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槐国主

等待更新头发都等白了,好作品不仅有灵性,还需要时间打磨,就像好饭菜。快餐就那么回事,一眼惊艳,没有第二眼了。所以闲来无事,磨磨性子。

【谭赵】檀萝梦9

       9~情窦初开?一见钟情?~

       系春心情短柳丝长,

       隔花阴人远天涯近。


       Mr.明二店的洗手间狭小却精致,狭小的刚刚能转得开身;精致的麻雀虽小,一应俱全。赵启平四下打量了一遍,小号的洗手池,洁具池,上面挂一个带镜子的小壁橱,挂杆毛巾整整齐齐。白色瓷砖墙锃明瓦亮,坐式马桶一尘不染。

       无懈可击,无机可乘!
        赵启平压住性子,又洗了把脸,降降温,出来。他已经拿定主意,暂时鸣金收兵!
        一向是任性骄纵惯了的赵启平,除了能在自己亲妈面前能装兔子,扮乖要钱,其余一切人等,都特么远点去!亲爹都不行!说不开心了,叫你三个月摸不着人影儿!女朋友更别提,女朋友是什么?那个谁说的话了?女朋友就是衣服!曲晓晓够厉害吧?赵启平脾气上来,直接把人扔大街上,开着小姑娘的车就去追一辆途观,追完途观追出租车,一直追到Mr.明。

        这特么都叫什么事!曲晓晓立刻就疯了,差点报案遭抢劫! 第二天,彻底分手!

        第一次这么收着自己,第一次这么压抑自己!
        谭宗明,早晚都要算在你头上!
        甭管怎么纠结,不能忘记自己Cos 的是“小悦悦”业务员。从洗手间出来,赵启平和二店的服务员一一腻歪一遍,姐姐妹妹叫出奶香味来,热不热呀?忙不忙啊?什么什么卖的好不好啊?拜托拜托!一定要多多照顾“小悦悦”啊!
       一边腻歪,一边留半只眼睛瞄谭宗明。谭总接了一个电话,转到门口低低浓浓说话,隔着半开的玻璃门,看得见他笑容明媚。赵启平悄悄拉了拉理货员琪琪,小声讲:
      “小美女。使劲儿推“小悦悦”啊,月底要能再提货、我给你一百块促销费!琪琪听了,眼睛一亮,看看老板和店长,抿嘴一笑,鼻子里发出微不可闻“嗯”。
        赵启平嘴上搞着小动作,耳朵却竖着,定向接收谭宗明在门口发出的,饱含磁性的有声波。
        谭宗明脸色开始阴沉,没过一会儿,突然浑厚的嗓音提高了八度。
       “不行!今天必须回来!”
       赵启平吓一跳,抬头看店长姐姐的脸色,那店长正手舞足蹈的给顾客指点商品,无动于衷。他若无其事的蹩过去偷听。
       “减什么肥!哪儿就肥了?!”谭宗明火冒三丈:“谭宗曦你翅膀儿硬了哈?给我马上回家!我告诉你,你现在的产权还在我手里,你要是再给我不知死活遭尽自个,弄出点毛病来,别怪我不客气!你哪儿也别想去了!”
        雷霆大作啊,这是!赵启平窃喜。
        一阵声色俱厉的斥责,对方显然立刻缴械投降。谭总没有放出第二招,沉默了一会,风停雨霁,在对方一波接一波的安抚中,慢慢露出优雅迷人的笑容。
       “哼!…嗯……行…乖,这就对了!用不用我去接你呀?那就早点…。”话没说完,被对方不耐烦地挂掉,谭宗明愣一下,手机放眼前,确认对方挂机,冲着屏幕恨恨:
        “反了你了!”
        造反的叫谭宗曦!赵启平心花怒放。
        谭宗曦要减肥,减肥就是造反!还特么拥有产权!监护权吧?看来那粉丸子小傻瓜儿是老家伙的亲妹纸啊!
       敢情是意外收获,得来全不费功夫!
       行,只要你有喜怒哀乐,我就有进退攻防。少爷我今天先撤!趁没到高峰,还能再跑几家店。还特么得先去挣钱,再回来收你!
        赵启平精神抖擞,和谭宗明打个照面儿,挥手告别。
        这一忙就忙到晚上九点多,饿的眼冒金星,累的两腿打颤。赵启平回到家里胡乱吃了口饭。赵妈从来没看见儿子这么勤奋工作过,大惊小怪的心疼儿子,嘴里骂着,天杀的老不死的老东西,自己没本事,看把儿子折磨的,哎呦呦……
        赵启平不和她纠缠,敷衍几句,钻进卫生间飞快的洗个澡,“砰”地一声,把自己关进卧室,“扑通”一下栽进床里。由他妈妈在外面自己唠叨去。
        累了一天,收获不小,赵启平不但不困,反倒精神了。盘算着,今天货没少卖,人也了解了不少,酝酿了这么多天,算是首战告捷!

       手机早没电,放床脚充着。头插到枕头底下,辗转反侧。脑子里滚来滚去几个字,一见钟情,情窦初开,一见钟情,情窦初开,一见钟情…情窦初开…
       就是情窦初开!
       是那么一瞬之间就情窦初开!
       就那么一瞬间!就那么情窦初开!
        那一瞬间,谭宗明从座位上站起来,绽开笑容,微微颔首,伸手轻轻抚着那个美丽女人的肩背,为她拉开椅子,然后坐回去。
       就这么几个动作,十秒钟或二十秒钟之间,隔两个排座位的赵启平,看着呆了,时间瞬息凝固,熊熊烈焰从脚底腾起,穿肠破肚,裂心灌脑,直冲云霄!
       赵启平感觉自己猛然间起了火,“嘭”地一下烧到脸上!
       无法控制自己不去看那个人,不去听那个人!那样的笑容,那样能照亮夜空的笑容!那样的眼睛,那样星光灿烂会说话的眼睛!那样的声音,那样能让人浑然欲醉的声音!
        赵启平疯了!在心里抽了自己无数个大嘴巴!猥琐!变态!无耻!他怎么能对一个陌生男人突然情动如此?!

        一个男人?!

       控制不了浑身所有毛细血管都充满了血液,熊熊烈火烧掉身体,烧掉思维,烧掉二十七年的一切!他觉得自己要崩了!
        他搂住曲晓晓曼妙的身体,狂吻。要灭掉这些诡异的想法,灭掉邪恶的火焰,要把自己从深渊边缘拉回来!
       窗外,透过曲晓晓的发丝,那人蠕动的双唇,雪白的牙齿。

        如果能吻上去,会是什么味道?男人的嘴唇会是什么味道?男人会是什么味道?
        头发?耳垂?脖子?肩膀?或是…别的?

        酒味?烟味?还是…肉味?……

         辣的?甜的?还是…腥的?
          ……………
       夜色微澜,那个人有些醉了,脸泛微红,一身霓光溢彩。脚下拌了一小步,赧然环顾,皓月生辉,右手借势搭在小粉丸子肩上,迅速调整好姿势。

       赵启平的心被狠狠揪了起来!他把脸重新埋进曲晓晓香甜的头发里,屏住呼吸。按住狂跳的心脏。搜肠刮肚再想不出什么词句来形容他!
       他是谁?他是什么人?他是什么样的人?
       结婚了?没有!约会吗?不是!哪个女人是他的女人?哪个都不是!不管是不是,都不是!

       赵启平抱着曲晓晓美艳灵动的身体,看着那三个远去的人影,不能自持!从女孩子身上,他再也感受不到任何温度,感受不到任何热情,曲晓晓好像是一块冷冰冰的木头!是无知无觉,无血无情的一段荒唐。
       他的生命,要重新开始了。

¥/¥@?&+¥&?~&


       安迪吃饭一向是又多又快,这次也不列外!谭总笑着说,真得找个好人家!谭宗明一板一眼慢条斯理的吃法,也是回国以后一点一点磨出来的,毕竟两个人的业务性质发生了不小的变化。
        安迪不管,一心二用,一边吃一边谈工作。她谈工作简单,所有数据都在脑子里。晟煊的事通报一遍,提出初步见解和解决方案,谭宗明适应安迪的节奏,脑子飞快设计好流程,和安迪敲定一遍,确无遗漏。然后,打开笔记本收邮件。东盛那边一眼,扑进一满屏事务,得忙一会。

        安迪完事,想起该关心关心老谭的病了。谭总放下筷子,戚戚然:“时不时的还隐隐作痛,不过是好很多了。”
       安迪道:“看来,赵医生找的地方还算靠谱!”
       老谭扯了一下嘴角:

      “饿了吃糠糠如蜜!累极了,趴雪堆里都能睡着!”
       不过赵医生的确帮忙了!谭宗明想到小蓝西服在病床前守了他一下午,心里满满的。道:
        “怎么感谢他,今天也亏他了,浪费他一整天时间。你不是说他也是个大忙人吗?”

        “要是在平时,他不会这么闲!最近在闹失恋,休假调整吧,所以有空。”
        谭宗明挑眉:
        “他也会失恋?!”
        安迪冷笑:"我也失恋呢!你没失恋过?"
        谭宗明哈哈大笑,拐个弯问,
        "他住哪里,离这远吗?"
        "嘉林花园,我路痴,不知道有多远。”
        “这件事完了以后,总是要好好感谢人家,不知他什么脾气秉性,有什么兴趣爱好?”
          安迪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,道:
         “吃喝玩乐,琴棋书画,都可以。最好的回报是你给他慈善小名单里多填几个名字。或者干脆建个专用小账户,他想助谁助谁,钱不要太多,心安理得,减压卸重即可。对了他喜欢和““有趣””的人玩。”
       安迪手拄着下巴,看着老谭:“你很有趣吗?”
       谭宗明又笑:
      “先不要向他暴露我,算不算有趣?”
       “你想玩微服私访吗?”安迪点了点谭总的笔记本,

        “你还有公众形象,好多马脚!”

       “到露出为止,时间足够!看来我得更低调才好!”

       “不觉得肉麻吗?随便你开心就好,祝你好运!”
        说完,拎起自己的包,还有一些事情回家慢慢做。留下老谭一个人一件一件处理“东盛”的业务,该审核的审核,该批阅的批阅,该交代都交代清楚,捡要紧的邮件发给秘书,能推后的压手里,慢慢琢磨。然后,关机。


       赵启平一脸黑线的开车回家,找个地方吃了晚饭,到家一通洗刷完毕,拿起笔记本贴文档。他有点小洁癖,不打理好自己,什么事都做不下去。赵启平爱好广泛,音乐、艺术、动漫,佛洛依德和海贼王都合口味;听得巴赫,也喜欢久石让,迷恋拉斐尔,更爱宫崎骏,广种杂收。唯独对政经八卦兴致缺缺,原因很简单,理科技术宅和文综大咖的脑回路,不一样。
        手机“噔楞当啷”响起来,拿过一看,陌生号码。不理它,偏又不依不饶的响个没完。只好又抓起来,划开放耳边: “您好!”
       “不好!赵医生!”
        谭宗明幽怨的低音,戚戚哀哀从话筒里传来:
        “你带走我病房的钥匙,我今晚要露宿街头!”

         赵启平脑袋“嘭”的一声炸开,跳起来。
        去翻自己随身挎包,果然在外面夹层发现一把钥匙!
       “ Fock This!”
        赵启平血往上涌。
        犯如此低级的错误,简直不能原谅自己!
        他想起,两个人一起走出病房时,的确是自己锁的门。正巧谭先生好听的声音在一旁低低问:“赵医生,有什么特别想吃的好东西没有?”

       一天了,赵启平三餐空着两顿,一听这话,口舌泛酸,一排排香香艳艳的美味从眼前飘过。本想把钥匙交谭先生手里,打了个哏儿,滑进了挎包夹层。下楼见了安迪,感觉这俩人有些行为尴尬,神情鬼祟,恨不得脚底抹油溜之大吉,竟然死死地忘掉钥匙还在自己包里。

        越怕什么,越来什么!真是滑天下之大稽!
        “实在对不起,谭先生,我马上开车给您送过去!”
        “不用麻烦你开车,你下来,我现在,在你小区门口。”

        赵启平的心忽悠空了一下,

        “你等着,我马上!”
        再无暇细想,拿起自家钥匙,迅速下楼。

        小区门口,赵医生又一次见到撑着半边脑袋,花容惨淡的谭先生。
        赵医生无可奈何,心虚地询问:“头很疼吗?要不要…上楼小坐,喝点水,休息一会儿?”
         谭先生毫不客气:
       “那就再麻烦赵医生了!”
       谭宗明没打算住酒店,更不想住医院。嘉林花园离康民医院不是很远。打车二十分钟。绝好的下处加绝好的赵医生,焉能错过!

        他眼见着赵医生把钥匙收在包中,一笑略过,仿佛与自己没有任何关系。




评论

热度(1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