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槐国主

等待更新头发都等白了,好作品不仅有灵性,还需要时间打磨,就像好饭菜。快餐就那么回事,一眼惊艳,没有第二眼了。所以闲来无事,磨磨性子。

【谭赵】檀萝梦23

23. 心甘情愿我早已入你梦徊

气迥青玉案 人似飞雪来有信,
香浮赤霞袍 事如春梦了无痕。


大美尖锐的叫喊声仿佛一把锥子,划破耳膜直扎进谭宗明脑海,挑散如真似幻的梦境。

此时此刻谭宗明正与锦衣玉冠的“小赵少爷”缠绵悱恻,极尽鱼水之欢。

先时,谭宗明觉得自己十分刻苦,夜深人静,一个人散着头发,披着青毛锦裘,盘坐案前用功,屋外是狂风暴雪,鹤隐狐藏。
他捧着书心不在焉,也不知读的是什么文章,书上的字迹总是模糊不清,句子也晦涩难懂。
案上一盏孤灯,荧荧如豆,脚下一个火盆旺旺通红,谭宗明有点热。
忽然,大门洞开,一阵大风卷着雪花扑进房中,案上灯火摇摇欲坠。
一个年轻男子只穿着赤霜云锦箭袖,从漆黑暗夜里大步走进来,带着一身寒气,停在脚边,低头直盯盯看着他,谭宗明仰起脸,四目相对。
是谁呢,这星眸雪亮,这眉秀如峰。穿着贵气优雅像个王孙公子,长相清俊挺拔到似“小赵少爷”。
“小赵少爷”冷冰冰的脸,气势凌人开口说话,“我冷了,给我暖暖。”
说着解开玉带丝绦,除去长衣华冠,不由分说偎进谭宗明怀里。
谭宗明丢了书,把人捂在胸口,青裘裹住,冷冰冰的“小赵少爷”颈子里,有淡淡幽香,谭宗明不觉痴迷。
暖了一会儿,“小赵少爷”伸出手拾起书,微微笑道,“读的什么书?…夫自古通天者,生之本……,”
谭宗明下巴顶着年轻人颈窝,嗫嗫嚅嚅,“只…只是温习旧时功课…也…也没什么好书…”
怀里人听了,神色一变,手一抖,书复掉落,转身勾住谭宗明脖子,绷着脸问,
“那我上次教你的功课,可曾都记得?……来演给我看看!”
谭宗明心里发慌,不记得他教了他什么,也不记得上次是什么时候见过面,只好默然不敢回声。
“欺君辱命,嗯?该当何罪!”
“赵少爷”翻脸无情,往谭宗明脖子上狠狠咬了一口。
谭宗明吃痛,哼了一声。
怪不得雍容贵重,原来是位君王,是了是了,他夜深不眠,等的不就是这小主君吗!
“我顶着风雪,走了一夜山路来会你,你就这样怠慢我,该当何罪?”
小君毫不矜持,伸手探进他怀中,解开带子,一把一把捏他腋下软肉,捏的心慌意乱。
谭宗明想起外面风雪嚎天,山路险僻,小君只穿薄衣鹤氅,一路甚是艰辛,这边他却拥裘抱火,安坐暖房玉阁,不由心生歉疚,想说点什么,却不知应该说点什么,开口只道,
“辛苦你了…”,便哑言。
小君听了一怔,恨不得咬个更痛的,手上愈发了狠,
“藐视君王,其罪不宥!”
一把将人推到,附上身来啃咬,一面手脚齐上,撕去两人包裹,转瞬之间两个人寸缕全无滚在一起。
小君年轻气盛,还有十分蛮力,滚了几个来回,谭宗明被压在下面,任人上下其手,占尽春风。饶是如此,身上那位还气哼哼道,“不顺,不尊,不敬,当重罚!”
谭宗明被撩的火热,暗暗替自己开脱,虽然不该乱了本性,可他说是君,我便是臣,自然应该怕他,不妨顺他性子,搏他一笑。
想着,趁小君沉溺难持,发力打个滚,翻到上面,捧起脸吻眼睛,柔声道,
“美人儿莫恼,甭管想要什么…我这上下一身的本事…哪样儿不都是你的?”
那美人儿,听了这话,极是入耳,竟然不觉得是忤逆,立时露出一排雪白牙齿,纡尊伏贵,眼饧骨软,腻道,
“阁主稍安,我亦是不多取…只要你…蜜尖儿一段吃吃如何?”
美人儿有求,焉能不应?谭宗明索性不做扭捏,放开手脚,尽情与他厮磨,也由着小君一双细手在他身前身后,恣意轻薄。

腻的正起兴时,门外传来女人歇斯底里的呼喊,隔门叫骂,声音凄厉。谭宗明大惊失色,想起小君进屋时,好像也没有关门,两人如此这般岂不春光大泄!惊魂之下猛一把推开小君,愕然坐起,小君锤地怒道,
“恶妇!坏人好事,该千杀!”
谭宗明忙低头抚慰,一伸手,小君倏然湮灭,了无踪痕。
谭宗明扑空,登时吓出一身冷汗,一个激灵发现自己赤条条坐在阁楼床上,身后传来老电扇嗡嗡沙沙响声。
脚下青裘古书,锦罗黄玉一并消灭,无形无迹,只有自己一套家常的短裤T恤,整整齐齐摆在床尾,刚才宽堂大室,青玉案下的辗转缠绵,竟是南柯一梦。
身上还有些异样,低头看时才发现自己虚阳上亢,紧绷绷翘着,十分难受。谭宗明心下惶恐,春梦一场如真似幻。

楼下,大美的尖叫并不收敛,一声高过一声,刺耳不绝,像是在吵架。
谭宗明突然脑中闪回,昨夜一夜缠绵绝非是梦,他能清清楚楚记得每一句话,每一个细节,他和赵启平的每个动作。
这么多年喝了多少酒,醉成什么样子,他谭宗明多走板儿,却从来没有断过片儿!
他们已经…已经做了!该做的不该做的,能做的不能做的,不顾一切的都做了!
谭宗明抓起衣服套在身上,鞋也没穿,光着脚直冲下楼梯。

尽忠尽职的大美,漂亮乖顺的大美,全拿谭总的话当耳旁风。她没想到谭宗明昨晚还睡在阁楼上,大热的天,他也是有一阵子不睡阁楼了。所以大美肆无忌惮,指着Coca的鼻子破口大骂,你个猪猡,港都!手指断掉了呀,一瓶罐头也拿不住跌碎了一地!脑子进可乐了呀,啊?空调的遥控器也能被水泡!现在好了,冷气打不开,让我一起给你热死呀?!笨蛋!死猪!小赤佬!……啊…啊谭…谭总?你什么时候…?
大美看见谭宗明下楼,张大了嘴巴合不上。跟了谭总三年,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糟糕的老板,乱哄哄的头发,散着,趴着,翘着,面色虚浮,眼圈灰暗,穿一条格子短裤,光着脚丫子,跑进卫生间。
什么情况?!这谁啊?这是谭总吗?!谭总可一向是要整整齐齐的,才会出现在人前的呀!丸子刚走就进化了吗?打击好大,不正常了呀!

卫生间一如既往的整洁,洗衣机里空空如也,谭宗明昨天的衣裤,搭在衣架上,垃圾桶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。昨夜他和小赵少爷在卫生间里制造的一片狼藉,早被清理的不着一痕。
谭宗明洗把脸,冷静下来,墙,洗衣机,洗手池,几个小时前,小赵经理被他按在上面,恣意蹂/躏,发了疯折磨。
小鬼也不傻,自己悄悄备了防护,可惜谭宗明不通关窍,一味随心所欲,横冲直撞好像弄伤了他。也许是故意的,他太想听他的声音,痛楚的,爽利的,舒意的都爱。
他无数次咬住他光洁的后背,用最大的力气,在上面留下紫色淤痕,听他闷闷地发出短促的喘息。他提起他一条腿,搭在洗手池上,方便进入,按住他的腰,或快或慢或长或短磨到他告饶哭泣。
谭宗明摇摇脑袋,想不下去,开门出去。Coca含着眼泪擦遥控器,大美恼羞未退红着脸嘟囔,关切地看着残花败柳的谭总,的确是谭总,绝对不是孪生兄弟。
谭宗明拿过遥控器看了看,犯这种不可思议错误,Coca没什么好安慰的,看了一眼大美说,“都干活吧,一大早的。我楼上还有一个备用的,一会找出来用。”说着转身上楼去了。大美狠狠瞪了一眼Coca,扭扭哒哒干活。

阁楼依旧闷热,电扇开了一夜,书架、电脑桌、样品架,所有物品整齐有序,雪白的床单上有一片淡黄污迹,谭宗明赶紧撤下来,换上新的。

从卫生间里出来时、赵启平已经哑了音,软塌塌挂在谭宗明脖子上,黏黏哼哼,“赵小少爷走不动了…赫赫…哥…你背我…”
谭宗明无奈,搂着腰提上阁楼。
把人放在床上,赵少爷长手长脚软成面条,谭宗明居高临下,看他锁骨下一片血迹,又兴奋起来,覆上去舔舐,下面人疼的一颤,呼吸加重,此时他极为敏感。
谭宗明将人两只手压在床板上,低头俯视,赵少爷胸口肩头好几处破损,都是他咬坏的,谭宗明眼中渐渐流出愧色,慢慢泄了气,翻身下来,仰面躺在一边,捂住脸,重重呼出一口长气,沉默不语。
赵启平缓过痛,感到身边空气凝结,扭头看朦胧夜色中谭宗明的侧脸,眉骨清隽,鼻梁高挺,心口又是一阵颤动。翻身爬上他胸膛,拿开手吻他。
“哥…”赵启平的声音痴痴如醉,“喜欢吗?…”
谭宗明微微点头,
“喜欢…小赵少爷…就…都是你的…”

谭宗明狠狠甩了甩头,甩掉脑中那些不可描述的可耻回忆,长长吐出一口气,叉腰站在地中央。
换了床单,阁楼里一切如旧,只有《蔚然深秀》歪在地上,玻璃炸开几道裂纹,谭宗明拾起画框,墙上的钉子已经脱落,挂不上去。
山脚下的小红人被扎眼的裂缝拦成几段,没了神气。
谭宗明突然头痛欲裂,太阳穴扎扎地跳,颓然坐下。
昨夜那些停不下来魔障一样的吻,欲罢不能的纠缠,又浮现在眼前,一时间难以置信。

赵启平,赵少爷,小君,你到底是人?是妖?还是鬼?

“谭总,遥控器找到了吗?”
大美在楼梯口娇娇地问,“我上来拿,好不好呀?”
大美心里嘀咕,不知道该不该上来,会不会撞上什么不该看到的东西。谭总刚才样子太可怕,不,是太可疑!还是小心为妙。
谭宗明听见大美的脚步,拿起手机钥匙下楼,
“柜子里自己找,我出去了!”
“就这样走啊?”大美上下打量谭总。
谭宗明走到门口回头丢下一句,“好好看家!”

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23

赵医生两天没有回家,薛阿姨当然也两天没有没有光临。地板上有一层浅浅灰尘,谭宗明爱干净,却更爱赵医生,有香怀在抱,顾灰尘何焉?
赵医生对谭总的低级趣味,实在不敢苟同,好好的呆在家里,有床有沙发有金丝楠木,洗香香的软软的慢慢磨不好吗?为啥要非要跟地板灰过不去?还亲手亲脸地擦?我都让你进屋了,虽然不咋情愿吧,半推半就也进了门,咋就不能文雅点儿啊?谭总,您的精英范儿去哪儿啦?
赵医生不甘心,要反抗!老男人的恶趣味真是恶,赵医生的恨也…真是恨?不管怎样拼了命也要爬上沙发,近在迟尺的沙发。
殊不知这个恨,这个恼,这个反抗正中了老男人下怀,他要的就是这个劲儿,这个感觉,这个满足的欲望。
十分钟,还是沙发脚下的地板,赵启平光溜溜躺在地下,前前后后什么都不剩,谭宗明上上下下也没剩啥。
赵医生的反抗无力而虚伪,不过几个回合,就沉沦在谭宗明的口舌与股掌之间,拔不出来了。
这是显然是一场蓄谋已久的阴谋,绝不是心血来潮的挑衅。赵启平刚刚回过味儿,便被谭总无情地侵犯,不由分说连人带梦顶进另一个世界。
来不及细想,现在,此时,一切思考都是徒劳的,还是先一起飞吧!

好在客厅够大地板够宽,施展的方便,不比睡袋。
睡袋,…唉…。
今天的谭总也不是昨天的谭…,昨天的谭宗明款曲温柔,绵延春雨。
昨天…呃…昨天还是第一次…
昨天……
老狐猾诈的谭总无所不用其极,撒娇卖萌,哼哼唧唧,口蜜腹剑,威逼利诱,一点没有精英包袱,不择手段把人摆布停当了,糊弄愿意了,哄着打开了,由着他大摇大摆出入自由。
只是说好的不痛呢?舒服呢?爽呢?赵启平咬着牙忍,耳边传来谭宗明轻轻低低的安抚,
“放松…平平…”
“好…嗯…乖…就这样…”
那声音像极了醉人的美酒,像海洛因,像一剂精神毒药,是一碗让人忘记一切痛苦和欢乐的销魂汤…
豆大汗珠噼里啪啦滚下来,谭宗明一颗一颗舔,一口一口吮,再一寸一寸犯,直至没入腹地。
谭宗明抱着赵医生,如获至宝,喜出望外。第一次见时,那个风流隽秀的小蓝西服,谭总看上一眼血压要高一格,听一句话血糖要升一号,动一下手指头痛也好了一成。卧室里发现那两盒罪证时,虽然嫉妒的发了疯睡不着觉,可几天相处下来,赵医生浑身上下透着一个大字,
第一次!
哦,三个字!
男人的第一次,第一次和男人,有区别吗?当然有!
小东西!谭宗明暗暗发笑,胆子可真肥!没尝过男人的滋味,就敢来骚扰大鳄,真不知天高地厚,山外青山!这可别怪我,是你自己送上来的!潘多拉的盒子打开了,由不得你悔!赵医生,赵启平,平平,眼睛好看怎么样?嘴唇好看又怎么样?脖子好看还能怎么样呢?我想要哪儿就是哪儿,入了眼的好东西,什么时候脱过我谭宗明手?!

只是这样明媚的月光,怎好粗鄙冒犯?怎好轻易亵渎?还是要软语温存才搭,才配,最好,让他永远记住他,一辈子也不要忘掉。
或许真的就是这个原因,谭宗明的吻,落在什么地方,赵医生紧张的神经就在那里松弛下来,一个吻不行就两个,一直吻到全部松下来为止。吻的赵医生,嗯,都有些不好意思了,受宠若惊的感觉堆满心头,到最后赵启平几乎就给揉成一只小猫,伏在谭宗明怀里,低声乞求,
“哥…哥你…动一动…”
谭宗明听的如醉如痴,一时间,觉得天堂就在睡袋里。

夜幕沉沉,窗外点点灯光透进屋子,一片黑暗之中,谭宗明一反前番态度,他孔武有力不由分说挺抢直入,一路攻城掠地,片刻点燃了战火。
一时间直捣黄龙,赵启平措手不及,惊喘一声,软了下去,谭宗明士气大振,不管不顾的用力冲撞。
离家两天,空调关掉,虽然前后窗子一直开着,屋里还是闷热,没过多久,汗滴就布满了两个热烈运动人的全身,空气中依然弥香缕缕若有若无,条件反射一般激起谭宗明的汹涌斗志,难以控制的热浪一阵一阵袭上心头,在胸中激荡,再随着血液充满全身。
真是,很久没有这样的澎湃的激情了,谭宗明捋着医生的眉骨吻,捧着脸爱不释手,暗夜之下,看不清怀里人表情,却知道那是最美的所在。
赵启平躺在凉凉的地板上,一点怨气早无影无踪,由着身上那个人一遍一遍爱/抚,感受从他那里传过来的阵阵热浪。他咬紧牙关,一声不响,拼命忍住冲击带来的心灵与身体的震荡。这是家,不是荒山野岭,窗子都没关,甚至还可以听到楼下路过的人说话的声音,赵启平早已魂飞魄散,却把仅剩一线精神儿,死死守住最后一点意志。

浩瀚的夜空,谭宗明的眼睛就是那两颗最明亮、最璀璨星星,他无法抵挡的笑容,他黑洞般拥有强大引力的气息,和他充满毋庸置疑的声线,无一不使人沉醉。
然而他是在用温柔的爱抚诠释着什么叫不可抗拒,以动人的微笑彰示着完全的不容置否。
赵启平一步一步退到退无可退。
被他笑着,推着,架着跌落一个又一个深渊,仅存的意识里浮现出帕特罗特洛斯披上战甲的身影。

水淋淋的赵启平被从地板上被拖起来,塞进浴室,揉了一脑袋泡沫。谭宗明捏着赵医生下巴,一边揉搓一边笑嘻嘻说,“明天上班之前,把登山鞋的钱打给我,听见没?”
赵启平眼珠子瞬间瞪圆,谭宗明揉着毛儿从容又认真解释,
“情侣之间不可以赠鞋,所以你得把鞋钱给我,当回事,别忘了。我明天出差,一会儿还得做点功课,你早点睡,这两天…怪累的,好好休息。听话,乖,别动!”
耍赖这种事情,也不都是谁的专利,赵启平垂手当少爷,由着谭宗明洗刷,半个身子软软地搭在他身上,下巴勾住谭宗明的脖子腻歪,
“我们是情侣?赫赫赫,谭总,我们是在谈恋爱?”
“那当然!不然你觉得我们在干什么?怎么你…不喜欢?还是害怕了?”
谭宗明把人摆直了放在蓬头下冲水,
“……”
赵启平闭着眼睛净擎着谭宗明给他冲掉泡沫,半晌才迷迷糊糊道,“…要困死了…明天还有手术…登山鞋多少钱啊?明天早上给你打…”
谭宗明一笑,压低了声音说,
“一百块!快点给我!”
赵医生一口水噗出来,笑翻在地,谭宗明滑溜溜一把没捞住,得,白冲了。
谭宗明做老妈子,也是平生第一次,感觉真新鲜。调好空调温度,把软手软脚的小赵少爷擦干,送到床上,掖好被子,赵启平拉着谭总的胳膊不松手,闭着眼睛迷迷瞪瞪不说话。
谭宗明拍拍他,笑着哄,“不是要困死了吗,还这么有力气?快点睡吧,明天上班。我出差也要三四天,周五下班一起吃饭?”
赵启平翻个身,把个斑斑点点吻痕遍布的后背对着谭宗明,嘟囔一句“还要等那么久啊…”
说着便沉入梦乡。
谭宗明破天荒做了点家务活儿,心甘情愿收拾了浴室,胡乱擦了地板,捎带洗了两人换下来的衣物,又委委屈屈睡了一夜书房。
赵启平一觉醒来,天光大亮,人去楼空。桌子上摆在谭宗明的智能早餐,牛奶煮蛋,两片面包夹着一片香肠。赵启平在鞋柜里翻了翻登山鞋的牌子,一边吃饭一边给谭总发红包,先上网搜搜价格,难不成还真给谭总一百块吗?!代购的价格一出来,赵启平一口面包差点噎背过气去,
“靠!TMD的有钱人!这个月又要破产了!下辈子不做大夫,我也去学金融!”









评论(3)

热度(2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