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槐国主

等待更新头发都等白了,好作品不仅有灵性,还需要时间打磨,就像好饭菜。快餐就那么回事,一眼惊艳,没有第二眼了。所以闲来无事,磨磨性子。

【谭赵】檀萝梦15

      15.~寻他红尘三界外,许之白云一洞间~

         楼深故遇寻仙客
         榻软惜别眼前人

     “哗啦”的一声响,赵启平轻挑珠帘,掀开谭宗明最大的秘密。
      所有妄猜臆想,如梦似幻,展现在眼前。

      房间低矮闷热,一抬手就可以摸到天花板。一扇矮窗紧紧关闭,不自量力地阻挡外面的暑气。
      窗边一张的自制木床,薄薄床垫,雪白床单。靠墙一头,从床铺到棚顶密密横了五格货架,用膨胀螺栓牢牢钉在墙体上,摆满各类书籍,真是别具一格的书架。紧挨着的是灰色铁皮柜,拐角一台电扇,然后就是帆布衣柜,电脑桌、和摆满样品、赠品、库存的货架,一溜下来排到门口。

       和想象中一样,几乎没剩多少立足的空间。

       如此昏暗逼仄的所在,何以出那样清逸隽秀的人品? 赵启平摇头叹气,一丝怨愤掠过心稍。

      几步过去拿起电脑桌上的紫砂杯和一个鼓鼓囔囔纸袋子,转身刚要走,视线即刻被对面墙上,一幅水墨山水牢牢吸住。

      从窗口透进来的白光柔柔托着,一幅大横轴点彩水墨画,疏朗夺目,神韵缥缈。

      赵启平近前观看。那画上,一层峰峦耸翠,云蒸霞蔚;一层秀林玉阁,檐角玲珑;还一层悬瀑渊潭,怪石嶙峋。各层景致虚实错落,深浅交融。

      赵启平看着看着,不由自己的飘惚迷离,如醉如痴。又见瀑潭烟里,一位红衣秀士,头戴金冠,身披云氅,拾阶而上,遥望翠林之下,玉阁之中,一位散发白衣,并一童子在弄琴舞鹤。

      似曾相识旧梦中!赵启平瞬间如坠五云,一吐一吸仿佛身临其境,神入化间。耳中阵阵山风林涛,啾啾鸟鸣涧远,眼前濯濯白云翠缕,濛濛碧水寒烟。
       如同梦魇般手脚僵硬,脑子里嗡嗡回音荡气。

       赵启平心内大惊,挣扎着咬了一下舌尖儿,一阵刺痛,恢复清醒。
      中邪了吗!他握紧拳头,舌尖儿抵住上颚,沉住气,视线跳出画卷,四周环视,并无异样。
      复收神再细看,这画笔法粗粝,墨彩浅拙,不拘章法,绝非熟家笔力,倒是右手留白处,四个字“蔚然深秀”写的遒劲潇洒,见出功夫。
      左看右看,再看不出个什么妖孽。暗想,可能是饿的吧,眼花缭乱的,血糖低的脑子也迷糊了,不知做了个什么白日大梦!
      这么想着,突然赫赫赫笑出声,伸手过去,摸了摸白衣小人儿,道:“得意什么?管你在哪儿,崖高水远的也摸得到你!”

      赵启平一头的汗下楼,脸上微微泛红。

      谭宗明道:“我那里能有什么鬼怪的,就吓着你了?我看你是热的,楼上也没空调。”
      又道:“你个苦力有什么好怕的,鬼带了你去是享福,仙儿带了你去是成仙!我带了你去是……”谭宗明想说去做“净坛使者”还没出口,赵启平抢一句:
     “是销魂!”
     谭宗明一巴掌过去:“反了你了!”
     赵启平捂着肚子笑岔了气。

      Coca和尧尧到底是有良心的好孩子,连鱼带虾,挑最爱吃的吃了两盒,给谭总和赵经理,留了一盒红肉,一盒青菜。谭宗明终是不忍心饿着小赵,拉进小厨房一起吃饭。
      打开纸袋,里面是一包老字号靖江肉脯,赤红鲜亮,甜香四溢。
      赵启平饿的直咽口水。
      “哥,这东西,给我吃吗?”
      “不给你吃,拿出来干嘛?馋你好玩啊?”
      “这可丸子专享的?”
      肉脯是特地托人从靖江捎来的,昨晚光顾着生气了,忘记带楼上去。今天一大早,谭宗曦讪不搭的吃了早饭就去了实验室,也没想起来拿。
      谭宗明:“吃不吃?不吃扔了!”
      “吃吃吃,哥,吃不完我拿家去吃!”说着伸手捏起一块,塞嘴里,嘎吧嘎巴香的两眼溜圆。
     “哥,你看,要不这样吧,你就把我当丸子,不不不,我是说,嗯嗯,你要生气了就把我当丸子,我帮你撒撒气,你要高兴了,给我也买点好吃的哄哄……”
赵启平口齿不清,语无伦次。
      谭宗明敲一下餐盒:“话多!”
     “还不是你丸子话少,我才来中和中和!”
     谭宗明无语,没胃口,一提起丸子就堵得慌,没忍住,长长叹了一口气。赵启平心跳跳的疼,真是看不得他黯然低落的样子,搜肠刮肚没话找话,转移精神儿。
     “那什么,那个字…是你写的吧?有功底儿啊!画可不行!”
     “哦?你还懂国画书法了?”谭宗明抬头。
     “我猜是丸子画的,要不怎么裱完了还框上?”
     谭宗明无奈:
     “是!”
     “就说这画吧,”赵启平咽下一口肉道:“画的有意思,题目也有意思,没章法,太任性!”
     “这叫什么有意思?”谭宗明瞟他。
      赵启平一边往嘴里扒饭,一边胡吹六哨。
      “一看就是孩子笔法!不谈技法啊,技法我也不懂。也不看层次布局,就从上往下说,霞光颜色太艳,夺了中间楼阁神仙的气势,那白衣大仙占着中轴主位,却又模糊,小童、仙鹤、飞鸟耍在一起,太凌乱!下面爬山的小红人儿,才是丸子的最爱的吧?画的好,画的细,发冠都点了色,袍子大氅靴子,五官都有,神态也虔诚,所以这画的画眼是他,却起个《蔚然深秀》的名字,你说这不孩子气吗?丸子十岁时画的吧,啊?哥。”
      谭宗明被忽悠的五迷三道,鼓着腮帮子道:“十二岁画的!名字是我起的,我喜欢岫岩林海那部分。小红衣服是后加上的,所以笔法有差距。”
      赵启平乐:“看看吧我说什么来着?这画应该重新起个名字,嗯嗯…”赵启平又夹块肉:“应该叫—《落霞访仙图》。”
     “呵呵,你说的,还真有点道理!这画也挂了七八年了,你说的还真对,每回第一眼都是先看小红衣服,再从小红衣服那儿发散出去。小子,小看你了哈!”
      赵启平洋洋得意:“哥,我还当得起吧!赫赫赫……”
      谭宗明道:“得意忘形!快吃吧,吃完还去哪儿,能顺上我不?”

      当然能顺上!还不赶紧拉出去散散,怎舍得他再憋这屋子里赌气!

      本该是午睡时间,谭宗明坐赵启平的小货里,恹恹不语。赵启平扭头看一会,谭宗明说:“好好开车!”
      赵启平想了半天,借着等红灯的机会又看,谭宗明伸手把他脸扳回去。
      赵启平道:“哥,我看你就投降吧!你斗不过丸子!她不就是想让你找那个什么安黎的吗?你就找呗,凭咱这脸蛋气质,什么安妮安琪安怡的不都乖乖就范吗!”
      谭宗明一听,重重的吐了口气,这口气吐出来,人跟气球似的,瘪了,闭着眼有气无力道:“你以为我不想啊?!可是我没机会了,安迪已经有男朋友了!我想他们会结婚。”
      赵启平且惊且喜:“丸子知道了?所以才惩罚你?你要真喜欢她,你早……”
     谭宗明没有理会赵启平,幽幽自艾:“我很懦弱,撑不起安迪的人生,我太害怕失去!我失去的太多!我喜欢安迪,可是,当我知道她家族有遗传病史,那一刻起,一切都烟消云散。我们俩认识十年,十年却从没有真正好过一天!”



   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15

      嘉林花园。
      谭宗明和赵启平挥手告别,赵医生不知不觉下了八遍医嘱,把嘉林附近看得上的馆子一一指点了,才恋恋不舍启车离开。
      一个上午,谭宗明无比舒畅、滋润、心安理得地享受赵医生饱含歉疚与宠溺的呵护。端茶递水,看针喂药,都不值一提!最喜欢他温情软语,和颜悦色的关怀,无比痴迷地醉心于他低低嗓音的轻轻抚慰。
      ……是累了吗?
      ……是困了吗?
      ……是疼了吗?
      ……

       一句一字,恰似春风化雨般将心软软糯糯,融的提不起来。

        冷库里出来的药水带着寒气一滴一滴进入血管,赵启平在护士站找来一只玻璃瓶,灌上热水,用干毛巾裹住,等毛巾热了,再拿下来,敷在谭总手臂上驱除凉意。赵医生前后服侍着,繁简巨细,无一不到,认真的差点连谭总眨一下眼皮,都要亲手上来帮忙。谭宗明一瞬间恨不得这辈子都哼哼唧唧赖在床上,装病直到死掉。
      无论是东盛还是在晟煊,作为“谭”牌永动机,谭宗明心脑手眼以及每根汗毛都带着动力标签。他是砥柱,是靠山,是翻云覆雨的主宰者和推进者,十年如一日。
      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受。
      小时父母并不溺爱他,即便是独子,淘小子挨打受罚也是家常便饭;长大后恃才狂狷,根本瞧不上这等腻歪做派;如今到这般功成名就的岁数,谁还来敢? 

       谭宗明无限贪恋与感慨,犹惜缘浅,这样的时间,这样的地点,遇上了这样的一个人! 自己分身乏术,既不能专心结交,又不能赤诚以待,还得使出手段利用他,到底落了下风。只盼这段缘分一日未尽,也好设法倾心相报。

       此刻只有催着赵医生赶紧休息,好好补了两小时睡眠,免得下午没精神,自己依然端着胳膊,处理工作。心里有了定数,咖啡瘾犯起来没有前两天那么痛苦。

      眼看赵启平绝尘而去,谭宗明从容上楼,在赵启平书房找出一张纸,写下一张便条,留下私人电话,拿出自己用过的牛奶杯子,明晃晃的压在茶几上。屋子转一圈,看了看,又在贵妃椅上静静坐一会儿,直到电话响起,才锁门下楼,上了一辆停在大门口等候的车,开赴自己的战场。
      安迪那边已是狼烟四起,总攻提前打响。这醉海香窟再不舍,再迷恋又能何益?先忍一忍,放一放,总不过是片刻欢愉的事,不能与庞大资本帝国相提并论。

      赵启平一下午很不好过,坐立不安,战战兢兢在父母家吃了一顿热闹而又纠结的晚饭。
      先是赵妈妈隆重推出烧的一手好菜的薛阿姨,宣布此后,每周一、三,、五三天,嘉林花园的所有家务事,由薛阿姨承包。
      赵妈妈心疼儿子工作劳累,没个可口的饭菜,岂不是糟蹋身子?薛阿姨一三五,照顾儿子的胃,二四六照顾老两口的家。所有薪资由妈妈承担。
      赵启平吐出舌头差点收不回去。赵妈妈却振振有词:
     “我们要提高退休生活质量,以后不再每周来嘉林关怀你的冰箱和地板,我要和你爸爸一起过点自由的生活!你的生活有薛阿姨替我们分担,我们才放心!。”
      赵启平汗颜接受,并强烈要求改为一周二次,约定时间下周开始实施新政。
      薛阿姨这一雷,隐隐未退,又一个晴天霹雳在赵启平头顶炸开。
      门铃响起,赵妈妈兴高采烈的迎进赵副主任夫人,市妇产医院主任医师,外号“胡一刀”的胡教授和她新晋得意门生小徐。
       胡教授也是赵妈妈发小同学,赵启平连忙起身迎候,到底还得论辈分喊她一声“阿婶好!”
      小徐医生落落大方,性情温和,赵妈妈一见如故,拉着坐在身边嘘寒问暖。

      赵启平一见阿婶带进来个年轻姑娘,立刻明白,这是一场蓄谋已久的相亲会。不免心里发虚,脑子发胀。料想他那“宝贝谭”还住在阿叔的神内科,这几天没少和他出双入对,那块宝眉眼风流,举止暧昧的,自己也千转柔肠,百般照顾,毫不检点。神内的小医生小护士们,没看上一千,也窥去三百,保不齐变着花样儿如何如何传入阿叔耳朵。赵副主任还好,是个柔善正直的好性子,“胡一刀”可是个有名的“辣子”,对赵启平的关注都要超过了她亲生儿子了!
      打小“胡一刀”最喜欢赵启平,她自己儿子管叛逆了,死活不承“祖业”,擅自主张跑杭州去学广告设计,毕业后东跑西颠出差,“胡一刀”一年四季抓不到人影!哪像人家平平乖巧懂事。专业精进,年纪小小,做了副主任医师。比老赵强十倍不止!连老赵这个本家叔叔,都得看“胡一刀”的面子,对“平平”格外宠爱。

       赵启平做贼心虚,先出了一身冷汗,三堂会审,不交个A也得交个B,否则依“胡一刀”的脾气,回家一唠叨,赵副主任一多嘴,岂不是凭添猜疑。不如今日先遂了她们心意,先过了这一关,再从长计议。
打定主意,拿出七分热情,招待客人。彬彬有礼,有问必答,有求必应,手脚麻利帮着端茶送水,摆碟布菜。
       薛阿姨这第一天上工,见到赵家礼仪和善,心生欢喜,定要逞一逞能为,显一显手艺,软硬酸甜,冷热荤素,做了八菜一汤!赵启平偷尝一口,大合心意,后悔没让薛阿姨一周三次去嘉林。念及“宝贝谭”嘴刁,连外卖也不肯随便吃,不如先带回家点儿,让他试试再说吧。
     想到这里自己愣住,心里狠抽自己手背,该打!该打!不过亲了他一嘴,受了他一手“恩惠”,怎么还事事惦记上了?没出息!真特么犯贱也末哥!

      小徐是个有眼力懂事的,也上来帮忙,两个年轻的,进进出出,一对璧人。“胡一刀”大喜,难得见这骄傲的侄子像今天这么殷勤,可见是对小徐有了感觉。
      赵启平心头瀑汗,落花有意,流水无情,和小徐近了,怕招惹姑娘动心,不好收场;若表现的冷漠无情,又怕逆了“胡一刀”心思,不给“阿婶”或“阿姨”面子。百般纠结着拿捏分寸,好容易挨到饭后,一家人宾主尽欢!

      临走打包了几盒菜,大包小包蔬菜水果,放进后备箱。赵妈妈吩咐把阿婶和小徐送回家。赵启平依言照做,将两位大神安全送到,完美收官,如释重负。
      

       赶紧调转车头,直奔嘉林。嘉林那块无家可归的“““大肉”,独守空房,能搞出什么幺蛾子?不会又做了什么难吃的东西来吓唬我吧?赫赫赫…
    

       朝夕相处了好几天,心里竟生出思念的意味。
 

      还说有什么大大的好处,没使出来,能有什么好处?老妖精!还不是日漫的那些花样儿?要不要主动试一试?赵启平“扑哧”笑出声,要不是开着车,早就滚在座位上了。

      大步流星上楼,一拉门便发现异样。
      屋子里黑漆漆静悄悄,赵启平的心沉入水底。开灯巡了一遍,冷冷的早已人去楼空。浑身血液冷却至冰点,瞬间凝固不动,进屋前的些些忐忑和刚冒头窜起来的小火苗儿,“滋啦”浇灭,只剩一缕幽怨的白烟儿。

      真是乐极生悲!
      

      下意识地掏出手机,却发现根本没有谭先生的联系方式,连医院电话号码都是留他赵启平的!赵启平苦笑。真狗血!真是人生第一狗血!

      这个人,来的尴尬,走的诡异,如一块石子落人心潭,“咚”地一声,无影无踪,却留一片涟漪荡漾不绝。
      忽然间,一阵倦意袭遍全身,小腿发软,眼皮发黏。拖着脚把食物塞进冰箱。脱掉外套扔进洗衣篮。
      

       洗衣篮里满满堆着谭宗明换下来衣物!
       赵启平胸口一热,伸手翻看,连外套长裤,家居,袜子还有…内裤,一件没带走。洗手台上,牙刷毛巾都在。

       这倒奇了,难道还真穿我的旧衣走了?还是特么羽化成仙,长翅儿飞了?

      赵启平一惊一喜,看着手中字条上工工整整地写着,:“公司事急,回去处理。麻烦赵医生代办出院。赵医生鼎助之恩,鱼水之情,铭记于心,来日必“大好处”倾心回报。 谭宗明。”

      洗衣机嗡嗡嗡转着,谭总的流氓罪证慢慢消融。

      “洗衣机不错!”赵医生边打字边想:“噪音够低,不扰民。”

评论

热度(1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