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槐国主

等待更新头发都等白了,好作品不仅有灵性,还需要时间打磨,就像好饭菜。快餐就那么回事,一眼惊艳,没有第二眼了。所以闲来无事,磨磨性子。

【谭赵】檀萝梦18

    

 18.   我这个小星球,就在你手中转动

      会金蛇    气定心猿伏意马
      呛琼玉    神闲鸿蒙始顿开

    赵启平顺他手指向天边望去,隐隐青山,悠悠碧水,峰顶在云遮雾掩间,层层缈缈若隐若现,美妙不可拟喻。
    目测距离至少10公里。
    赵医生一下来了精神,“嚯”地站起来,去拽晒在石滩上的裤子,
    “那我们还磨蹭什么?都几点了?天黑能走到吗?”
    谭总拉住他,“你急什么!你不累?不考虑考虑体力?我们走的可是山路!”
    赵启平哼哼,

    “不累,没那么娇气,走吧!”

    天上吊着是怕,水里漂着是慌,脚踏实地的,还矫情个啥!
    谭宗明笑,真不累?那行,那就走吧!
    赵启平心疼的翻了翻他那双二千多块的运动鞋,湿透透的,一捏还在滴水,
    “谭总,您不会没带备用鞋吧?”
    “当然带了!”
     谭宗明梦幻般的从包里掏出两双登山鞋!
     赵启平一阵赫赫赫,蹬在脚上正合适,真是服了你了谭总!
    两人重整旗鼓,套上半干的裤子,湿衣服湿鞋用防水袋打包,塞谭宗明背包里。外套披在背包上,边走边干,谭宗明抽出两根折叠登山棒,递给赵医生,拉直了拄着。
    都收拾好了,又叫住他,摸出一张图纸展开,
    “赵医生,过来看看,翻过这座山和这座山,有一条河,过河是个小村子,那边有条山间小路,步行十公里,走到尽头,再翻一二三…七座山,过两条河,沿溪路而上,就到了。”
    赵启平咂舌,乖乖!特么世界上有后悔药吗?有就给我来一斤!
     真得深刻反省反省自己!敲论文敲糊涂了吗?芙蓉树醺蒙了心了?怎么就那么轻易答应他玩户外,简直是上当!总想着谭宗明这种哼哼唧唧粉面桃花的老男人,能搞出什么花样户外活动来?大不了寻个山村鱼庄吃吃野外BBQ,玩玩篝火烤全羊,或者找个拓展训练营,爬爬城墙,荡荡秋千。 
    没成想谭宗明能玩真的!一见面就直升飞机高空跳水,战兢兢挫灭他的锐气,紧跟着武装泅渡,湿淋淋扫尽他的威风,现又被抛在荒山野岭,没人烟儿的地儿,玩野外生存啊,这是要!太大意了,太单纯了!脑子哪儿去了,啊?看见他那张脸,就各种不灵光!必须深刻反省!

     约着一起玩两天,见面不到仨钟头,已经连失了二踞,绝不能再在谭宗明面前示弱! 
    赵启平硬着头皮,扯过图纸,装模作样研究一番。
    看图纸有什么难的?上北下南,左西右东,赵医生解剖图也亲手画过千八百张的,地形图有什么稀奇?难不倒。

     这是一张手绘的地图,标了方位海拔,河流村落,距离比例尺,很简单。只是目的地名字有点意思,叫滟水顶子,赵启平看那一笔一划几个字,心中如微风拂过,生出一丝涟漪,
    “好有趣名字,难不成那山尖儿上会有神女啊山鬼的,在溪水里洗澡?”
    说着便斜睨了一眼谭宗明,咬着嘴唇忍住笑意打趣。

      殊不知,咬唇忍笑乃一招专门对付江湖老混子的必杀神技,斜飞一眼更刺得谭宗明张口结舌,半响才缓过一口气,摇摇头,笑吟吟作罢。
     赵医生存心作乱却无暇细收战果,匆忙开动脑力记住了所有方位标识,胸有成竹道,

     “没问题,开路吧!” 迈开大步向前走。
     然而也就只迈出去二三步,谭宗明在后面一把拉住他背包,用力往怀里一带,赵启平在乱石滩上走不甚稳,不妨他力大,一个趔趄,扑在谭宗明怀里。
     谭宗明扣住人,不待他发作,轻声在耳边吐口气,“走路小心,赵医生!”

    赵启平低头一看,

    “God!”
     没收住喉咙里窜出一声低呼,转怒为惊。

     眼睁睁看见脚下石堆里,一条金花大蟒在向石缝里蠕动收缩!大蛇蛇身有成人拳头粗细,金鳞黄甲,于乱石堆中,很难一眼分辨,赵启平下一脚几乎就要踩着蛇尾巴。
     旭日朝阳,这条大蟒蛇一早就在一块有草荫石头上盘着晒太阳,晒了半日也热了,懒洋洋回窝,一半身体已经钻进洞穴,剩下一半在阳光下耀武扬威。
     大热的天赵医生激灵灵打个寒战,出了一脊梁骨冷汗,下意识向后退去,可后面是谭宗明硬邦邦的身体,只好脚下侧身向旁边轻挪一步,怕惊了老蛇,借势躲开谭总热热扶在腰间的爪儿。
     谭宗明明显感受到赵医生的惊惧,乐呵呵问,“你没看清楚老神真面吧,啊?要不咱们把它弄出来玩会儿?”
     赵启平慌忙摆手,“别别别别别,大哥,还是别打扰人家幸福生活了,咱们赶紧赶路吧!”
     谭宗明很是遗憾,撇了撇嘴,“可惜了的,这大家伙,可遇而不可求,赵医生慈心,今儿咱先放过他。”
说着一大步走到前面,
     “跟着我,赵医生。”
     赵启平乖乖跟着,谭宗明绕过石滩,拨开杂草,在灌木丛中,寻找空隙,趟出路来,领着赵启一步一步向山顶踽踽前行。
     赵医生到底是个读书人,虽然平时健健身跑跑步,但毕竟时间宝贵,熬心沥血忘我工作的时候更多,跟着谭宗明走,即便他年轻几岁,仍然气喘吁吁,倍感吃力。谭宗明惯是老手,经验丰富,很擅于控制节奏速度,分配体力,调整方向,引领赵医生一路崎岖向上。
     俩人艰难穿过山脚的灌木丛,进入密林,谭宗明始终与赵启平保持不远不近,二三公尺的安全距离,避免拨开树枝回弹时伤着他。
     大林子里好走很多,落叶细草覆盖地表,厚厚软软有些湿滑,大树繁枝茂叶遮天蔽日,欺的下面草本稀疏,当然,但有一丝缝隙漏入一缕阳光,那些羸弱的草本便拼命生长,开出各样花朵儿,争奇斗色,偶尔树根湿润处还长出颜色瑰艳的蘑菇。

     每一朵花儿,每一片叶子,每一根刺,都在为了生存与传递,竭尽全力地争夺阳光雨露。
     头顶树冠上亦是另有风光,雀欢鸟鸣,小虫儿嘶嘶嘶,啄木鸟笃笃笃,松毛鼠嗖嗖嗖,争先恐后,盎然趣味,好不热闹,像一场大自然的交响乐,令人万般陶醉。
     快到山顶时,地势突然变陡,山石峻峭,草木渐稀,苔滑露重,谭宗明小心翼翼攀登,赵启平打起十二分精神儿紧随,手脚并用也不拒接谭总施手以援,拉着他攀上山脊。
    山脊多半裸石,钢牙料峭,石缝里挤出细弱杂草,狭窄似一条小路。两人沿着石脊向上走了一会儿,登上最高点。一时山风浩荡,碧天如洗,放眼望去,白云苍狗,峰峦叠翠,更是一方壮丽景色。赵启平疲意顿消,不由拉住谭宗明,指指点点,舒怀阔意赞赏一番。又把手放嘴边做喇叭,向着山谷大喊几声,细听回音在山间震荡,开怀大笑。
     谭宗明一脸的宠溺,看着他兴奋够了,慢慢道,
     “看看这边地势,图上标的是下到谷底,再翻过对面的山,才是小村,可如果沿着这条斜岔的山脊,绕到那边山腰上,再下山,一是山风舒适凉爽,二是视野开阔,虽然绕了点,也坦途多了,可以节省不少体力。”
     赵启平什么意见都没有,他现在被山风吹的惬意,被苍绿染的神怡。

     两人在山顶流连片刻,开始下山,边走边看,只觉山中鸟啼人不见,花落树犹香,崖穴树洞,奇藤异果,一路美不胜收。不知不觉绕过一段沟壑,上了第二座山的山腰。远远的望去,山脚一条蜿蜒的河流,对岸是几户山野人家。
     下山地势渐趋平缓,山脚下有大片茶园,走起来容易的多,这时候换了赵医生走在前,谭宗明断后,两人沿着林间小路下到河边。 

     小河水清澈见底,跳动欢流,河面时窄时宽,水深未及膝盖,流速却快、哗啦啦跳过山石,转过树林,绵延伸远。沿河而上,不远处一条小木桥架在水面。
    

     青山环抱,绿野炊烟,小桥流水,真是一副和谧安详的美好画卷。赵启平驻足欣赏间,谭宗明带上大墨镜,倏然超车,走到前面,然后…然后就昂首挺胸,大踏步过了桥。
     过了桥再回头,赵医生没跟上,在上桥没几步的地方踌躇。
    小桥太简陋,河中间钉了个木头凳子似的桥墩,这边搭上两根碗口粗的松木,那边搭两根一样的,松木是剥了皮的圆木,两头中间儿用旧轮胎捆着,被人踩的油亮亮的。
     赵启平刚走两步还稳,走到中间、便上下颤颤悠悠起来,尤其是谭宗明大踏步走过,带着桥面弹动幅度更大,不免低头小心脚下,又看见河水翻流,顿觉眼花缭乱,一阵眩晕。
     赵启平赶紧停下脚步,稳住心神。

     过这么个小小木桥,再迷瞪掉下去,摔不死,也淹不着,可丢死个人了!不光丢人,把这双鞋也淹湿了,下半天,不,还有明天可就悲催了!赵启平心跳加速,越看脚下越晕。
     谭宗明过了河,放下背包,冲这边喊了一声嗓子,
     “哎,赵医生,水里有什么好看的?你抬头看着我,”
     说着叉着腰,一只脚蹬着一块大石头,
    “内个什么,看我狂拽…炫酷…炸天,是吧!”

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18

     好事儿来的太突然,什么征兆都没有,大美一夜之间擢升为Mr.明超市店长。
    谭宗明不由分说布置任务,两天之内给我找三个营业员,工资薪酬这些,这些日常都由你全面负责,这些账目报表也由你统计制作。工资提高百分之十,这是二店的排班表,你照着做一个,这几天忙不过来,先找小时工盯着,Coca脑子慢,你给她分的任务固定下来,免得她好心碍事。大美升官发财,喜出望外,指手画脚更来劲。
    粉丸子谭宗曦,明显感觉到来自哥哥的压力渐渐消减。谭宗明基本取消了每日晚宴,除了早饭还不马虎,其余都胡乱对付,也不追问她是不是早点回家,每天早出晚归,忙装修,跑手续,时间就是金钱,顾不得纠缠她的吃喝拉撒,本来就多余!她谭小霸王是那等没风没骨的“宝儿”么?正好乐得找同学朋友撒欢儿去!她确定去留学,签证护照各种手续,自己去跑了个七七八八,这一点,她很骄傲!对自己的逻辑和理解能力,非常满意。

    新学校那边也找好房子,报道即可入住。剩下的就是聚聚会,告告别,把导师的工作暂结一段,顺便报个国画班,跟着小学生一起画几天牡丹,这还不算每天晚上替谭宗明收银结账,效率的让人眼花缭乱。
     

     赵启平如今尽是得意!剧情又一次大反转,现在的谭总,他什么时候想了什么时候见,百无禁忌!甭管是在装修公司,建材市场,还是在政务中心,监工现场,只要他不在老窝儿里趴着,没有粉丸子勾着,特么这个老男人,越看越招人稀罕,搬水箱子累不?累啊!看他一眼,满血复活!比打鸡血还灵!再喝个水,吃个饭,侃会儿大山,更是心旷神怡,如沐空调!
     常言道,功夫不负有心人,小赵经理的小生意也随着天气炎热而如火如荼,万事开头难,前三脚踢好了,以后越走越顺。但是赵启平不打算放松管理,小本小利也要做的细微精致,客户维护每必亲躬,总结了不少经验。赵妈妈查他报表好看,他爹亏的那些,基本都赚回来了,开心的紧,我亲生儿子!聪明!能干!长大了懂事了靠谱儿了!怎么舍得他吃那么多苦?再给他几个稳赚的产品和客户,奖励奖励! 赵启平忙里偷闲,又狭带私货,腰包渐渐鼓起来。
     谭宗明左思右想不能白受了小赵的襄助,把定金加倍还他,赵启平死活不要,只说,
     “你正用钱呢,我也不能帮你,把定金给我就行,那是公司货款,以后有好项目合作,也想着我就好。”

     一脸的真诚, 倒像个相识几十年的老朋友。
     知道谭宗明一个人忙不过来,一有时间就过来,帮忙着看场子打打杂,没少出力。聊天儿说话儿,不等谭宗明出口,先算他心坎儿里,什么事都正确站队,站不对了马上整改,改的有理有据,没一丝儿疏漏。
     无功不受禄,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,谭宗明想破脑袋也想不出小赵经理处心积虑图的是他。
      但毕竟谭宗明是生意人,从无到有闯荡十几年,哪没一点戒心?一冲动都想问他,要不然算你一股吧?话到嘴边咽回去,舍不得,多麻烦!

     眼观鼻鼻观心心里翻了十八次底儿朝天,谭宗明没觉得自己浑身上下,家里家外,除了宝贝丸子一无所有,有何可图?有什么是值得人家惦记的?没有啊!当然丸子和赵启平之间天差地远,完全不在一个等高线上,撞机几率为零,不必担心。还有钱,钱?谭宗明笑着摇头,除了他自己没有任何人能算出他有多少钱,宝贝丸子都不知道!况且他这么一个住阁楼的小业主,谁相信他有几个能被别人惦记上钱呢?
     暂时也就这样吧,别想那么多,也许只是人与人之间的缘分厚重些而已,就像他和安迪,一起走过那么多年,给了她不知多少帮助和爱护,又何尝有所图谋?如果将来赵小朋友有什么难处,也鼎力助他,还他这个大人情,当他是个通心知意好朋友也就是了。

     这些天热,赵启平每天白天睡觉,早晚出门送货。忙完了,已经晚上九点多,不着急回家,想着谭宗明还在新店看着工人吊顶,就直接开车过来看他一眼。
     开到半路一摸肚子,咕噜噜,饿了,找一家饭店,打包了饭菜带着。赵启平领略过谭宗明做饭的手艺,知道外卖这种异形,最好不要摆出来惹他不爽,直接去干净好吃的店,正了八经点了,再打包回来,热呼呼地喂他才妥当。
     早来不如巧来,进门时谭宗明在打发几个工人收工。
     装修进度很快,大致轮廓已经出来,现场拉了十几个雪亮的大节能灯,满屋子通亮,地上堆着纸箱、木方、板材和一些零碎建材,赵启平弯腰帮着一起简单归拢归拢,谭宗明是个利落人,眼里不容凌乱。

     等工人都撤了,赵启平三下五除二,麻利的收拾出一块干净地方,把两个纸箱摞起来,铺一块干净扣板, 拉过两只塑料凳子,仔细擦了灰, 洗了手摆上饭菜筷子并一罐啤酒,坐下把饭盒一一打开,一盒红肉,一盒青笋和二盒米饭。 

      “哥,你也饿了吧,喝口啤酒凉快凉快。”
       谭宗明忙而不乱,已经是第N次开店了,做顺手的,累的有条不紊。

     他甩甩手上的水,走过来一看,顿时口舌生津,笑道:“开车喝什么酒啊?”
      赵启平抽出一张餐巾纸递给他擦手,又抽出一张擦啤酒罐沿儿,启开递给他,
     “我不喝酒。你也别多喝,我就了买一罐儿,你解解渴吧。”
     谭宗明坐下来接过啤酒,咕咚喝了一口,凉凉的,淡淡的。
     赵启平笑意盈盈看着他,眼睛里波光氤氲,雪亮的灯光映着他肤色略显苍白。 

     谭宗明端着啤酒,心口倏然一跳,全身渗了细细密密一层汗。
     气氛忽然有些凝固。 

     赵启平的表情跟慢镜头似的,一帧一帧收进谭宗明眼底。
    他仰着脸看他,眼神乖觉迷离飘向顶棚又回到他脸上,眉毛轻轻皱起又慢慢舒展,嘴唇微微张开,一段舌尖在唇间迅速扫了半圈,嘴角微微勾起,牙齿咬住半边下唇。
     一个笑强忍难忍露出半个,一句话似笑非笑醍醐灌顶。
     “哥啊,你这辈子是真离不开阁楼啦,咋的?这次还准备亲自住啊?”
     谭宗明一口啤酒送大了,呛了半脸,转身弯腰猛一阵咳嗽,憋的满脸通红。
     赵启平跳起来替他拍背顺气,笑道,

    “哥,才5度的,不能再低了,再低还能叫酒了吗?你这也不行啊?”

评论(3)

热度(1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