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槐枕翠

等待更新头发都等白了,好作品不仅有灵性,还需要时间打磨,就像好饭菜。快餐就那么回事,一眼惊艳,没有第二眼了。所以闲来无事,磨磨性子。

【谭赵】檀萝梦20

20 .良辰美景奈何天,赏心乐事谁家院

奉阴者盛 秀林柴扉迟松纽扣
扶阳者昌 蔚然阁里曲效于飞

一句话把赵医生给说笑了,
“谭总,您还真觉得这林子里面有山魈树怪呀?就是有,以我们俩这道行,打得过吗?”
赵启平扬脸儿一挑眉梢,“不过…打不过也没关系,咱们可以帅死它们!”
说罢,擦身径自向山上爬去。
谭宗明愣了一秒,低头暗笑,
“小东西,管保你还有叫哥的时候!”
心里的话,赵医生听不见。
得了嘴上彩头儿的赵医生一边走,一边气喘吁吁乘胜追击,
“狼虫虎豹估计没有…做武松您老人家是…没有机会了!…还是…把…袖口裤腿扎紧,别让毒虫毒蛇…占了…便宜!”
讨他高兴又如何?且不争嘴,谭宗明弯腰紧紧鞋带,扎扎袖口,牢牢跟着,一鼓作气攀上山梁。
赵启平大汗淋漓,很想借山势吹吹天风,爬上山梁却发现,这里没有半点风势,放眼看去,山外又是一座高山,林深崖秀的,堪堪阻了风头。
谭宗明贴过来,喘着气道,
“休息,休息一会儿!”
行到此时,赵医生一缸子糖水化了汗,谭总一肚子甜瓜全作烟。
赵启平找块大石头,仔细查看没有蛇洞鼠穴才敢坐下休息,谭宗明放下负重道,“我去看看地形。”
赵启平说:“不用看!正西方向,强取六个山头,第七个就是主峰。”
谭宗明摇头,“我怎么感觉,走到这里还应该有一段下坡路呢?”
赵启平呵呵,“谭总梦里来过啊?”
谭宗明一拍大腿,“我说呢,刚才看见几块石头,怎么那么奇怪,原来是人工开凿痕迹啊,来来来,你来看看,是不是?”
扯过背包,拉起赵医生向东走了十几步,草丛之中,一溜儿横倒竖歪四五块青条石,半没土中。
赵启平吃惊道,“这好像是一条废弃的石阶山路!难道这里曾经有一处繁华古迹?等闲谁能修出这样路来?”
谭宗明拨草下去,走了十几米,大声道,“赵医生过来,这边还有石阶,咱们顺着这条路走,一探究竟!”
青石古路断断续续,若有似无。顺山势向下走一段,赵启平有些犹豫,这是不是下山的路呀,没走反了吧?
谭总对自己的直觉非常自信,走了几分钟拐过一块巨崖,谭宗明眼前一亮,指指前方,“赵医生快看!”
崖岩上一排人工开凿的石窝,一尺高,半尺宽一溜儿斜着向上。石崖陡峭,光溜溜没有抓手,谭宗明看着赵启平,两眼闪着兴奋的光,询问:
“还行吗?要不咱们还是按图走?”
赵医生不甘示弱,怎么不行,走啊!
谭宗明翻出一根绳子,一头系在赵医生腰间,一头系在自己腰上,手脚并用,打头小心向上攀登。
赵启平跟在后面爬着爬着,突然感觉,怎么就像是…开启了要死一起死的模式?
赵启平四爪着地,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攀上石崖,一定神儿愣住,绝路!
山外青山,崖外又是青崖。两块巨岩光突突,狠呆呆挤在一起,堵住去路。谭宗明也在发愣,叉个腰杵着,凝眉不语。
赵启平挨过来,一只胳膊搭上谭总肩头,幸灾乐祸地笑。
谭宗明捏了捏赵医生的细手道,
“把手电拿出来,在你背包右侧口袋里。”
赵启平伸手一摸,果然摸出一只巴掌大的手电,递给谭宗明。谭宗明趴在那两块岩石之间缝隙里照了照,然后用力推开堵在石缝口的石块,连蹬带踹,打开一个仅容一人进去缺口,钻进去,赵启平赶紧跟上,谭总把手递过来,拉住他一点一点挤进洞口。
猫腰钻了十几步,石缝里边开阔起来,不仅可以直起身子,有些地方还可以二人并行,地上又出现了青石台阶,谭宗明的狼眼手电,差不多二十米的射程,照进黑暗深处看不到尽头。山水从石壁渗出,石苔滑腻,十分阴冷。两人沿着水浸浸的台阶,上上下下小心前行,七转八弯儿,走了十几分钟,耳边听到有“扑棱棱”飞鸟进洞声音,随后眼前一亮,豁然开朗,穿出了石缝。
外面地势宽阔,抬眼遥望主峰巍峨耸立,石阶古道依然断断续续蜿蜒向上。
两人立刻抖擞精神,继续索路而行,绕了几道平缓的山岭,一路踩芳踏翠,无尽风光。
谭宗明走着走着,突然站下,回头一本正经道:“赵医生,你觉得俱乐部给了我们强翻七个山头的地图,是不是真的有那么傻?”
赵启平不知所以,老实答道,”可能他们也没有发现这条捷径。”
谭宗明摇摇头,叹口气,:“也许是我们自作聪明呢!”伸手点了点赵启平心口,抿嘴笑,“…堪忧呵。”
赵启平不解他机锋何处,握住手,向着山顶翘翘下巴,“我们有我们的乐趣,怕什么?老人家,走就是了。”
可惜,开心地拉着手没走几步,一条山涧横在脚下,挡在前方,路又断了!
赵医生恍悟,原来老家伙是先发现了阻碍,仗着信息不对称来戏谑小的,装腔作势搞事情!
赵启平撇撇嘴,故弄玄虚!套路!
涧边草石杂乱,不到近处不容易分辨。山涧左右不见尽头,深约数丈,里面怪石嶙峋,寒气逼人,涧水激流翻涌不停击打山石,回音轰鸣。
山涧不过一人多宽,却是肉眼可见的跨不过去!
谭宗明看看赵医生,赵启平看看谭总,傻眼。
放下背包,冷静冷静拿辙。俱乐部的确不傻,谭总也不算自作聪明,并非无人经过此路,只是此路不通而已。赵启平又伸头探看,见有几块长条青石散落涧底,这路倒像是被人故意损毁的。谭宗明怕他脚滑,后面紧紧揪着衣服领子。这道深涧,搭上脚,两步就迈过去,搭不上脚,不知要走多少弯路。
谭宗明盘膝坐在涧边,补充点水份,抬头望天,日渐西斜,感觉天黑到达峰顶有点难度。赵医生咔嚓咔嚓咬甜瓜,香气四溢,好不畅爽。
谭宗明捧着水壶四处张望,抿嘴笑道,
“只要赵医生不举报,我就有办法安然渡过去。”
赵启平咽下一口甜瓜道,“你是带斧子还是带锯啦?”
谭宗明哈哈大笑,“赵医生就是聪明!”拉开赵启平背包底儿夹层的拉链,摸出一把一尺来长的小钢锯,站起来,
“你放哨,我动手,咱们速战速决!”
赵启平一口瓜瓤喷出去!

抖绳子量尺,赵启平一脸黑线给 谭总打下手,不禁吐槽,一个副主任医师,一个公司高管,深山老林里违/法/乱/纪,滥砍盗伐,也是醉了!不知那六个同行的,走的是哪条路,要被他们发现,太影响公众形象!
谭总一边修枝子,不紧不慢安慰,赵医生不用担心,这大山方圆百里,今儿晚上就咱们俩,没第三个人!那六位,湖那边爬东山去了!这事,天知地知…山神知!
赵启平听了,手里一哆嗦打个冷战,满身的汗瞬间收干,全都给吓回去。呆了半天才问,
“谭总,您锯的是什么树?您认识吗?别落个毁坏珍稀树种的罪名,逮着了坐牢不坐牢啊?”
“这是白桦,不值钱!那个灰椴,逮着了,罚你五万!赵医生把绳子递给我!”谭总从容不迫。
“再说我们搭桥修路的,也是积德行善,你说是不是啊,赵医生?”

过了山涧便一路坦途,石阶路一度又长又阔,走的顺畅,太阳快落山时,发现一条小溪,正是攀登主峰的溪路。
小溪水贴着山皮儿潺潺流淌,清凌凌响叮咚,欢喧而下。必需得踏水而行,谭总那两双湿鞋,又充分发挥了作用。
一路扶持着,走了半个多小时,石阶古道又出现在眼前,两人顺着石阶上了一片开阔地带,一座小草屋映入眼帘。
赵启平暗暗松了一口气,看来这是一处营地。天色已暗,只能在此宿营。
草屋极其简陋,四根木柱支起屋架,栅上荆条柳枝,顶上苫了干草,就地取材搭起来,只能算个草棚子,遮蔽风雨,阻挡山猫野兽。屋后大片松林,屋前有人堆砌石块可供休息,像是个常用的营地。地面大不寻常,是几十块青石,整齐铺列的石台,虽然斑离破损,石缝间杂草丛生,亦能显得出旧日恢弘。看来这里果然是一处沉没已久的煌煌古迹,沧海桑田,昔日风华绝世全不再,只留残石剩础不能言。
赵启平无限感慨。
这里就是一个常有人使用的户外营地,保护的很好,草屋占了石台一角,四根木柱楔进石缝,简陋却很结实。谭宗明放下背包,进到里面去搜罗,屋徒四壁一无所有,也没见有狐鼠栖身,就直接铺张摆放霸占了去。
赵启平目瞪口呆看着谭总从他的背包里,掏出帐篷睡袋隔潮垫,又拿出一个迷你煤气炉和烧水壶,以及野餐饭盒。
靠!怪不得一路越背越沉!太欺负人了!
小溪水流经石台下坡不远,被人顺山势挖个浅坑,用石块搭成方井,谭宗明舀来山泉溪水,点着火,烧热水,又拿条毛巾给赵启平,洗洗一路灰尘疲惫。
赵医生在井边洗刷干净,谭总已经把帐篷支在小屋里,煮好饭菜。饭菜全都是户外半成品食品,热水一泡即食,没有任何技术含量,却吃的格外香甜。
吃完饭,谭宗明也去溪边洗刷,山水清凉,淙淙如七弦悦耳,洌洌似甘露涤心,野浴别是一番乐趣。
赵启平则收拾餐具打包了垃圾,坐在草屋前煮一壶茶,慢慢喝着。
夜幕降临,一轮明月跳出山岭,领着七八个颗灼亮的星星,照的四野清明。
赵启平抬手看看手表,八点二十分。昨天这个时候,他刚刚从手术室昏头胀脑地出来,迷迷瞪瞪打车回家。今晚却坐在空山野岭,无名古迹的石板台上饮茶赏月,远离尘世喧嚣,静享阑珊夏夜,真是人生奇境遇。
谭宗明洗完澡,擦着头发,悠悠然上来,轻松愉快地走到赵医生跟前,弯腰捏起下巴,结结实实吻了一口,然后大马金刀地坐下喝茶。
赵启平低头赫赫赫……冰凉凉的嘴唇。
谭宗明端着杯子,不错眼珠儿盯着赵医生,等他抬眼,抬眼就逮住他的魂儿,细细拷问,
“说吧,腹诽我什么呢?”
赵医生眼里中闪动着奇异,有点羞赧。
“老家伙?…老流氓?”
赵医生眼里换了惊呀。
“咳…呃…”谭宗明收了气势,一本正经起来,“俗话说常言道,呃…老有老的好处啊……”
举杯一笑饮尽,咽下“会疼人”三个字,算了,饶过他,检点些!
赵医生忍得辛苦,咬着嘴唇笑道,“谭总再来一杯?”
夜深林静的,太大声笑,惊了飞鸟走兽,不太好!
谭宗明喝着茶,忽然探过身子来看赵医生,夜色澄明,月光如水洒在他脸上,柔润光滑,眼睛亮的像一对璀璨星星。
“怎么…不叫哥了…嗯?”
脸对着脸,微微气音从棱形的嘴唇,雪白的牙齿间泻出,带着香浓的诱惑飘进赵医生眼睛。
赵启平心旌荡漾,微微一笑,用温润的舌尖,轻轻回答了问话。
这个回答,谭总非常满意,乐意照单全收。
两个人默默坐在屋前,谁也不再说话,静静地享受暮野的安宁,细细倾听大自然林风天籁,潺潺溪流,不知不觉都有些恍惚迷离。

今日何日兮,今夕何夕?

赵启平站起身来,舒展双臂伸个懒腰,走在石台中央,双手插在裤兜里,仰望着晴空碧落,星月交辉,织女星与牛郎星隔汉濯濯相映。细风阵阵,夹着松香草香扑面而来,清爽怡人。赵启平心驰神往,静静沉醉在撩人的月色中。
白色月光洒落在他身上,清辉俏立。谭宗明放下杯子,走过来从后背轻轻将人环住,口唇脸颊在年轻人颈侧偎依摩挲,窃窃私语,
“…好美的月亮…”
赵医生歪着头,把一段脖颈献出来,任他厮磨,良久长长叹了一声,“子兮…子兮…”便不再做声。
管他什么子息女息!我只想要抱住你,任他地老天荒不撒手!
谭宗明轻轻撩起赵医生的衣襟,伸手进去抚摸着微凉的皮肤,慢慢揉捏他轻薄的腹肌。
这皎皎明月,这曼妙身姿,该拿你怎么办才好!
赵启平转过身,捧起谭宗明的脸就吻。
这样美好的人儿,这样明璨的人儿……叫人如何禁得住忍耐!
小草屋的木头柱子并不光滑,赵医生靠着柱子被吻的骨酥肉软,谭宗明嘴里含着人,一只胳膊垫着他后背,免得硌生,另一只手费劲巴力地摸索T恤上的扣子,一颗一颗脱开。
他妈的,T恤衫上还有扣子!明儿回家给他买十件,都要带扣子的!
赵医生一边喘着说话,一边给人动作,“你解它干嘛?…你替我脱了!”
谭宗明好不容易扒开衣领,啃着锁骨,慌道,“别脱!我就爱这块儿,绝不和蚊子小咬儿同享!”
月亮瞪大了眼睛,星星们有些害羞,隐密在月光之后,不去看那大月亮地上,两个纠缠在一起的人,颤动着捣的什么鬼。月亮可是无所谓!明月千古照离人,人世间悲欢离合来来去去哪有完的?也不知几世几劫的事了,那一夜,不也是个望月之夜?不就是这个石头地界儿?不还是这两个腻歪小人儿?随他们哪样,笑了哭,哭了笑,撕碎了扇子,扯烂了衣裳,砸坏了白玉圭,兜兜转转几辈子,不是又跑回来胡闹?真不知羞也!
树林中传来山枭野兽的呦鸣,好似小孩儿的哭叫,高一声低一声叫了一千多年,也没个人理。
赵医生眼冒金星,七荤八素的给人挟进帐篷,塞进睡袋,谭宗明把柳条小门关上,贴心的造房人还留了根皮绳儿当门闩,绑好了,也钻进帐篷,拉上拉锁。挂上手电,迅速扒掉衣服,光溜溜钻进睡袋继续扒赵医生的。赵医生反抗就吻他,再反抗就捏他肋骨,准软。
赵医生警觉,“闹够了!不睡觉,还要干嘛?”
谭总揉着后脑勺哄,“良辰美景的…试一试…大好处,嗯?乖,…不会疼…舒服的…”
“鬼扯!不要…松开!”
眼前一晃,一只锡纸片,飞出睡袋。里面传来可疑的挤水声,谭总牙齿叼着赵医生的喉结,咬软了松开,
“不要…会后悔的,嗯?…我保证,你得了,十辈子都忘不掉…”
草屋的荆条墙壁和柳枝小门栅的不严实,满是缝隙,月光不经意挤进来,分明清楚这一夜,双人帐篷摇啊摇啊,摇个不停,底下传来阵阵呻吟,低沉而含糊说,
“…哥…,求你……”

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20

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!一切都是命中注定!
天还没亮,赵启平一骨碌爬起,梳洗打扮,刺毛头,抓啊抓啊抓了半个小时。
老赵头在厨房煮粥煎蛋,蹑手蹑脚,不敢惊醒主卧里的娘娘。自从“赵小悦悦”扭亏为盈,着实救了他老人家一面子,老婆儿拎他上楼,早晚伺候儿子吃喝,白天伺候着董事长兼总经理老婆儿做办公室主任、司机兼保镖。老爹出门儿摆谱,西服衬衫加眼镜,颇有总裁范儿,老娘对她的老东西毕竟无可奈何,暴脾气收起不少,只要自己乖顺些,不点火儿,一家人且相安无事。

衬衫,西裤,皮鞋,气色红润,眉眼清明,镜子里的赵启平左转右转,像经理,像总裁,像霸道总裁!几乎要爱上自己!欣赏一会儿,扒了换。T恤,破洞,运动鞋,才是标配,平时一样,干净清爽才好。
吃了饭拉上老林去送货,老林忠厚勤快,一直是老娘的亲信,跟着小赵经理混事儿,也不偷懒儿。配合挺默契。一圈下来,不到十点,把老林送回公司,休息一会儿,看看时间差不多,开车去机场。
谭宗明站在航站楼安检口揉眼睛,安迪没完的电话,粉丸子有些伤感,抱着她哥的胳膊仰着脸小声儿劝,
“听话,乖,在家你是怎么答应我的,嗯?我给你布置的任务都是啥了?好好工作,好好挣钱,买车,买房,追安迪,记住没?”
谭宗明蹙眉:“别跟我说这么多,我老了,记不住!”
说着,从皮夹里抽出一张卡,
“再给你一张卡,密码是原来的,这些年给你做的基金定投和股票账户,基金我每月继续存,股票你别轻易动,你也长大了,以后自己的钱慢慢自己管,这是妈妈留的,别乱花。到那边办新卡,早点传给我,微信支付宝里的零花钱,别舍不得花,还有,不许给我减肥,要吃好的!学习累脑子多吃鸡蛋和瘦肉,最主要是好好学习,好好工作,做个有出息的人。”
谭宗曦接过卡,笑嘻嘻看看,等她哥哥唠叨完了,又放回哥哥手里,“好了,好了,耳朵磨破了!给我太多钱,我会骄傲的!别想着把我推出去,还得你替我管着!”

落寞地看着丸子和安迪消失在玻璃门后,谭宗明对着熙攘的人群发了一会儿呆,耷拉着脑袋转身回走,却顶头撞上一个人!
抬眼一愣,赵启平清清爽爽站在面前,两手插在裤兜里,笑意殷殷地看着他。

恍若隔世阳光般的璨烂笑容,照进几世幽黯的樊笼,樊笼里的人哪,目眩神迷。
谭宗明突然感觉浑身三万六千个汗毛孔全部张开,大口大口地呼吸,沉落深渊的心脏,被人捏着一点一点提上来。
春光明媚。

“饿了没?”
赵启平歪头露出雪白牙齿。
谭宗明眼圈微红,低头躲开他一对闪亮的眸子,淡淡的道,
“回家吧。”
说完,头也不回,大踏步出了航站楼。

系好安全带,赵启平发动车子,打开空调,伸手拿出一个便当盒,推给谭宗明,“吃吧,午饭。”
谭宗明愣,“就给我吃这个?”
赵启平看倒车镜,打转向,
“哥啊,您就将就将就吧啊,闹的也差不多了吧?哭也哭了,病也病了,该走的留不下,该来的挡不住,认命吧啊!”说着,一脚油门,开出停车场。
“就这个,还得我惦记着你才有,吃饱了好好干活!哥啊,你那三店都快成我的了!这点儿活儿砸手里了这是,毛病多了去了,我做不了主!您自己去看吧。”
谭宗明低头叹气,
“谢谢你了,这些天。”
“谢我?…那不客气哈!哥,你请我吃斑鱼锅呗?”赵启平转过头,笑道,“馋了。”
谭宗明瞪他,“看路!”
手里捧着饭盒,没好意思再去掰他脑袋。
“就今天好吧?想你的热乎花雕了呢!先去二店还是三店?我晚上七点半收工,等着我呗!”

自从大美升了店长,谭宗明把打烊时间提前半小时,23点35分,大美领着小姑娘莹莹关灯闭店,颠哒儿的回家。
五分钟以后,一辆出租车停在超市门口,半醉未醒的谭宗明被拖出来,摇摇晃晃推了一把扶他的人,
“不用扶…我又没醉!”
赵启平架着肋窝,从他裤兜儿里掏钥匙开门,“没醉?没醉你干嘛老踩我脚?”
谭宗明进门摸灯,“好了…没事了,你快点走吧,半…夜了,别让你爹妈…。”
赵启平“啪嗒”一声,锁上大门,
“行,你先上楼,我放个水就走。”
“且,以后不要喝…啤…啤酒,就花雕女儿红…最…好不伤心!”
“赫赫,哥,你以后和我在一起,喝什么酒都不会伤心,永远都不会伤心!你坐着别动,我马上过来啊!”
赵启平迅速躲进卫生间放水洗脸,掬一把水使劲漱口,站在镜子面前看自己。

从今以后,万劫不复了!

谭宗明老老实实坐在楼梯上没有动,他有些糊涂,这一段楼梯每天每天都要走,走了好几年,今天为什么不能自己上去了?他要我等着谁?
灯光昏暗,朦胧中一张喜欢的脸凑过来,笑眯眯看他,轻轻说,
“扶你上楼啊。”
眼动星晖,唇润春水,真是好看!
被人架起来,脚底飘忽,一步一步上台阶,掀开珠帘。
阁楼的窗口正对着外面的路灯,不用开灯里面也能清晰可辨,看见平平整整的床铺,谭宗明就想躺上去。
然而,赵启平仿佛突然之间丧失了理智,不顾他手软脚软,扳着的肩头不许他躺倒,反手向后,一把将他推在墙壁上。
后背压着《蔚然深秀》的画框,硌得生疼,疼的“哼”了一声,赵启平伸手用力一扯,画框掉在地上。

可恶!混小子!谭宗明挣了一下,清醒一点,赵启平一条腿抵住他身体动不得,两只手按住他胳膊动不得,力气可真大。

幽昏静谧的夜色中,赵启平圆睁的双眼里腾起熊熊火焰。
“你…你是不是……”
谭宗明挣扎着想说,你是不是疯了!
赵启平的唇正好覆上来,堵住他的嘴,将剩下的几个字悉数吞进喉咙,谁也没能听见。

清凉,柔软。 滑腻,甘洌。
沁人心脾的美好的亲吻。
即使谭宗明半梦半醒,仍然清楚记得那是怎样温柔而甘美的舌尖,滑过来,滑过去,轻勾慢挑,流连于唇齿之间,曼妙不可方物。
只是,真耶梦耶?斯人何人?
这美丽的充满危险的错误的吻!
如醍醐灌顶,甘露滋心。
赵启平心脏砰砰乱跳,胸中撞鹿,从里到外热起来。
不得不松开口寻找更多氧气,下巴搭在谭宗明颈窝里喘道,“我等了你多久了?哥,你想的我苦呢…”
谭宗明仍然有些迷惑,两眼泛着着水光,半信半疑,愣怔的,无辜的,真叫人心疼。赵启平欲火焚身,提手扯掉自己的T恤,捧起谭宗明下巴,热热的上来撕咬。
炙烈,狂野,骄横,得寸进尺,使尽了平生气力!
谭宗明意乱情迷,是非不分,既无力能阻,也退无可退,只能垂手承接,任他揉搓。
感觉到谭宗明慢慢松懈,赵启平两手摸向腹间,一捏一扯,松开谭宗明皮带扣,拉开前门,伸手进去就索取真身。
这一动,让谭宗明吃一惊,如梦方醒,觉察到了危险,下意识绷紧身体抬手挡开他。
可惜大势已去,赵启平搬了几个月的矿泉水,两只胳膊上下左右,好几条肌肉疙瘩。不由分说抓住胳膊压在身后,谭宗明没挣几下,就被夹住右臂,攥住左手,箍得一动不能动。赵启平眼看得了势,舌尖转向他耳根脖子,湿湿的勾了一道,谭宗明一个战栗,软了下去。
赵启平上去叼住他口唇,捏在手里的纤巧玲珑抚/慰起来。
谭宗明不是常近酒色的人,却也不是圣徒,喝了一斤黄酒早已是半勃,遭到这个级别的挑衅,显然全无半点招架之功,被他一揉一捻,蓬蓬胀了起来。酒醒了大半,身体却沉沉不能自拔,又贪恋他口舌婉转清凉,只好自甘堕落,倚着墙随他闹。
赵启平是存心要拿捏人的,处心积虑不知算计他多久,自然不叫他落空,百般侍弄,谭宗明如痴如醉。
喝了酒,就有一些耐力,又被上下服侍着,省得他持久不衰,反倒累得赵启平浑身是汗,气喘不均。到底也是他年轻,精力旺盛,被眼前人的满足与销魂激的心潮澎湃,热浪滔天,手里加了小动作,勾得人欲罢不能。
阁楼闷气,谭宗明出了一身大汗,灭了威风,渐渐清醒,自觉残花败柳羞愧不堪,裤子掉落一半,衬衫早不知哪里去了。赵启平心中大骂,老东西!大热的天也不怕中暑,衬衫里面还穿个背心,害得他抓半天也没撕掉,只好从下面翻起来撸在肚皮上,伸手进去捏他肉肉。还好没瞎了这副好壳子,不是蜡做的,中用。
谭宗明余韵未消,趴赵启平肩上倒气儿,两手畏畏缩缩还是搭上细腰,一层水珠儿。赵启平这里早绷的要炸,一面替他捋背,一面轻轻问询,
“哥…你好不好?”
谭宗明沉吟半晌,微微“嗯”了一声。
赵启平咬着谭宗明耳垂,用舌尖嘬弄,细长手指揉捏他的肩头,一路顺着胳膊滑到手心,引着谭宗明握住了自己的,手里带着他动,低低呻/吟着求,“好哥哥,你救我…”

=================
唐风——《绸缪》
绸缪束薪,三星在天。
今夕何夕,见此良人。
子兮子兮,如此良人何!
绸缪束刍,三星在隅。
今夕何夕,见此邂逅。
子兮子兮,如此邂逅何!
绸缪束楚,三星在户。
今夕何夕,见此粲者。
子兮子兮,如此粲者何!
三星即是牛郎星,夏夜晴空与织女星隔汉相望,极美。月圆之日隐没不清,这里与月同辉,应该是因为平平故地重回,开心的亮起来!













评论(3)

热度(2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