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槐国主

等待更新头发都等白了,好作品不仅有灵性,还需要时间打磨,就像好饭菜。快餐就那么回事,一眼惊艳,没有第二眼了。所以闲来无事,磨磨性子。

酒话

某人今天又同学会,喝的半醺。
某人酒风不好,多喝一点,就要给我上课。
历史社会政治人情教育传统哲学中国日本混讲,翻来覆去地混讲。讲的我耳朵抓狂,脑子震荡。
但是,多年革:命斗:争经验指导我们,和醉鬼讲逻辑是愚蠢的!
由着某人来回翻腾,音调也由低到高又回到平缓,哥哥舅舅姐姐姨姨,烦了一遍,我的心都要碎了!
我说你渴不渴?某人举一举手里的饮料,我正喝着呢。

我低头看手机赞道,靳东好帅呀!

某人咕嘟咚一口,咽下去,非常真诚的语气说,

靳东很帅,我承认!但是靳东不能跟你过一辈子!我才是跟你过一辈子的人!

我说,那你以后少喝白酒,这么大岁数,应该养生了。比我大好几岁呢,你得多活几年,最好比我活的长一点,不然没有人给我做饭了。

某人感慨,没有我,你不得天天躺垃圾堆里活呀!
我说,没有你了,我把丽儿姐找来伺候我,她比我小八岁呢!
某人耻笑,切!丽儿姐啊,,她那德行,能活过你吗?!你还指望她,你不伺候她,就不错了!
我哑然。
想一想说,算了,指不上她!还是我早点死吧,我死了,遗产都留给你,你也轻松了,再找个能伺候你的,补偿补偿你的苦。
某人语气一下子轻快起来说,你死了,我还有啥意思了?!
我说,那行,那你别气我,少找事儿,你惯着点儿我,我心情一好,多陪你几年,多给你挣点钱!
忽觉,某人那边无声无息没有回应,扭头一看,睡着了。
突然想起来,今天是520。
叹了口气,做人不要太认真,认真你就输了!

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