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槐国主

等待更新头发都等白了,好作品不仅有灵性,还需要时间打磨,就像好饭菜。快餐就那么回事,一眼惊艳,没有第二眼了。所以闲来无事,磨磨性子。

【谭赵】檀萝梦13

    

         13.~怎堪无力渡芳魂~

         试初心   盈盈河汉清且浅
         留余意   脉脉犀生魂梦间


        出租车里,赵启平歪在谭宗明身上,闭着眼,贪婪享受这片刻温柔。全身汗毛头发竖起来,天线似的,吸收谭宗明散发的气息,周身血液一阵一阵涌着舒畅和愉悦。
       谭宗明素来是个持重的,赵启平东倒西歪,他暗中责怪自己,不该给他掺酒,小朋友怕是啤酒黄酒一起攻醉的。只是这酒风也忒怪异,谭宗明有不少酒肉朋友,没见过这样闹酒的。刚刚还越喝越兴奋,越聊越畅快,赫赫赫赫笑不停的,怎么出了门,一见风儿,就软成这样了!
       谭宗明还是比较喜欢酒风欢脱的,喝多了酒的人,有吵吵闹闹的,有骂骂咧咧的,还有倒头就睡的,只有手舞足蹈,载歌载舞的酒风,才能显出忘忧水的好处。他就不行,酒一入口,常觉悲从中来,兴奋与伤情在心头碰撞,情绪好似钱塘潮涌,两潮相遇,激浪滔天,攻的涕泪涟涟,伤心难抑。到最后,又都落没湮灭,不知所终。酒之于他,适可而止,不能多饮。即便略喝过了些,也是伤心不伤脑子,能很快恢复清醒镇定。
       赵启平家应该离Mr.明不远,时间亦不很晚,先弄回超市,醒醒酒,再送回家,这醉醺醺的样子让父母看了担心。听口气,他母亲严厉,为了这六瓶啤酒遭来责骂,太不值得。 早知这样,压根不该带人出来,这小年轻的拉枪摆阵的架势,怎么看都不像半打就醉的!哎,人不可貌相,大意了!
       到超市门口,赵启平左脚绊右脚走了几步,坐在门口台阶上,不动了。摸出一根烟,点上,呆呆的看路灯。谭宗明见他老实了,放下心,说:
       “先坐会儿,不行等我关店,送你回家。”
        赵启平道:“不用,不用!一会儿就好,我先坐一会儿。你忙你的!”
       大美和Coca都在,谭宗明接了收银机,点了新货,遣两个人下班,她们俩住后院小区的单身公寓,上下早晚班都方便。
      大美眼看赵启平坐门口不吭声,过来打招呼:
      “啊哟,你这喝了多少啊?小帅哥,要不要也陪姐姐喝一杯?”
       Coca年纪小,没心机,跟着附和:“走呀,走呀!一起去!”
       赵启平涎着脸笑:“好啊!大美姐,你背我?我走不动。抬我去也行!”
     大美“呸”一声:“美死你!” 拉着Coca,扭扭哒哒走了。

        大半夜了,没有多少顾客,谭宗明打开一瓶水,找了几粒解酒药,放赵启平手里,赵启平咕咚咕咚喝了半瓶。喝完捏着瓶子口,呵呵笑两声道:
       “我要上厕所。”
      谭宗明只好拎起他,搂肩扶稳,送洗手间门口,开门塞进去。
       赵启平放水洗脸,对着洗手间镜子,自己和自己搏斗了半天,最后心一横,一不做二不休,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,不用怕!大不了鱼死了网破了,一拍两散,从此小狼是路人!

        赵启平进去半天没动静,谭宗明不放心,敲门询问,里面也没回音,急了便使劲推门。门一推就开,没锁。赵启平整整齐齐站在门口,亮晶晶的眼睛,一咧嘴:“干嘛啊?哥,你偷窥啊!”
       谭宗明伸手一撸头毛:“胡扯!窥你个头!你还怕偷?叫你不吱声,以为你掉厕所里,冲下水道去了呢!”
      赵启平赫赫赫赫,软着出来,找他那半瓶水,拿了还坐门口纳凉。谭宗明必须营业到十二点,他拿出两个凉垫,垫在赵启平屁股下,自己也垫一个,两人默默坐台阶上,各想心事。

       此时月上中天,夜风习习,空气清爽怡人。
       沉默良久,赵启平喝光了瓶子里的水,先开口:
      “哥,你这样一个人,多久了?”
      “七…八年吧”
       “夜夜这样守着,不寂寞?”
       “习惯了,也就没感觉了。”
       “怎么没个女人?……你…不喜欢?”
       谭宗明扭头看他,赵启平若无其事的捏空塑料瓶子。
      “带着妹妹负担重,没精力想自己的事,过两个月她出国了,再考虑一下,改变现状。”
       赵启平扯了一下嘴角,亮晶晶的挨过来问:
      “那你想干点啥?不开超市了?哥,你有什么好项目,带着我,咱俩研究研究一起做啊?“
      谭宗明莞尔:“我想娶个老婆,你也要一起?”
      赵启平登时气瘪,萎靡无语,半晌才道:
      “无趣,女人有什么意思,都是麻烦!”
      “怎么麻烦了?刚才你不是说,没个女人多寂寞?”
       谭宗明收住笑容,见他默不作声,想了一下又道:

       “至少还能给你一个家。”
       “不稀罕!烦死!”
       “我倒挺稀罕!父慈母爱,长幼有序,热热闹闹的家。” 谭宗明目色深深:
      “你有父母在,不知珍重,不懂我这等孤家寡人的日子,过得多没劲!谭大姑娘一走,把我逼的没路了,剩我自己,心虚的不行。我还想卖掉超市,她去哪儿读书,我就去哪儿开店,天涯海角的,一家人总是在一起!可是,她不愿意!小没良心的!翅膀硬了!还跟我搞冷战,凉着我,逼我向安迪表白,想一想都头大!”
       赵启平想起那个精致冷傲的白领或许就是安迪。无论什么样的女人,在他心里都配不上谭宗明。
       谭宗明!
       谭宗明是小爷的!小爷我还没吐出口儿,神仙也别想抢了去!
       赵启平一拍大腿,站起来大声说:
       “这个不难,不就是给你找个伴儿嘛!组织个家,跟你暖暖呼呼的过日子!小case!哥,提提你的条件儿,我一准儿帮你撒网摸鱼!”
        谭宗明乐道:“你小心点,别摔了!好生坐着! ”
       赵启平笑开一朵儿,按住谭宗明肩头:“说吧,赶紧的!“
       谭宗明一本正经道;“你坐好了,我再说。呃…第一要身体健康,性格开朗的,第二最好三十来岁,结婚就要生孩子的!第三……”
       赵启平的心,被横刀劈开,一阵绞痛!笑容慢慢僵硬,仰头望见半天空,一轮皎月,在城市炫彩霓虹的闪耀中,呆呆的黯然失色。






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13

      谭宗明胳膊肘拄着沙发,一只手黏黏腻腻地举着。看医生费力调整呼吸。医生闭着眼睛,面蒸红霞,眉凝墨韵,煞是爱人。忍不住,低头吻他丰润嘴唇。 

       赵启平睁开双眼,罪魁祸手,正得意洋洋向他邀功,赧然又闭上,长出一口气,扭了扭身子,以示抗议。
       谭总无动于衷,没打算退让,紧紧倚住,不让人动。赵启平唯有绥靖,微睁开一条缝儿,雾蒙蒙地看这张泛红好看的脸,看得他又下来吻眼睛,软软舌尖一遍一遍数着睫毛。
       这还有没有完了!
       赵启平感觉自己又要膨胀,双手使劲往外推,低沉沉央道:“我去洗澡。”
      谭宗明笑含两朵儿,还是没有动。赵启平索性睁大眼睛,和他互瞪。瞪了一会儿,情不自禁的挺身来就,谭总大喜,低头接住,缠绵片刻,方侧身放人。
       赵启平下地,刚迈出一步,一只手臂就被拉住,谭总仰头谄媚:
     “一起?”
     赵启平挣一下,没挣脱,弯腰对上眼睛,严肃拒绝:
      “不可以!”
     谭总讪然松手,赵启平逃进浴室。
      

       等赵启平磨磨蹭蹭从浴室出来,准备溜回书房,伸头看谭宗明还在沙发上看电脑,“上帝之手”没因遭到拒绝而羞愧低头,依然骄傲地举着。
       真是进退两难!毫无疑问,再过去腻歪,肯定走火入魔,不好!非常不好!赵启平必须承认,自己主动越界的确过分。他有点搞不清楚,自己到底是被这老司机给套路了,还是被俊朗的人给诱惑了! 

       不过,有区别吗?
      

       不告而别,是不是显得太小气?
       犹豫片刻,赵启平还是决定大大方方的,去厨房热一杯牛奶,故作轻松端过去,放谭宗明手边,低声道:

       “喝了,早点睡觉。”
       谭宗明从屏幕里,拽出精神儿,看着他,眼中毫不掩饰漾起波光。赵启平心旌摇动,赶紧道:
      “快喝,凉了。”
      谭宗明端起杯子一口气喝了,眼睛却一秒钟也不愿从医生脸上移开。赵启平拿起空杯子,转身就走。谭总起身跟了几步,伸手将人勾住,一带入怀,下巴热热的抵住颈侧,在耳边细细商量:
      “一起,好吗?”
      “拒绝。”
      “不要错过!…嗯? ”
       “不约! ”
       “我很好! ”
      “……什么? ”
      “是说,不一起,我的那些好处,赵医生如何深刻体会? ”
     ……
      ……

       赵医生沉默半响,挣开: 
      “晚安,谭总,明天见。”

      本来要偷偷溜,现而演化成拼命逃,赵启平也是醉了!生活中的事,狗血起来毫无逻辑,不会按着自己设想的方向发展。不像科学,见一知二,变化起来有规律可循。回到书房,关门落锁,不再出来。
       赵启平对睡眠向来要求很高,最不喜欢封闭环境,从来都是坦坦荡荡,宽宽敞敞开门开窗,仿佛天地一间,都是卧处。
      关了门,哪里能睡着?浑身上下,灼热难当,乱乱哄哄。烙了半天饼,也没睡成,爬起来,打开电脑用功。眼前一排排,数不知何理;一堆堆,字不知何意。越看越烦,索性关掉。抽出一本杂志看,那些平时拿来消遣的{暴}力小(黄)书,今天看起来简直味同嚼蜡,全然不能入戏,无趣至极!

       不过才转瞬之间,因何如此物是情非!
      谭宗明,你是个什么妖孽?!

      不到三天,害得赵少爷坐卧不安,神魂颠倒!顷刻间,颠覆一根铁打的精钢直男!
       赵启平一夜睡得腰酸腿软,风雨飘摇。圆溜溜眼睛,前半夜躺床上瞪阳台的贵妃椅,后半夜躺椅子上瞪窗外的月亮。谭宗明的眼睛里的波光,嘴角的笑容,手臂的温度,电击般的颤栗,难以描述的恐惧,一样一样的细细回味。

       不知道这一夜,到底睡着没睡着。
       迷迷糊糊之间,耳边突然传来温柔声音,轻轻叫他:
       “还不起床?吃饭了。”
       正是那个迷人的低沉声线!一只温暖手心,缓缓揉着肩头。
       赵启平瞪大眼睛坐起来,谭宗明刚要附身来吻,差点撞上额头,连忙推开。已是天光大亮,赶紧站起来去洗漱。

       走到门口,却拉不开门,原来昨晚睡前,是自己亲手扭上门锁。他平时从不锁门,不习惯开锁,一时情急羞愧,扭了半天扭不开。

      尴尬间回望,晨曦之中,谭宗明以手支头,侧卧黄绢,笑盈盈看他。 

      明眸皓齿,倜傥风流!
       赵启平眼前一片虚空,怦然心动!

      映朝霞之琼枝一树

      逸轻云之流风回雪

       是耶?非耶?
       此情此景,如梦重现!

       赵启平面红耳赤,回身接着扭锁,简单的房间锁早已中了邪祟,左右不开。

       一只手臂缓缓伸过来,环住腰肢,接着温暖身躯紧紧贴上后背,温度从四面八方涌向心脏。赵启平微微颤抖,停不下来,更转不开门锁。谭宗明握住医生慌乱的手,在耳边轻笑:

       “你紧张什么?早餐又不是吃你。”

      说罢,一转把手,拉开房门:

      “快去,饭要凉了!”

       

评论

热度(1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