绫罗@绸缎!

我决定盖个房子,放进俩人儿,一个叫小明一个叫小平儿,挖坑儿打地基之前,先练练字,写好看点,做封面儿。

树池

树池
278路公交车在小区南门口儿有个临时停靠站点,站牌儿就用铁丝扭着挂在街灯柱子上,不显眼,只有常坐车的熟人才敢在这里等车。
离街灯两米左右,有一颗拳头粗细的小杨树,枝叶稀疏,初冬时节,也不太冷,叶子灰绿暗黄无精打采地耷拉着,垂死挣扎。树根处,是为了保护土壤的花岗岩树池,高二十公分,宽十五公分,今年秋天新换的,又干净又光滑,很养眼。树池又给寸方的坚硬结实的钢片网格护着,透水透气,避免土壤结块流失,还…不怕踩踏!
那个道号“芳樽”的女人,悄无察觉地围着树池打圈儿,觊觎好久了。每天在这棵小树下等公交车,夏天,小杨树稀崩楞登儿的树叶子,遮住了吐着强烈紫外线太阳光,很是受用。冬天…,这个树池很漂亮,不高不矮,恰好可以欺负欺负。。。
周末的清晨,没什么人等车,连勤奋学习的小学生都没有,芳樽想着。低头转一圈,抬头又转一圈儿,左右无人,街上也没什么人。一瞬间,她的双脚离地,飘上了树池,在光滑花岗岩边沿上大步转了一圈儿,虽然蹬着黑色磨砂平底小靴子,竟也站立不稳,跳了下来。黑色的羊绒大氅,没系扣子,衣角飘扬。意犹未尽,转身又跳了上来。这一次,她稳了重心,慢慢的转了一圈儿,又翘起脚跟望了望公交车的方向,什么都没有。那就…跳下来吧。
不是很冷的天,她戴一顶黑色小圆礼帽,不规则的帽檐儿,一边儿是卷的,一边儿是垂的,镶了一颗白色珍珠。黑色的暗金小亮片团花丝巾挂在脖子上飘着;里面是黄色羊绒长毛衣,怕冷又加了件藏蓝的呢子小夹克;一条黑色长裤,彰着笔直修长的腿。她不是胖人,可也…不瘦,主要是长了一张圆圆的脸。
最近,这张圆脸儿,有点塌,两颊凹进了不少。减肥是什么鬼,这明明都是是困的,累的!睡眠不好,早上什么都不想吃,喝一杯水或鸡蛋水,中午的盒饭是完虐人生的标配,土豆茄子,一小口儿一小口儿的吃出了法式金枪鱼的感觉;晚饭嘛,吃多了不运动就积了食,自己难受自己知道,犯不上为了三寸口舌,误了消化系统。看来还是老了,连馋和饿都云淡风轻,不入心神。吃的不过分,体重就不过分,腿脚轻快的让人心满意足。
芳樽扭过身子,又跳上树池,再跳下来,又跳上去。抬头看了看天,淡蓝色的天空敷着一层清雾,自己微笑起来,想起那个两岁的小婴孩,妈妈扶着走在铁护栏的水泥基座上。和自己现在一个样儿!她并齐了双脚,一动不动,手里拎个黑色镶金片的皮包儿,硬得和炸药包差不多,跳下来时里面钥匙,手电,零钱盒儿哗啦啦一阵响。
这一次跳下来就不转身了,因为278路已经开到了眼前,司机老哥,紧绷绷的脸松了一下打开车门。她就着惯力跳上了公交车。
初冬清晨,一切安谧,城市的街道一眼望出去,能看见几公里远的楼尖儿……

抽空恶补“到爱”,终于明白为啥会有那么多各式各样的幼齿双低吃货呆萌李熏然,刑警队长诶,还是主管业务的!怎么摆都像托了局长爹的福!一直在秀色,秀技能总不在线!
而凌远只有一个。电视剧已经把院座完美了,高尖霸总德义通容熬粥抱娃爱妻暖男。太太们真就不太容易为他重塑其他招人稀罕的品格。照描比较方便。所以看了这么多凌李的故事,总是怀疑这俩人的差距,在一起完全是因为院座精神了神经了变态了?空中楼阁似的。
与众不同,比较落地的是贝湖的李熏然。个性执着镇定,爱得深沉冷静,行事作风硬朗真诚,不傻!(主要的)反衬着院座爱的热烈疯狂。完全撑得起配得上院座的感情格调,使人印象深刻。想来院座那样的人,最终要配上一个精神上门当户对,智力上旗鼓相当,性情上顺意互补的人才好。
非常喜欢这样沉甸甸的熏然,只是目前贝湖上部分,凌李日常篇幅太少,看不够!

贝湖的感61玉蝉


感谢蜜太的美文大餐,好文就是美味!
本章末尾,突然出现一个谭总与医疗投资大佬张总一起把玩玉蝉的情景!一下子让我想起了前文一笔带过的汉八刀,蜜太不动声色的交代了,一只汉玉蝉,奇怪的出自南北朝的墓葬中。出场两次的玉蝉一定带着不可明喻隐意。草蛇灰线,伏延千里,应该还有第三次才能定数!
细想起,这不就是小殊和崇老先生之间的信物吗?!(详戳琅琊榜!)蝉之幼时,在黑暗潮湿的泥土中苦熬三四年的时光,才最终破土羽化,金蝉脱壳,一鸣惊人。由于蝉栖高枝,含气饮露,孤高清绝!古人十分推崇,作为高洁的象征。与玉之洁净不朽的品质相契合。因此玉蝉做为林殊和老师之间的信物,也是一种较高的评价。现在落在了谭总手里又转到了医疗投资大亨怀中,不知转了什么味儿了,以后还怎么发挥?
另外,这玉蝉到底出于谁的墓里?小殊?阁主?还是靖王?私以为靖王墓可能性最大!小殊的信物最有可能通过阁主,辗转到了靖王手中。前世之物谭总看了不眼熟?又舍得送了人?
话又说回来了,谁还真能记得前生?!
自从看了贝湖60回,待更的几个月里,总是替他们脑补再遇的机缘,还真是,除了饭局,没有更合乎逻辑的缘分了!饭局再会,免不了要犯胃口疼!心病比胃病重,虚病比实病凶!

贝湖小感62

        感谢蜜太美文饔飨! 
       谭总的矫情,让特助清理掉别墅和公寓所有赵医生的痕迹,密码没改也要兴师问罪!自己却留着平平的睡颜照在手机里,睡不着时拿出来下酒!(他这些烦恼能冲谁撒呢?!)我相信平平的照片不会是谭总手机桌面,因为就算看见一包应急狗粮,谭总的心都会如坠深渊,(可见平平的分手对谭总的打击有重!)所以照片一定是藏在手机深处,夜深人静的时候,翻出来细摩,聊解相思! 处于风暴眼里谭总,是非常焦虑的,在神仙和妖怪之间动荡。他和这场危机必有千丝万缕的联系,二次提到秦城以及宝华大动,这是一定要大费周章了!野百合和她的功夫茶安慰不了谭总的神经,想要摆脱万般焦虑下的失眠,只能是酒和酒一样的赵医生,哪怕只是照片!毕竟赵医生是一方良药,就连折磨谭总几辈子的头痛,只要想一想他的医生的修长手指和醉人笑容都能镇得退去!可见无论方式如何,谭总的爱,都是一场彻底的沦陷!有楼诚的先贤为鉴,谭总也很想拥有一个从肉体到精神到灵魂都完美契合的爱人!以他的能力和经历,不过分,也有动力去抓住机遇!

      相反,赵医生的感情动机就渺小多了,毕竟少吃七八年饭,还是年轻呢!一开始只是愉悦谭总,为他献唱,喜欢的紧了就贴过来调戏人家,借着酒力还要睡了人家!在渐渐了解谭总的诚意后,感动的自己也放任了真情,成了好事,却刚刚开始了就想着要怎么结束!赵医生可没有天长地久的打算,对未来思考只是有一天如何甩了谭宗明!不过他低估了谭总的野心!三千万,师兄楼上的房子,会家长密友和见证梦想(航母),谭总逼得平平无路可逃!他探到了谭总的真心实意,深感不堪承受!虽然他对感情的付出是一只雪茄和他自己,也不想接受过分恩泽,但是爱情这东西由不得你动机是简单还是复杂,陷进去了,肉体,精神和灵魂都契合进去了,小赵医生想拔出自己也难了,一把双刃剑砍过来砍过去伤人伤己! 

      人物反差:小赵医生失恋了软弱了,可以在妈妈怀里撒娇,向院长撒气,在咖啡馆发呆,还可以拼命工作麻痹自己!谭总失恋了软弱了,只能拿东西撒气(衣服、书和狗粮)向特助撒娇,(卫樱无声说神经病)拿酒来催眠,并继续在风云波诡的风暴里砥柱中流! 

       

在此表白蜜太,妙笔生辉,字里行间,丰富多彩,无尽心思。

贝湖引起的

9月18日,这回真不是我矫情!
贝湖更新,LOF狂欢!
每日几刷,终见故人。
今天休息。一大早,伺候老妈服药吃饭打针,浦一坐定,捞起手机下意识的刷蜜太(这是通过贝湖结识LOF几个月以来养成的习惯。)发现更新了,再一定睛,GOD!贝湖+明晃晃的61!就像Dr.看见Mr.一样,心跳都漏了一拍儿!立刻站起来,绕过茶几走到厨房,什么也没做,马上回到沙发上,又检查一遍,没错,贝湖更新了!打开链接,果然是新句子。看了一句,没有继续看,放下手机,到卧室,换了一套家居,又到厨房给自己盛了碗稀饭,坐下来慢慢吃了,洗好碗筷,擦了桌子,全部停当。又在卧室找出PAD,坐回到沙发上,慢慢看。
贝湖里有句话,读一本就是读者和作者的智力较量!我认同,并补充一句,读贝湖,我觉得,我是在和蜜太谈恋爱!这感觉深不可测的,不可理喻地在内心深处滋长!

我也是醉了

能我也是醉了,总把话题聊死了,一句话发出去,大家随即静悄悄无声无息了!我是个话题终结者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