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槐国主

等待更新头发都等白了,好作品不仅有灵性,还需要时间打磨,就像好饭菜。快餐就那么回事,一眼惊艳,没有第二眼了。所以闲来无事,磨磨性子。

【谭赵】檀萝梦6

         6~艺术与智慧~

        翻手强收无根虚病

        附身甘缔有意奇缘

       谭宗明还真是有那么点自怨自艾。
       不争气的神经!明明来的时候,脑瓜甲子还一蹦一蹦地,跟他斩白蛇揭竿造反,疼的心烦意乱,车也开不了。不过跟着小蓝西服,楼上楼下晃了那么几圈,就偃旗息鼓,屁大点动静也没有了。

       这病,也忒势利眼,见了专家就没脾气了吗?!


      老赵主任倒是认真又古板,二级医疗资源,也是资源,也不好意思随意浪费。似笑非笑地盯着小赵主任不说话了,脑门子上五个大字:”你看怎么办!”
        这回,改小赵医生拧着眉毛,搜肠刮肚拿辙。谭宗明突然很想给自己心肝脾胃肾全身,来个突击大检查!又一念,不成,赵医生的兜里,估计也差不多都搜干净了!

       安迪说,赵医生是副主任医师,是附院的骨科专家。刚才门诊大门一见面,一个活脱脱的大男孩模样,倒像似个刚毕业的大学生,鲜明俊朗地站在谭宗明眼前。专家?和谭宗明打交道的专家,不计其数,第一次遇见这个样子的专家。

       谭总脸上一副恭谦,心中芥蒂,很有必要重新定义一下赵医生。

        

      

       然而,毕竟是年轻专家,脑子灵,办法多,不认死理儿。没多一会,小赵专家找到了一个不怎么健壮的指标,研究了半天,又在谭先生后脖梗子、背膀头子捏来揉去。 扑腾了一上午,赵医生的“专家”属性,这一刻,好像才刚刚上了身。
        呃,主要问题还是集中在神经层面,颈椎问题不大,也是问题。血液流速差了点,脑供血不足,是会引起头痛!经常失眠还有吧?对,神经衰弱还很严重!当然,长期失眠当然会导致腰酸腿软,浑身无力,免疫力低下……
       谭宗明浑身肌肉紧了一下,神经系统反射,密电急告CPU中枢:“主人不必惊慌,少要害怕,我各地疆土,哪哪儿都太平着哪! ”

       
        “呃…呃,反正也是自费,患者想住院调理,咱们就应该大发慈悲,治病救人,医者仁心嘛,左右您那一个VIP,一年闲十个月,该好好利用利用了!”小赵医生一本正经地讲。
     “滑头!我这里庙小,可也闲不着!”老赵医生斩钉截铁地回。

      “就一次就一次!下不为例!”赵医生拿出大侄子的娇憨模式,笑嘻嘻的,看来这是要使出撒手锏了:“您要不帮我……”
      后面的,竟然都是谭宗明听不着,看不见的口型哑语。也不知老赵专家被小赵专家拿住了什么软处,摇着脑袋,点点他,开住院单。


      谭总强压着血流速度,坦然自若,跟着小蓝西服,坐电梯上五楼。

      电梯间里,左右无人,谭宗明轻轻地说:“谢谢赵医生!”

       赵医生手里拿着单据和病例本儿,抬头看谭先生愈加恭顺的笑容,突然想起一个词,

       日月入怀。


       Mr.明一店,开在小区的临街门市,从后门出来不到20米,是住宅楼单元门。谭宗明在这个单元16楼另租了两房一厅。谭宗曦每周必回来住两天,洗洗涮涮,再补一顿好的。只要妹妹回家,谭宗明就住在家里,汤汤水水做一桌子,妹妹一走,再回阁楼住,早、晚还要看店。

       他很擅长在谭宗曦面前维护一个稳稳当当的“家”,有床,有柜,有书架;有锅,有碗,有火苗。特别喜欢这个感觉,忙忙碌碌,不觉得累。

        一家之主,足够踏实。
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 Mr.明早6点开门,晚12点打烊,谭宗明值早晚班,中午必须补一觉。吃了中饭,一觉睡到下午二点,下楼来,冲个澡,收拾齐了,要去二店转一圈。 

       这种便利店性质的小型超市,选择地点很重要,利润率有限,要挣钱,只有提高销量。
        Mr.明的选址,都是老谋深算的围谭宗曦的学业打转。

       小学快毕业时候,一天,班主任打电话来,约谭宗明到学校谈谈。谭宗明还以为谭宗曦闯了什么祸,急匆匆请假过来。

      女老师四十左右岁,素颜和蔼,她有一个和谭宗曦一般大的女儿,也很了解这兄妹俩的状况,非常坦诚的跟谭宗明讲:“我知道你很不容易,这么年轻,自己还是个孩子,还带个孩子,还要工作。但是,宗曦可真是个读书的好苗子,要是有再好一点的条件,她会更优秀!希望你以后多关心她的学习,多给她加点课,学校里这些东西,不够她吃,可以超前学点中学课程,没必要按部就班,浪费时间。要实在太忙没精力管,也可以接到我家来,帮你照顾!没有别的意思,就是舍不得,这孩子的天分白白淹没了,太可惜!”

       谭宗明感动非常,委婉谢绝了班主任的好意,说不管多难都能带好妹妹,失去父母时候,小女孩就那么一点儿,在姑姑家住了三年,养的跟大眼儿灯似的,心里多少有点阴影。况且,她就自己这么一个亲哥哥,无论如何不能借以他人,一定要亲手照顾,努力给她创造最好的学习环境。
      一上中学,谭宗曦表现出卓越的学习天赋。机会巧合,谭宗明在她就读中学附近兑下了第一个店。他选择辞掉收入颇丰的大公司工作,用安迪的话说,是做了贩夫走卒。不用空中飞人到处出差,也不用加班熬夜疲于应酬,可以一边看店,一边安心照顾妹妹。收入暂时差距不大,不过个人提升空间渺茫了。不久,他千方百计又在二中和附一中附近继续开店,最后为了交大这个店,还卖掉了两个店和老家父母留下的房产。
        店开在哪儿,书就读到哪儿,家就安在哪儿。一切按计划行事,谭宗曦不负众望,谭宗明心满意足。

      天气渐渐炎热,谭宗明却神清气爽。。

       看老板从后面出来,收银的大美立刻打招呼。

       “谭总,睡醒啦!”

     谭宗曦,只要在店里看见谭宗明,从不喜欢叫他哥哥,就喜欢叫他谭总。这名号本来就是她给起的。叫了十来年,时间长了,店里大大小小服务员,来来去去的业务员,也都这么叫他,就连街坊四邻,火锅店的老韩,手机店的小谢,隔壁美容美发的大崔,也都这么叫了,舒服。

       谭总“嗯”了一声,一边往出走,一边顺手整理货架的被顾客翻乱的商品,Coca见状,忙不迭跑来帮忙。

        大美看着谭总,忙给他递眼色,努嘴儿,冲门口蹲地上扒拉货架子的一个人说,“诺,诺,你不用磨我了啊,我们老板出来了,你和他说好了啦!”

        地上掏货架底子的人,站起来,拍拍手,抬头笑呵呵:“诶!哥,你好。我心悦的。”
      ”什么悦?”没头没脑的一句话,谭宗明愣。
       “纯净水,心悦纯净水的。”大美补充。
       “哦,业务员啊。  你好,怎么我没见过你?”

       谭总点头回礼。
      “公司调岗,这一片以后都我跑。我姓赵,哥,这我电话,以后要货给我发微信。”

        那人从腰包儿里捏出一张卡片,递过来。
        谭宗明接过卡片,上面一串儿电话号码,三个大字:

        赵启平。












评论

热度(1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