。
    “红砖院墙,黑漆大门,还有……”谭宗明顿了下,
“梦里没有这么热……”
    “地图标的是西北方向,村子坐北朝南,我们走到东边来了,还好没走多远。”
    赵启平没跟着谭总的思路飘,直接面对现实。 谭宗明笑道,“下一程,赵医生带路。”

    说笑间,旁边人家儿的大门,“吱呀”一声开了,里面走出来个半大男孩子,十三四岁,上穿白T下穿浅蓝色牛仔短裤,手里举个灰不溜丢的扑网。
    一出门看见两个高大男人,支着长腿长脚坐在自家门口又吃又喝,先吓了一跳缩回去,又伸出头来看究竟。赵启平赶紧站起来,摘下墨镜,弯腰微笑歉意,拿出悬壶济世的面孔柔声道,
    “对不起,小朋友,我们是徒步旅行的,借你门口树荫休息一会儿,好吗?”
     男孩听了眼睛一亮,看看赵启平和颜悦色的,又看看谭宗明,皱皱眉,从门里出来,站在赵启平面前,
    “哦,行啊,就这儿歇着吧。你们这是去哪儿玩?
    赵启平指了指天边的隐隐云山说:“诺,就去那个滟水顶子。”
   小孩笑道“喔呦,你们真的要走着去呀?离这里二十多里地呢,我和爷爷采药去过一次,来回骑自行车还要一整天。” 

    “当然是走着去。”赵启平肯定的点点头。
    谭宗明举着杯子指指扑网问:“小朋友,你去哪儿玩?”
    那孩子抬头又看看谭宗明,谭宗明抿嘴一笑。
    小孩转脸向赵启平露出雪白牙齿,盯着赵启平的嘴巴道,
    “我去河沿儿捉蜻蜓喂鸭子,你吃的这是什么东西?干干巴巴的,我给你倒点水吧,看你热的。”
    没等赵启平答话儿,小孩把扑网立在墙根,转身跑回屋,一会儿端出一只白色卡通茶缸子出来,满满一缸子凉白开。 

    “喝吧喝吧,凉的。”
    赵医生乐坏了,笑不拢嘴,捧过杯子喝一口,还是加糖加盐的!盛情难却,说声谢谢,咕咚咕咚喝个精光。喝完把杯子还给小孩,笑着拿一包压缩饼干给了小孩,小孩没见过这种高能食品,很有礼貌也说了声谢谢,开心的接过去,没舍得马上吃。
   这一下谭总可不乐意了,掏出一块巧克力晃:“小朋友,怎么不给我也倒杯水,我也有好吃的!”
    男孩斜睨他一眼,“这是我的专用水,只有这些,再没有了。”杯子口朝下倒了倒,一滴也不剩,赵医生给喝了个罄净。
    小孩看着赵启平笑咪咪的也是雪白牙齿,觉得一缸子水换一包饼干,赵启平可能有点吃亏,说你等会,转身回里面,捧出一个大白碗,碗里两只硕大的包子,送到赵启平手里,
    “你吃吧,吃吧,我刚吃完的,还热乎呢,笋干猪肉馅儿的,走那么远路,吃饱点才有劲儿!”
    赵启平眼睛先瞪的像铜铃,后就笑成一朵花儿,谭宗明尴尬地摇摇他那条高迪瓦,一时间没想好该怎么继续贫。


    这时,突然“咣当”一声,不远处隔壁人家儿大门被踹开,走出一个二十来岁年轻人,清瘦高挑,头发长长的遮住半边眼睛,也穿着白T短裤,一手扛一根绿色捕鱼抄子,一手拎一只红色塑料水桶。
    年轻人出了门,向后一脚把门踢上,冲着这边吼一声,
    “刘小飞!你还去不去?走不走?再磨蹭,不带你!”
    说着头也不回,过横道,下田梗里去了。
    小孩见状,连碗都不要了,朝他喊,
    “二哥哥,我去我去,你等等我!”
    慌忙关上大门,拿起自己的扑网,撒腿就追,跑了两步,觉着不对,回头对赵启平说,
    “你快吃,快吃!吃完了把碗放在院墙格子里啊!二哥!二哥哥,你等等我,我给你带好吃的啦!”
    小孩跑的太快,以至于赵启平夺过谭宗明手里的巧克力,上前几步想塞给他,也追不上了。

    赵善良端着包子回身,谭炸天一脸谄媚直勾勾盯着包子,
    “我也饿了……”
    赵医生坐回树荫下,赫赫赫赫的腰软,谭总边吃边踹踹他屁/股,
    “笑!笑!再笑笑开线了!”
    别具风味的乡村大肉包子,托赵医生的福,谭总吃的口齿生香,意犹未尽。吃完在碗里放几块巧克力,赵医生又添一包压缩饼干,一起放院墙上,两人整装出发。
     

    水泥村路没走多久,就变成了土路,毕竟也比山路好走的多,两人吃饱喝足,甩开长腿,顶着正午阳光一口气走了两个来小时。
    

    一路上运气不错,岔路口正好遇上了一个老羊倌儿,赶了十来只老山羊,系着铜铃铛,丁零当啷吃草。老羊倌瘪嘴没牙,唔哩哇啦肯定了目标路线。临进山口又发现一片瓜田,谭炸天出马和种瓜人谈判,四十块钱买了四只小甜瓜带走,瓜地里的随便吃,谭宗明美美的饱吃一顿,赵医生喝一肚子盐糖水,只啃了半个,再也吃不下,不过的确又香又甜又解渴!
    过了瓜田是第一条小河,河水又清又浅,刚没过脚髁,却有十来米宽,眼看着只能趟水过去。谭宗明把上午那两双湿鞋翻出来换上,赵医生这个心疼,这小河水底山石凌厉松散,若光脚趟过去,很可能把脚划破,穿鞋过去,啊…鞋也要扭变形了。虽然赵医生觉得或许慢慢走,只是硌得慌,也未必能受伤,但是谭总对肉身的偏爱显然超过了鞋物。定要他穿好了,鞋带系紧了才下水,免的水中打滑扭了脚。

    过了河,进了山谷,道路越来越狭窄,渐渐的变成了羊肠小路,缓缓向上。拐了几个山坳, 小道越走越荒,时断时续,渐渐分辨不清。四周山势渐峭,藤攀葛绕,进入密林。
    这片林子,阴暗险峻,走起来十分艰难。谭宗明攀上一处略平坦些的岩石,回身伸手拉赵启平上来。两人挤在一处,谭宗明把登山棒手柄扭下来,里面竟是一把短刺,给赵医生看看道,
    “也试试你的武器。”

    赵启平惊奇,没想到这里边还有机销,也试了试自己的,扭开手柄,里面连着一把锋利的匕首。
    赫,登山棒还带防身武器啊,真专业!
    谭宗明向四周望了望,自言自语道,
    “山高防有怪,岭峻怕生精,这边也算无人区了,赵医生跟紧了,不要落我太远。”

评论(5)

热度(1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