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槐国主

等待更新头发都等白了,好作品不仅有灵性,还需要时间打磨,就像好饭菜。快餐就那么回事,一眼惊艳,没有第二眼了。所以闲来无事,磨磨性子。

【谭赵】檀萝梦7

 

           7. ~桃花潭水深千尺~

     平川料想得襄助

     浅水莫思报恩迟

     “哥,你家的货,摆得太不合理啊!我这给你重新摆一遍。”
       赵启平不管谭宗明的脸色,又蹲下,只顾掏,把个发旋儿直对着谭总。
      谭宗明只好先把卡片标上“心悦”两字,放在盒子里收好,那是整整一盒子的业务员联系卡。然后,挑出心悦另一个业务员联系卡,撕碎,扔进垃圾箱。
       “翻的乱七八糟!”谭总对小愣头青儿的热乎心肠,不屑一顾,却乐得做个省力的监工,反正也该倒腾倒腾了。抬眼扫描Coca,Coca早按耐不住,颠哒颠哒过来帮忙,和帅哥一起干活儿,带劲儿!
       “哎呦喂!”赵启平拿腔作调,:“瞅瞅你们家可口可乐,啊?仗着腰细,把我们家小悦悦,欺负成啥样了!有这样地么?哥,你说,这不是赤裸裸的不正当竞争是什么?!”
        谭总给气笑。
      “你可别怪人家可乐,她不压你,你那小悦悦也卖不出去!”
       谭宗明想起来,这是年初,一个业务员铺货,送来的十箱水,代销,售完结款。谭宗明看着水也一般,新牌子,包装不新颖,利润也不突出,逢淡季,就没当回事,都压在货架子下面垫底儿,半年也没卖多少。那业务员也是吊儿郎当的,放了货,却不常来维护,三四个月过来晃一圈儿,就不着人影了。
      小赵业务员,手疾眼快,转瞬间已经把剩下的几箱水,掏了出来,拆掉塑料包装,一瓶一瓶,想方设法地摆在了门口货架的前面,最显眼的地方。
        “就得这样摆,才公平合理啊,哥!”

      手里忙乎着,转过脸,冲大美招呼:
      “姐,给我找个抹布,看看这灰!”


      谭宗明乐,小伙子手脚麻利,把翻乱的货品重新理顺,扫了地,丢了垃圾,又把自家的货,擦的熠熠生辉。Coca在后面,美滋滋的忙活,跟不上节奏,团团转。

       谭总抱着胳膊,看这小哥儿忙忙碌碌的,额头起了一层薄汗。他穿了件黑白横条子T恤,浓眉大眼,清爽明亮。只是,一条破洞牛仔裤,一丝儿一条儿的露出大腿上皮肤。

       忍不住要逗逗他了!

       “卖的也不好,还挡在前面,你就讲理了?”

       叫这个勤快又好看的小伙子,一连叫了好几声“哥”,谭宗明心情大好。谭宗曦有一个星期没回家,她起早贪黑的忙着做实验,一直住学校宿舍。谭总很想听这个字了。

       “这可你没想开啊,哥,利润是王道啊!心悦利大!你跟钱过不去呀!俩可乐也赶不上我一个小悦悦!是吧?”
      谭宗明不置可否。
     “再说,纯净水比可乐健康!你得多教育教育顾客,喝水也是养生!天这么热了,诺 诺,冰柜里一定要多放几瓶。”

      赵启平手随口到,又拆了一箱,塞冰柜里。
      这话痨的孩子!谭宗明想,挺机灵。
      谭总很满意。赵启平操着他店长的心,干着他理货的活儿,很有分寸的把竞争对手排挤后面去,确没有挤兑其他不相干的商品。
       摆弄完了,自己还后退两步,得意的欣赏一遍,大大方方的走到谭宗明面前,

      “哥,再留十箱呗,帮着完成点任务,这个月任务三万,还差五千呢。”
       赫!前面一大串理货擦灰的,都是给这个目的做铺垫哪!。
       谭总笑,套路!


      “今天不要!你这水,又不好卖,利润也一般,还占我地方。等我这五箱卖完了,再给你打电话要。”

      “艾艾,不占地方,一点不占地方!地方我都给你收拾好了,就放这儿,啊?帮帮忙呗,哥,都是好效期的,十天卖不完,打电话,我都给你收回去!还有啊,我家小悦悦换包装了,比这个更养眼,保证好卖!”

       谭宗明由着他磨磨叨叨,不松口儿,起身去巡视自己的领地。

        赵启平并不尴尬,笑呵呵的跟了几步,假装摆弄摆弄货架上的商品,又反转回来。他不着急,慢慢磨呗,他喜欢。伸手在大美收银的桌子下,捞出一个小塑料凳子,往门口一坐,歇一会儿。

       在谭宗明下楼之前,赵启平和大美已经套了好半天近乎。这个点儿,顾客不多,正好,笑眯眯的,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她磕牙。
       谭宗明巡视一圈回来,赵启平站起来,欺身挨上去,到他眼前,举着手机,眉眼生笑,“加个微信呗!哥?”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这个距离太近了!一阵清爽的洗发水味道,扑进赵启平的鼻子,青草香气,糅和了这个成熟男人的体味,让他心旷神怡。

       赵启平收了收魂儿,用意念把自己一身汗气,推出去,直击谭宗明的神经。

         谭宗明纹丝不乱地败下阵来,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道:“去搬二十箱来,你能堆多少搬多少!”

      “好勒!我车就在外面,这就去搬!”赵启平心花怒放。

      “那什么,哥,你看,你给我结现金呗,我还差五千呢!“赵启平乘胜追击,向前迈一步   “完成任务,我请你个大的啊!”

       真是 ,得寸进尺!

      “业绩不错呀,这才月中,就都要完成了嘛!”

      “不是,不是,我这不带着堵上一个业务员的窟窿嘛!我这个月任务重,公司要评比!”

      谭宗明的眼神在那一串破洞上打个对号,想了一下道:

      “行,你完了还去哪儿?我二中那边还有个店,你拉我过去,那边也留二十,一起给你结了!”



        这是一个阴谋!
       谭先生的笑容,让赵启平有些不自在,赶紧移开视线。
       “都是安迪的朋友,真的不要客气!”
       赵启平低头,目光落在病历本的名字上,腹非心谤。
       医院的电梯间不算昏暗,甚至说得上明亮。此刻的赵医生却觉得逼仄紧张,短暂的上行二十秒,闷热又漫长。
       谭先生没再做声,只微微的皱了皱眉,似是头痛发作。
       电梯停住,赵医生先下,谭宗明紧跟。
       “是…有一点点不方便,才这样写。”
        迈出电梯间,谭宗明突然说话:“赵医生,请不要介意,”
        他看穿了赵医生的疑惑,察言观色最是擅长,不留芥蒂。
       赵启平顿住,回头,
      “可以理解,没关系,不影响什么!”赵医生笑一笑,把谭先生的意思拐跑了,他的意思是谭先生的病情不重,不需要使用特殊药品,又是自费,没有证件,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       护士站,找护士长安排房间。老赵主任已经打好招呼的,办手续的小护士看不是急症,伶俐的拿出单子让填,微笑服务,甜甜美美。
        谭宗明照旧在姓名一栏,写下“谭仕诚”三字,又写了一串身份证号码,填到家属联系人时,抬起头来,看赵医生。赵医生正跟护士长热络地聊着,瞟见谭先生犹豫不定,就伸头过来看了一下,拿过笔,刷刷刷,写上自己的姓名电话。填好单子,护士长亲自带着两人一起走进最里面的一间病房。
       不要妄想医院单间病房,会有什么与众不同的优待。它只是把你,和其他人间疾苦隔离起来,不让别人的痛苦,影响你的情绪。大病房里,通常都是四五个病患住在一起,加上陪床陪护,十来个老老少少,男男女女挤在一间房子里睡,是平平常常事。而在这里,你就不必担心,在更多陌生人面前裸露身体。
       无论三甲还是二乙,这里都没有任何惊喜,只有惶恐。除了收费离谱,是普通病房的十倍八倍,其余部分,疾病面前,人人平等。痛和苦不认你有钱没钱,无差别对待,不必抱有任何幻想。
       谭宗明站在门口,想要退缩。


       这是一间十几平米的单间。靠窗的是一张病床,床头上一排医疗设备插口;靠墙一张陪护床,中间有一个斑驳陆离的床头柜。床脚贴墙摆一对钢管折叠沙发,背后墙上挂了一台34寸电视,彰显:我是VIP!
        一缕阳光从窗口斜射进来,光线照亮空气中纷舞的灰尘,发出淡蓝色的光痕;水磨石地面,在无情的光影下,羞耻的灰暗着。

       房间没有开窗,空气中,有一股无以言表闷气。右手的独立卫生间大敞着门,一根VIP专属老拖布,干巴巴立在门口。
        见多识广的赵医生,迅速过去,打开窗子通风,紧接着,更换被服的老阿姨抱着被单枕套挤进来,扑扑啦啦,一会儿就把病床收拾的紧陈利落。
        谭总手插在裤兜里,站在门口等着,眉头紧锁的怀疑人生,努力说服自己不要立刻走掉。真的需要住在这里吗?自己的确是因为头痛,才被安迪找的赵医生,安排在这里的。虽然,这作乱的脑神经,一见到专家就缴械投降,自己真要这么一走了之,赵医生怎么办?使了撒手锏,才进来的,不好辜负了。
       谭宗明一辈子,也没吃过什么大苦,,医院病房是去过的,但是,探病去医院,注意力都集中在患病的亲友身上,再说,能劳动谭总亲自去探望的病房,亦非比寻常!

      这是第一次直面惨淡的人生。


       护士长颇为聪敏,道:
       “门诊大门左边,就是超市,可以买备品,后街都是饭店,医院食堂每天中午在楼梯口送餐,可以打饭。交款处在一楼,先交三千住院押金,我们好去备药。
        赵启平一一应着。
       护士长交代完注意事项,临走还补了一句,如果晚上嫌闹,不住这里,提前打个招呼,明天早上,有血常规、尿常规检查,七点之前回来,采血、留尿。她边走边想,赵副主任名声在外,这二位,肯定是冲赵老师来才康民。

       谭宗明进屋,坐在病床上。

        “赵医生,请等一下。”
       递过自己的卡给他,“用这个,签名就可以”
       赵启平没客气,拿了卡,下楼交费。走到门口,回头望了一眼,屋子里的人,孤零零地坐在病床上,两手空空。心中也是一软。
       交了费,和安迪通个电话,,通报情况,说二级医院,条件不好,恐怕谭先生不舒服,但是主治医师没问题信得过。安迪说,好,下班以后,亲自来看看。对赵医生的襄助感恩涕零,定当后报。

       赵启平客气一番,又去超市买了些生活备品,顺便带了一些清淡饮食,再回到502病房,谭先生已经挂着吊水睡着了。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他躺在床上,沉沉入梦,呼吸均匀平稳,已经超过一天一夜没有合眼了。

评论

热度(1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