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槐枕翠

等待更新头发都等白了,好作品不仅有灵性,还需要时间打磨,就像好饭菜。快餐就那么回事,一眼惊艳,没有第二眼了。所以闲来无事,磨磨性子。

【谭赵】檀萝梦3

3.~火辣子安迪~

         兰芝玉树芳华正

         盛世聪明女中英

        一个小时。
        谭宗曦分秒不差站在Mr.明门口。
        她穿一件白色宽松T恤,水蓝色牛仔裤,挎个钢琴键图案的白色小包,映着头顶的丸子愈发可爱。
        谭宗明交代大美和Coca几句,从收银台下面的小柜子里,拿出一把阳伞,撑开遮妹妹头上。

初夏的阳光里,舍不得她热,就叫了一辆网约车。
       这是兄妹俩史无前例的一次超级shoping。谭宗明刷爆了一张信用卡,为妹妹精心选购了深浅两套小礼服,一套职业装,配了项链、胸针、高跟鞋和成套的化妆品,大脸细眼妹变成了傲娇白天鹅。

        谭宗曦不置可否:“这不是我的强项!”
        ”所以,才需要由我替你来弥补。”
        “你本应该是十项全能!”谭宗曦歪头,
        “可现在,九项一百分,一项零蛋儿!”
        “瞎说!我本来就是十项全能!你哥我,是彻头彻尾的十项冠军!”
       “嘎…嘎…”谭宗曦咧嘴不屑。
        俩人找到男装区,谭宗明给自己选了件休闲西装。在试衣间里换上,出来叫他妹妹看。

       “谭博士,你过来,看看我穿这身,相亲成功率能有多少?”
        “百分之百!”谭宗曦给出个毋庸置疑的肯定,头都没抬,就在一旁认真研究衬衫袖子上的扣子:
        “前提是,你不要总是端着自己!”
        她站起来,从身后围着他绕了一圈儿,
      “放松,谭总,总架着累的慌。”
      “没大没小!”
     “一语中的!”

      白天鹅抱着肩膀笑嘻嘻。
       谭宗明望着镜子里的自己,一阵恍惚迷离。


       “老谭…”安迪慢慢溜过急诊大门,速度不到五迈。
       谭宗明远远看见急诊大门前的门廊下,站着一名高瘦笔直的青年男子,浅蓝色休闲西装,白色长裤,在川流不息的人影中,犹如一股清流。
       “那位就是赵医生……”安迪道。
       “好,你先不要下来,我自己过去!”
       谭宗明顿了一下,“回去开慢点,稳住。”
        谭宗明下车,安迪悄悄把车开走。

       他快步走上台阶,来到那人面前,伸出右手,沉声道:“是赵医生吧?我谭宗明,安迪的朋友,麻烦您了!。”
       赵医生扭回头,看见谭宗明,呆愣了一秒,马上反应过来,也伸出右手,接过谭宗明递过来的手,握一下:“您好,谭先生,赵启平,小事不足挂齿,不用客气。”



       安迪的火辣性子,不是没有缘由的。大公司里,从业务员做起,一直做到部门主管、总部业务主管,履历鲜亮。业绩超群。

      她头脑清晰,逻辑分明,有超强的记忆力。在职场竞争中是一路开山劈道升上来的,是非果断,雷厉风行,效率惊人,深得老板赏识。开完年中董事会以后,还要加官晋爵。

       下午,谭宗明发来微信消息,说是晚上给小曦过生日,吃饭庆祝,安迪就有点吃惊。结识谭家兄妹十多年,从没见他们过过生日。她有个不愉快的童年,不但不过生日,连一切年啊节的,什么有关庆祝的节日,都不在意里。
     

         真是一个不同寻常的信号。安迪火速派人去买礼物,谭大姑娘双喜临门,无论如何不能怠慢!找下面爱玩会美的小姑娘去挑,安迪坐办公室一边工作,一边指挥,精挑细选了一款手表,包好带回来。

        下了班,开车去饭店,与谭氏会合。
        晚高峰,路上肯定堵,安迪到的时候,二谭已经等了好半天。正热热乎乎的聊着。看她急急过来,马上打住,都站起来。
       兄妹二人神采奕奕站在座位旁,盛装恭迎。安迪长得颀长秀美,穿一身职业套装,妆容精致,齐肩短发,一丝不乱。进门时还秀眉轻锁,朱唇含峻,一见二谭立刻眉眼是笑,几乎又是一惊。
       “生日快乐,小曦!”双手递过礼物,上上下打量谭宗曦:“真漂亮,小曦是大姑娘了,恭喜你!”又飘了一眼谭宗明,挑起一只眉毛笑。
        谭宗明道:堵车吧?饿了吧?快坐,还想吃什么,再点。”

        安迪低头看,桌子上已经摆好了三只小锅儿,一只红油,一只粉红汤的微辣,还有一只锅儿里是飘着两片西红柿的清水。

       三人寒暄落座。谭宗曦坐在下手,安迪坐对面。
       谭宗曦有点不好意思,说:“安迪姐,我哥就爱这个锅儿。还清汤寡水的。他饮食记忆的很。”说着,熟练地给二人调制蘸料,非常熟悉他们的口味。

        谭宗明道:“食品和衣品是有点不搭,不过这里的生鱼片特别好吃,蘸料很独特,来安迪,尝尝这个。”

        店家送了一碗宽宽长长的寿面,谭宗曦开心地吃了,没忘和两个大的,一起分食面里的荷包蛋。

       十年前,他们初识,谭、安还在一个公司打拼,三个人没少一起分食。谭宗明带着十岁的妹妹,在出租屋里和安迪一起工作到天明的事,也常有。她这个小灯泡,小尾巴,很是在他们之间横亘了好几年。

        然而现在,谁又不是在打拼了?只是大家在不同领域独自拼搏而已。分食是自然而然,毫无芥蒂,和家人,和过去,一样。

       点了一瓶花雕酒,三人边吃边喝边聊,好不开心。谭宗曦第一次喝酒,只给她斟了浅浅的少半碗,脸蛋儿已经红扑扑的了。
        大人的话题,离不开孩子。谭宗明比谭宗曦大了整整十五岁,安迪也要大上十岁多。

       安迪是谭宗明在职场上一手带出来的,唯一一个徒弟,唯一一个师傅。合作了三年,被迫分开。为了照顾妹妹,谭宗明放弃了继续入职,选择了更自由的开店。人离开了,远程指导没有放松,助力安迪从未停止。安迪这几年进入佳境,愈做愈顺,胸怀视野宽阔了许多,和谭宗明的话题渐渐从工作转到学习生活上。最心疼的小妹妹成了他们之间永不枯竭的话题。

        所有话题都是围着白天鹅的学业打转。

        安迪和谭宗明的想法一致,冷静分析,从专业角度讲,澳大利亚虽远,墨尔本大学还是最佳选择。谭宗曦咬着筷子,聆听两人喋喋不休的唱和。她有点热,喝了酒,只想嘻嘻笑,眼睛又要弯成两条细缝儿。
        突然她打断他们。
        “你们俩能领证吗?“

        俩人同时停住,一起看她。

        “我是说,你俩能领证结婚,我就去墨尔本!”
         安迪没想过,小姑娘会来这么一句,愣了下神儿。

         谁都没接上下一句。

         气氛刚有点凝固,就被谭宗明的剧烈咳嗽打散。
         一口鱼肉呛了气管,强咽下口里的食物,捂着嘴大声咳嗽半天,引得旁边几桌客人,禁不住向这里看。谭宗曦赶紧给她哥哥拍后背,安迪递上一杯凉水。

       平缓下来,抬起头,憋的脸也有点红,道:
       “谭宗曦,你明明知道我不会吃辣,还在我碗里埋辣椒!又来挑战我的底线啊,你这是!”


评论

热度(1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