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槐国主

等待更新头发都等白了,好作品不仅有灵性,还需要时间打磨,就像好饭菜。快餐就那么回事,一眼惊艳,没有第二眼了。所以闲来无事,磨磨性子。

【谭赵】檀萝梦10

       10.~没有被嘲笑过的梦想,是不值得实现的~


       弥嫌隙   丰神奕奕芙蓉树
       惊梦魇   殚思奄奄五色笺

       赵医生穿一身简单T恤长裤,眼睛里七分是内疚,三分是关切,领着修眉蹙蹙的谭先生进了小区。     

       监管之前,开发商开发楼盘的时候,出于某种目的,常常会给楼盘起个好听的名字,什么什么花园小区。等业主住进来以后,慢慢发现,这“花园小区”,通常要把“花”字去掉,因为根本没有花!有的连“园”也得去,最无耻的,“区”都不能留!很多老式小区都有这样的尴尬。晟煊的房地产业务里、过去,也不缺这种事。

       不过 赵医生家的花园,还真是良心物业!甬路两侧已是绿植错落,楼宇之间,更有草坪花木,曲径蜿蜒。赵启平家楼前空地上,还种了一棵枝叶繁茂的芙蓉树。芙蓉树纤叶似羽,绿伞如荫,刚下了一场雨,星星点点开了几簇红花,嵌在浓绿之间,散发着阵阵清香。

        两个人,沿着一条青石拼花小径走到树下,谭宗明突然停下脚步,叫了一声:

         “赵医生!”
        赵启平脚快,一顿之间,已经大步流星出去了好几米,回身看 ,谭先生驻足翠云红雨下,浅色休闲外套长裤,白色T恤,仿佛临风若逸。
        “赵医生认识安迪多久了?”
        “嗯…几个月吧。”
       “安迪和魏先生分手,你知道?”
       “呃?,这个…”
        这事,赵启平当然知道。魏先生为此还大伤心神。怎么谭先生问这样的问题,是神马意思?
       “在我看来,魏先生人性,在赵医生面前,要差几个档次!所以我认为,在这段关系里,安迪低估了自己!她可以有更好的选择。”
        这算是,夸奖?…然而…关我什么事?赵启平有点摸不着头脑。
       “我和安迪十年前在美国就一起工作,金牌搭档。虽然现在不是一个部门,仍然是非常信赖朋友。”
        的确不是一个部门,一个财务总监,一个执行董事,既不是谎言也不算白色谎言。
        谭宗明不紧不慢:
        “所以,赵医生如果喜欢安迪,我不反对,我还可以……”
        话没说完,赵启平立刻明白了,连连摆手,“别别别!谭先生,我和安迪也就是朋友,千万别乱点!安迪不是我的菜!我…也不是安迪的型儿!”
         一边说着,暗暗松了口气,禾禾禾禾笑了起来!还有点小得意。谭先生的马屁真是大音希声啊!禾禾禾禾……
        谭宗明微笑,顿一顿,一本正经的继续:
       “既然都是好朋友,那我可就说实话了。我遇到一点个人问题,解决之前,不方便住酒店,医院是那个样子。你看我能不能方便,在赵医生这里借住几天?”
       赵启平恍然大悟!
        赶紧应道:
       “可以可以!这个没问题!谭先生,反正我一个人住,只是陋室空堂的,委屈您了,您要有什么有趣的事,咱们俩,正好一起切磋切磋!”

       为贫困患者捐助钱财和为无处安身的患者捐助床铺有什么区别吗?
        当然有区别!

         至少这一位风流俊雅,朗月星辉。
        救苦救难的赵医生,十分高兴。
        不过,他还是隐隐感觉到,这个细密通透的谭先生,有不庸置疑的骄傲,绝对不只是个有趣的人,更似个双商爆表,手段高明的咖位!
        谭宗明喜上眉梢,张开一只手:“最多五天!”
        行行行,赵启平彻底放轻松起来。谭先生坦荡,他更不要矫情了。

        赵启平是高知家庭,父母退了休,都在原单位返聘,做顾问,带新人,在各自工作中还是举足轻重。为了儿子工作生活方便,他们在嘉林花园,给他首付一套90多米的房子,余下贷款,赵启平自己公积金差不多够还,完全可以过得上小布尔乔亚的幸福生活。 

        然而,赵医生志不在此!
        博士学历的副高,满三年就可以冲正高。正高非同小可,,必须拿出真材实料才叫得住。赵医生年纪轻,资格够,资历却差了,要争一争,难度不小!争取项目,发表论文,带学生,赵医生的业余时间也弄得四马扬天。
       正好来了这么一个儒雅别致的谭先生,一起轻松轻松,舒缓舒缓紧张的神经,也不错!只是原本打算出门潇洒,如今演化成慈善救助。只能把半拉咔机的休假计划重新调整了。
        谭先生淡定从容进了门。赵医生从鞋柜里,拿出一双干净拖鞋。赵医生诺大的鞋柜,满满的码着十几只鞋盒子,谭宗明打趣:“赵医生好整洁!”
       赵启平乐: “没办法,有点小强迫症!”

        赵医生家简洁宽敞,客厅只有沙发小几,打了一个电视背景墙,却只摆了一架钢琴。朝南落地飘窗,浅灰色窗帘。
        私助通过安迪带过来的包,看着不大,该有的都有。谭宗明先去卫生间打理自己。卫生间也是简洁清爽,干湿分离,没有任何想象空间。谭宗明洗刷完毕出来,只见客厅茶几上,摆了一盘苹果,两只杯子,赵医生坐沙发上疯狂打字。 就先不叨扰他,转去参观其他房间。

        阳面一间是卧房,银灰色窗帘,木质衣柜,大床,床头柜摆了本《解忧杂货店》。北面一间是书房,一进屋,谭宗明吓一跳,果然是骨灰级学霸!整整一面墙的大书柜,一大半的医学专著,一小半旁学杂书,天文地理,自然科学,古典名著,长长短短,薄薄厚厚,整整齐齐。
       另一面墙,挨着门是连着书架的拐角大写字桌和一张小木床。书架上各种花花绿绿杂志册子。谭宗明好奇,抽出一本翻,赫!一场暴烈的动漫肉搏战,撞进眼睛!谭宗明抿嘴笑,抬头看一眼门口,扒拉一下,放回去。木床上面的白墙上,贴了三张海报,两张一正一反的人体经络穴位图,一张吹笛子古装男子的明星海报。

       书房连着阳台,中间拉了一层纱帘,阳台开着窗,夜色渐浓,微风透过飘动的轻纱,送进阵阵幽香。谭宗明走过去,拨开轻纱,宽阔的落地窗下,横着一张金丝楠木的贵妃椅。
        真是福地洞天!
        谭宗明回头重新打量一遍书房,目光落回贵妃椅的淡黄云锦椅垫上,喉咙有点发紧。脑子嗡嗡作响,一个声音在警告他:
       “机不可失,时不我待!谭宗明,真不知道你还犹豫什么!”

       “  这方宝地,我定是要霸占了!” 谭宗明自己回答自己。

       他拿起手机,迅速打了几行字发出去,过一会儿,,一个电话追过去,命令:“没有任何逻辑,加班吧,马上行动!”


             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+n

       赵启平身穿学士袍,头戴学士帽,和一帮子同学在校园里拍毕业照。
       他打开的自己的毕业证。
       卧槽!临床医学本科!学士学位!
       怎么可能!自己明明是工商管理毕业啊!还特么只是毕业,根本就没有拿到学位证!
       花白头发的解剖学教授一步一稳儿地走过来,捧个盒子送给他。
       “恭喜你!赵同学,你所有的解剖课都过了!成绩优秀,你可以毕业了!你可以做医生了!这是你的手术刀!”
      赵启平欣喜若狂,谢谢老师!我真的可以做医生了?可以合法杀人了?
       特么太好了!我妈是不是不用找系主任使苦肉计了?我特么不用劝退,也不用转专业了!苍天啊,大地啊!我爹是不是可以回家了?再也不用睡车库了!我就说嘛,特么晕针晕血还带老子传儿子的,没天理了这都!
        赵启平打开盒子,我去!这是手术刀吗?这不是匕首吗!教授握紧拳头,做加油状:“为了奖励你成功克服恐惧,成功解剖了青蛙、老鼠,兔子、狗和人,院领导特别批准,你以后,就用匕首做手术!”
        赵启平赫赫大笑,好啊,行啊!老子这就去手术室,护士姐姐们,走起啊!
        领带白袍,衣袂飘飘的赵医生领着一票口罩女,冲进手术室。
        手术台上躺着一个人,赵启平“刷”掀开床单。谭宗明面无血色,直挺挺仰在床上!!
       赵启平的手术刀“咣当”一声掉地上,抱着谭宗明的肩膀,使劲摇,
       “哥,哥!你怎么了?啊?谭宗明!谭宗明!谭宗明你要死了吗?”带着哭腔喊,赵启平的心跌落深渊。
       突然,谭宗明睁开眼睛,气若游丝:“你救了我?”
赵启平呆住!谭宗明没有死!嗫嚅半晌,不知如何回答。
        谭宗明坐起来,怒道:
        “不好好去卖你的水,在这里闹什么!”
        赵启平拉住谭宗明的手,攥紧。有点哆嗦,千言万语,就不知怎么开口。
        谭宗明冷冷地甩开他,站起来,西装革履,风流倜傥,用手点了点他。
       “做好你自己的事情!”
       哼了一声,拂袖而去!
       赵启平使劲的喊,谭宗明!
       终于把自己喊醒了!出一身汗!真特么是胡梦颠倒!
       赵启平感觉枕头凉凉的,用手一摸,湿的。他坐起来,打开灯,爬到床尾拿手机看时间,才凌晨四点。

        谭宗明!你这个……
        “呸呸呸!”赵启平心里,迅速把“老不死的”画了巨大的红X,再打一个!三个,四个!划掉!行,看不出来了!
        开玩笑!你死了我怎么办!谭宗明,你特么…白天晚上都不让我消停!

       “兹,收到心悦纯净水十箱,一百二十瓶,总计金额人民币207元,售完付款。
        收货人:Mr.明超市。谭宗明。”
        这是一张发货收据,是赵启平从老爹的销售单据里翻出来的。
      太不正规了!赵启平想。这张收据是非常急促的撕了一张彩色日记本纸写的。昨天下午结款的时候,应该还给谭宗明,可是谭宗明忘记提,他就没有给。


       他翻出这张收据的时候,就相了小半天,总结一句,好漂亮的字!然后对他爹说:“爸,你把心悦所有业务都给我,我保你半年把本儿捞回来,把赔的也都挣回来!
        他爸睨了一眼,“哧”了一声,“行,拿去!都给你!”
       他妈也“哧”一声,“行啊,儿子!十万块的底儿是我出的,你挣回来,你爹就上楼,挣不回来,他还睡车库!”
   
       从火锅店里遇见谭宗明,到扔掉曲晓晓,用了两个小时;神魂颠倒的在Mr..明超市附近,偷窥他,用了三天;水米不进,躺在床上苦苦挣扎,用了三天;下决心去泡他,用了一天;下决心和他天长地久用了三天!
        天长地久!天长地久!

       天长地久谈何易!

        赵启平翻身又倒进床里。

        这算是一种人生梦想吗?

         巨大的变量,自己提得起来,hold 住吗?

        须得深谋远虑,步步为营!

        呸!想那么远!这口老鲜肉的滋味儿,还没尝到嘴呢,想什么天长地久!特么男人到底是什么味儿的?赵启平小心翼翼的收好单据,打开笔记本电脑,继续给自己科普。

        让梦魇吓醒,是再也睡不着了,

        

      

        


评论

热度(1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