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槐国主

等待更新头发都等白了,好作品不仅有灵性,还需要时间打磨,就像好饭菜。快餐就那么回事,一眼惊艳,没有第二眼了。所以闲来无事,磨磨性子。

【谭赵】檀萝梦12

   12.~莫不是心头幻,我身在梦乡~
   

       寄芳心   凭妙辞戏语难为谶
       拥日月   借醉意疏狂好抒情

       一夜无梦。
      谭宗明睡了一个标准好觉,踏踏实实,安安稳稳,睡到六点,自然醒。

      热牛奶加芙蓉树,真的这么灵?
      

       赵启平早已洗漱完毕,昨夜一直熬战到凌晨三点,确定好了论文框架,有些详细数据需要查资料,做实验证实,慢慢补充,不急于一时。
      谭宗明换好外套,还穿昨天旧衣服,心中踌躇,也无可奈何。还好小蓝西服也没换,并不是赵医生犯懒,他好像看出谭总的小尬。出门换鞋时,拍着他的肩膀,笑道:“没关系,住院嘛,都一样。还好我有时间,再陪你一天。”
        两人回到医院,护士站销假。赵启平出门打包早餐回来,谭宗明已经抽完血,两人一起吃了早饭。过一会儿,老赵主任来查房,望闻问切,没说太多。护士来扎上针,赵医生坐在陪床上无所事事,不知不觉哈欠连天,迷迷糊糊困上了。

      在医院,一不能抽烟,二不能喝酒,三不能喝咖啡。然而,常年征战在商场的,谁人没有点特长嗜好?没有不人道。谭宗明是个咖啡控,在圈内,这嗜好所向披靡。他瘾大,喝起来,不能论杯,而是论壶,一壶至少六杯。几乎没有哪个胆大的心脏敢来PK。 

       咖啡时间,瘾头儿上来了没救兵,感觉心跳都没有了。各种迟钝,各种空虚,各种无力,各种心律不齐,拿的他几乎睁不开眼睛。
        偏偏这个时候,是一天工作的要紧时刻,打开电脑,东盛和晟煊两家报表头寸、请示汇报,叮叮当当挤进邮箱。两只手机,蜂鸣震动,跟着闹。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赵医生坠入香甜乡前一刻,朦胧看见谭总一手挂吊水,一手捂嘴哈欠,脖子肩膀夹个手机,眼含热泪查电脑,默默垂怜:天可怜见儿的,和我差不多…
       别管犯瘾还是犯病,还是二犯叠加,多难受,工作不能落下,都给他留着呢。边吊水,边处理,干完快到中午了。眼睁睁看着主任护工,打着幸福的小呼噜,整整睡足两小时!
       谭宗明举着药水挨过去,细细打量睡梦中的赵医生,目光在他眉峰眼角,下巴脖子,上下逡巡。啧啧称赞,好标致的人!真想咬上一口!
       赵启平被谭总的脑电波击中,吓醒。惊悚发现,谭宗明踞坐在他床上,像一只流着口水的动漫饿兽,眼中燃起邪恶的绿色火苗,欲将他一口吞下。赵启平一激灵,“腾”的坐起来,小绿火苗“噗噗”灭掉,谭大虫从眼前消失。
       赵启平长舒一口气,见谭宗明无精打采半卧病床,听到他这边有动静,睁开雾蒙蒙的双眼,呆了半响,慢慢道:
       “饿了。”
        赵启平瞬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,跳下床过来查看,药水马上要见底。便低声安慰:
       “别动啊,再忍会儿,打完针,带你去吃好吃的。”
       话没说完,自己把自己恶心的一哆嗦。
       

      谭宗明压根不能戒咖啡,对于一次喝一壶的人来说,咖啡就是半条命。而今,剩下的半条命捏在赵医生手里。赵医生,哪里看的下眼,柔柔软软的哄慰,谭总捂着橙汁杯子,勉勉强强咽了半碗饭。左右下午也没有针,观察一会儿,索性还是带回家,按床上休息。直磨到晚饭时分,才挨过瘾头儿,慢慢恢复精神。
        第三天,拷贝了第二天。赵启平也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事,心想,不过是喝点咖啡提个神儿,威力就这么大,以后还真得注意了。
        谭总抽筋拔骨的难受,赵医生不忍拉他出去吃饭,这两天的晚饭就自己在家做一点清淡些的。 
        正卖力的颠勺呢,谭宗明进来,把赵医生的手机递上,赵启平偏头一看,赶紧扭掉火苗,关上抽油烟机,拿过电话划开。
       “妈,诶…挺好的…没事儿。呃,我看看,鸡蛋有…有…有…这个没有…好的”
       赵医生盘点一遍冰箱,突然提高音量:
       “不行!坚决反对,严肃拒绝!不许扰乱我的厨房,多难收拾!…呵呵呵…那行…行…我明天下午回去…嗯,开车…休息…准时…放心吧!妈,您和爸多注意身体!好的…再见!”放下电话。
       身旁的谭总,倚着门框,笑了个粉面桃花。
       赵启平讪笑道:“谭总,你不知道,我的强迫症都打我妈那来的。她能忍住见不到我,却忍不住我的冰箱有空儿。每周必来填充一次,我要休息,就回她那儿取,我要不休息,他们俩就亲自送来,不仅如此,还肆无忌惮的在我这里煎炒烹炸!我呢,为了保护我的厨房,只好每周尽量回去一次,吃饭捧场。”
       谭宗明听了,心中一动,脸色微沉,道:
       “别人还不知道,有多羡慕你呢!”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谭宗明没那个享清福的好命,对他来说,能安安稳稳休息,才是一种奢侈。下午,赵医生惊奇发现谭总的工作方式,有了颠覆性的改变。 不发邮件、不发施令,不总结也没意见,只是嬉皮笑脸的讲电话。寒暄客套打哈哈,约酒约球约赛马。满嘴的胡吹乱侃,浪费时间。越看越是一幅八旗子弟嘴脸。不过,这些看似无耻的八卦 ,很明显让病怏怏的人,蹙眉渐展,春风拂面,加速满血复活。
       赵医生目瞪口呆,暗赞奇才,果然是一品情商。他不懂商业运作,却懂应用逻辑。谭宗明的态度自信来于判断精准,决策果断来于准备充分,从容自若来于胸有成竹。无论是科学还是商业,做到一定高度的,都是能够熟练掌握和运用规律的人。

       也是,能做安迪的搭档,焉能是等闲之辈。恐怕只在之上,不在之下。
       这让赵启平对着,吃完饭,就端坐在电脑前,看报告的谭总,心生敬慕,倍增好感。
       今晚的赵医生,难得空下来。洗刷完毕,卧在沙发里看闲书。
       夜色渐浓,人语渐稀,窗外一轮明月,合欢花香,阵阵飘来,熏着两个莫名沉默的人,安然舒适。
       不知不觉,赵启平魂飘神荡。眼睛越过书去,看那个好看的人,呆呆的,有点不知今夕何夕。
       良久,谭宗明叹了一口气,没抬头,一字一句道:“赵医生家的花香气,撩得人心神不宁!”
       赵启平呆一下,心中默默沉吟半天的话,脱口而出:
      “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,一双似喜非喜含露目。”
      谭宗明抬头,转脸看过来:“不对吧!我不应该是,小子这多愁多病的身?”
      赵启平赫赫赫赫,笑软在沙发。把书盖在脸上道:“谭总才是个最会撩人的!”
       躲在书缝儿里,又忍不住“呵呵”笑出声。
       过一会儿,没动静,赵启平以为谭总要生气,刚要起身,脸上的书突然被拿掉,一个不轻不重的吻,落在嘴角。
       酥麻香软。
       赵启平心率倏然提到一百。“呼”地坐起来,放在手边的书掉地上。
       道貌岸然的谭总,正坐回原处,低头微笑接着看屏幕,一只手掌心向上,摊在沙发上。
       赵启平弯腰捡起书,放好,站起来,走到谭宗明面前,伸手合上电脑,推到茶几中间。按住谭宗明肩膀,将人推进沙发里,提膝坐他大腿上。
       双手捧着脸,用最低的音量道:

      “那是我的词……你该是那倾国倾城的貌…”
       说罢,低头吻上去…

        这个吻,小莺初啼,乳燕新归。
        赵启平如醉如痴,如饮甘饴。谭宗明珠玉轻启,放他艳羡的人进来,那人自然欣喜若狂,跪着先腻一会儿他柔软唇瓣和雪白牙齿,再上上下下,里里外外,美美的吃了个遍。
      谭宗明极为耐心,双手扶住怀里细腰,一味承接。单等到医生气喘吁吁,生了薄汗,已是强弩之末,饱足渐露时,才向后撤一下,躲开润红口唇,偏头咬住他的耳垂儿。
        这一记,犹如一道闪电,刹那间,击穿赵启平的头皮,心脏,下腹,前端!

       赵启平没忍住,喘一声,脑子嗡嗡乱响。没等回神儿,耳根,脖子,锁骨序次在唇舌下沦陷。魔鬼的双手,从衣底伸进去,将前胸后背,腋窝肋骨,尽数蹂躏。
        这真是前所未有的奇妙感觉,赵启平心脏紧抽,大口呼吸,骨肉随着谭总的手到之处,变得酥软难持。
        他有些骇然生惧,胡闹的太过分,再下去,可不知该如何收场!不敢多想,忙咬紧牙关,屏住呼吸,双手使劲推开谭宗明。
        然而,为时已晚。
        谭宗明几乎秒然识破意图,一只手施力握紧赵医生细细腰肢,一只手扳住肩膀,提力将整个人掀翻,顺势覆上去。
        赵启平大意轻敌,他以为,谭宗明是个大烟鬼,犯起瘾来,骨酥肉软,萎靡无力,必然不堪一击。不成想,老奸巨猾的谭总,早摸透赵医生软肋,专攻痒肉。果然怀里人,一捏便笑,一笑便泄,有劲使不出,没几个回合,被反剪双手,挤在沙发里,动弹不得。 

       谭宗明像一条巨蟒,箍住手脚,用唇,用舌,用手,用腿,死死缠上,一寸一寸剥夺呼吸。而他越挣越紧,如即将溺毙的落水者,没有氧气,没有救援,只有绝望。
       乖乖放弃抵抗吧,纳降和亲,割地赔款。
       追悔莫及的赵副主任,少不得咬牙喘气,任由着病大虫为所欲为,从上到下,一一轻薄了去!

¥¥¥¥¥¥¥¥¥¥¥¥n12

      谭宗曦去了学校,好似鱼回大海,虎入山林,音信渺茫。她在和谭宗明打心理战,除了不打电话,不发信息,还擅自取消多年来养成的,早请示晚汇报。
谭宗明只好亲自到实验室门口堵她。还好,粉丸子没给脸色,兴高采烈的拎着她哥哥带来的两大包零食,冲去食堂,好像八块钱一份的青椒盖饭,比他的排骨腌笃鲜好吃的多!

       谭宗明恨恨骂:“小没良心的!”
       回到Mr.明,门口听见,里面传来赵启平赫赫赫赫的魔性笑声。
       “小赵来啦,”谭宗明先打招呼。
      “什么高兴事,乐的我都想笑了,”
       小赵业务员的感染力超强。
      

      这个 小赵敬业的很,隔三差五跑过来维护客户端,帮着理货促销。还总赶着,晚上谭宗明一个人看店的时候过来,帮忙搭手,说是家离着不远,吃完晚饭,闲不住,出来逛逛,顺便。
       

      赵启平一看正主儿回来,忙放下手头东西,道:
      “哥,你是我大贵人,你知道吗!”
       “大贵人?多贵呀?说来我听听!”
       “月销售冠军!业务经理,下个月入职!都从您这儿开始走红的!”
       赵启平面不改色心不跳,他打算半年之内,封自己总经理。
       “挺能干的嘛!赵经理!我这么贵的人,你想怎么感谢我啊?”
        巴不得你说这句话,赵启平喜出望外。怕你不自投罗网!
       “请你吃饭哪!想吃啥你挑!米其林不行啊!呵呵呵…”
       “好,我挑,咱们去吃斑鱼锅儿,怎么样?”
       赵启平的心“扑通”一声跳到嗓子眼儿。连忙很劲按住,不要蹦出来,道:
        “那就今天,我提前收工。”
        “好!择日不如撞日,等我结完账,咱俩喝一杯!”
        赵启平一叠声的行!行!我等你!
        身后收银的大美,不阴不阳“哼”了一声!老板去酗酒,她就免不了要加班。谭宗明歪头问:
       “怎么,还有我不知道的猫腻儿?”
        赵启平赶紧接话:“有有有,哥,你看这些这些,我都给你摆好了,红酒面膜!品质好,利润高,老规矩,售完结款。我先放四十啊!,还有这个这个,是给大美姐和小姑娘的试用装!”
       大美没再做声,谭宗明说:“行,开票子吧。”
大美从桌子底下,下拿出一本彩色记事本,撕下一页,谭宗明看了看样品,定了价,点好数目,一笔一划工工整整地写了收据,盖个章,交给赵启平。
        赵启平笑:“哥,你这收据,也够新颖,够别致哈!”
       谭宗明不以为然:“废物利用,仅此一家。还有你,上回十箱水,没还条子啊,记得找着还给我!”
       “那条子,我收藏了啊!哥,你这字真有型,还繁体字,练家子啊!”
       谭宗明莞尔,那还用说?五岁开始练毛笔字!现在人也不流行写字了,大家都百度搜狗,提笔忘字。
        谭宗明和大美扫码盘货,赵启平见他还得忙一阵子,跑出去,把方圆两公里的饭店便利店排查一遍,功夫不负有心人,又签了几个水单子,捎带着几种和Mr.明,不冲突的零食。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谭宗明不喝啤酒,对白酒也没什么兴趣。他喜欢花雕女儿红。最好的喝法是加冰糖枸杞,煮热热的用碗喝。赵启平也倒一碗尝尝,暖暖的绵甜微辣,既没有白酒刚烈,也不是冰啤激爽,暧昧无耻之极,不合胃口!还是要半打啤酒候着,俩人推杯换碗,喝起来。
       酒桌聊天,离不开年轻人的工作。赵准经理无可奈何的说,这几年工作不顺,心情不好,现在加入这个公司就是想放下姿态,做出一点成绩,把浪费的时间找回来。不过现在,线下的生意都不好做,空间有限,所以还多辛苦兼着其他两个公司的业务员,反正满城送货,挟私夹带不让老板逮住就行,多挣一份是一份。
       说着话儿,赵经理端碗和谭宗明碰一下,一饮而尽。谭宗明赶紧敲敲桌子,慢点喝!慢点喝!
       年轻人打拼那是小孩没娘,说来话长!谁有这个拼死拼活的历程,谁就受益无穷。想当年…谭宗明顿了顿,到嘴边的话又咽回去。当年,我拼的时候,还没你大呢,还带个十来岁的孩子!那些打碎了牙,要咽肚子里的日子,不提也罢!人还是向前看,向好看,向明亮处看!
        赵经理一拍桌子!“哥!你说的对!我就服你!来喝一个,你就是我亲哥!,我就认你了!”
        谭宗明笑,“你别认我,我这做哥的,也做腻歪了!老大难,正遭人嫌弃呢!”
        赵启平圆眼睛一瞪:“谁敢嫌弃你啊!谁这么缺心眼?有眼不识金镶玉!”
       谭宗明干掉一碗,摇摇头,还能有谁?我小妹子!,孩子大了,翅膀儿硬了!不把我这当哥的放在眼里!…哼,还大言不惭要养我!可恶,她有多大本事,我不知道?现在就开始瞧不起我了,个小没良心的!…长这么大,什么事,不都先可着她!
       我也是!再这么安逸下去,让她要看低我了!赵啊,男人还得励精图治,不能自甘堕落啊!……
       翅膀硬了,这是要飞了!飞哪儿去,我还不是她哥了?不缺胳膊短腿儿的养这么大,费多少心思?什么事不是先可着她!…还跟我搞冷战!呵呵,没有她,我这太阳还不转了?来,碰一下!
       赵启平又想拍桌子,手起了一半,耳朵里一炸,且慢!不可失言!轻轻落下,笑道:“哥,小姑娘不就得惯着嘛!谁家姑娘不都这样儿娇滴滴的哄着?都是富着养的啊!,顺着吧啊!想开点,她要不理你,我理你,有功夫就陪你喝一杯,咱们俩一块儿励精图治!我得让我妈瞧得上我!你就让你妹子服你!来喝一口,可别纠结了啊,别跟孩子较劲!不还小吗!大了就懂事了。”
       谭宗明乐了,“赵啊,是独生子吗?没有弟弟妹妹吧?这么懂事!咱们算是有缘,和你聊天,舒服。 ”
       两个人各抒心事,酒逢知己千杯少,不知不觉都过了头。谭宗明酒量不高,一瓶花雕已经醉了,眼眶湿润,心潮激涌,强装镇定稳住自己。赵启平年轻好酒,这点酒不算什么,但他醉的是人不是酒,飘忽起来也不由自主。
       两人歪歪斜斜结账出门,找车回家。却见夜色撩人,夜风凉爽,街道两边树影婆娑,霓虹幻彩,就并肩走一会儿,醒醒酒。
       谭宗明渐渐平复,赵启平已神魂颠倒,一个趔趄,谭宗明忙用手扶住肩头。赵启平一道闪电,穿心而过,整个人都软了。

        一转身,下巴搭人肩窝上,胳膊勾住脖子,整个人挂人身上,赫赫赫赫,笑不可支。

       谭宗明没办法,只好用力扶住,以为是醉的,半搂半抱,弄上出租车。 





评论

热度(1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