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槐国主

等待更新头发都等白了,好作品不仅有灵性,还需要时间打磨,就像好饭菜。快餐就那么回事,一眼惊艳,没有第二眼了。所以闲来无事,磨磨性子。

审美

休息日阳光明媚。
某人说,出去转一圈,你去吗?
去,等我换件衣服。
我穿上一条新买的only及髁长裙。
裙子的前面还好,一字肩,后面是个小V领,露出一小块肩背,并系着两条长长的宽带子。
某人见了,没有言语,但我明显的感觉到空气里有及其轻微的吞咽震动。
完了!我的心一沉,开始后悔。
不该这样草率的穿新衣服,太大意了!都怪那窗外明媚的阳光和温暖的花香,叫人心旷神怡,忘乎所以!
我假装神经麻木,淡定地找眼镜,找帽子。
换鞋的时候,某人终于忍不住了。
“我就奇怪你,为什么总买一些啰哩啰嗦,踢里汤啷的东西。怎么不穿点精神儿利整的?”
我沉默三秒。
道:“我,是一个纯粹的中国人,中国地大物博,中国人的审美就是宽袍大袖!九斤老太说,裙子要拖下去!拖下去!长带子显得我飘逸潇洒,长裙子显得我仙气爆帅!你,是日本人,岛人狭窄简陋,不理解很正常!”
某人无语凝噎。半天才道:“我们的审美有巨大的差距!”
我淡定:“是的,但是世界是多样性的,你要想开!”
某人再无话。
我暗舒一口长气。不出意外,这条裙子算是软着陆了!
某人二十岁到二十六岁,在日本福冈半工半读,读了几年书。从半封建社会直接跳入发达资本主义社会。两套哲学体系和文化传统交攻浸透,思维审美至今亦有些分裂,在我看来。
我很欣慰,修无止境。最近学的东西效用不错。用高大上的逻辑,碾杀某些文科生的无理取闹,真是轻松诙谐,化影无形!
“嗯,这个带子太松,露太多了就不好看,我给你重系一下吧!”某人果然一败涂地而不自知。

瞬间,和平的鸽哨,飘过晴朗的天空。
家国昌盛,天下太平。

评论(2)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