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槐国主

等待更新头发都等白了,好作品不仅有灵性,还需要时间打磨,就像好饭菜。快餐就那么回事,一眼惊艳,没有第二眼了。所以闲来无事,磨磨性子。

【谭赵】檀萝梦5

【谭赵】檀萝梦5
5~宝蕴光含~

        宝蕴光含   赵启平霓虹惊醉玉

        风流韵致   谭宗明午日慕清流

       “是金子在哪里都发光。”
       谭宗曦带着明显的非暴力不合作神情,往嘴里塞虾球。虽然她是个学霸,在谭宗明和安迪的眼里,仍是个小孩子,事实上,也是。谈话聊天不是两个大的对手,三言两语,话头又转到她专业上,学校里有一些科研项目,她和几个本科生跟着老师参与。因为聪明、勤奋、有悟性,主任、教授都很喜欢她,每天早出晚归,一阵子好忙。
        “骄傲!”
       谭宗明筷子虚点她。
       谭宗曦歪头:“我不是吗?!”。

       安迪循循善诱:“发光也要在自己更喜欢的领域里,才发的最有价值啊!”
       “也没有多喜欢。”谭宗曦嘟囔一句,有点心虚。
        “不喜欢,你还费那么大劲去申请?”谭宗明道。
        “也许我是为了炫耀!”
       “你才不会为了炫耀,去浪费时间精力。原因只有一个,你很向往。所以,不要考虑太多,选择自己最喜欢的!才最好。你看吧,现在年纪还小,正应该好好读书修养,千万不要整天胡思乱想,,犹疑不定,影响判断。”
       谭宗曦无语。她心里比谁都明白。想要这两个大的安心,自己就得表现的卓越又乖巧。甭管有什么小心思,瞒不过把她从小带到大的亲哥哥。至于安迪,在她面前,不能做那个拖累,要当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。所以,一切急躁情绪,必须叠起来收好,不是不能露,是点到为止。
      “我觉得,走到哪里,我都是一颗大钻石,你们俩,稳稳当当地把心放到肚子里。”
       “赫!小尾巴都翘天上去了啊!”谭宗明往她碟子里放虾球,又捞一个放安迪碗里,三个人碰杯,会心大笑。

       喝了酒,安迪叫了代驾。天色也不算太晚。谭宗明微醺,春风拂面,行动更稳重些,话也少了,只是颔首微笑。谭宗曦却执意要送安迪回家。她拉着谭宗明小声说,那个人,总是隔着玻璃偷看安迪,感觉很不安全!谭宗明回头,一对年轻小情侣,在酒店窗外,门柱阴影里旁若无人的缠绵。他有些担心Mr.明这个时候只有大美一个人值班,想早点回去,但为了安慰谭宗曦敏感的神经,还是同意一起走,先送安迪。

       夜光摇曳,酒店门口的梧桐,树影婆娑。赵启平从女孩子散发甜腻的玫瑰芳香的头发里伸出脑袋,深呼吸。用下巴颏戳着姑娘的脑瓜尖儿,眼角余光瞥着,霓虹夜色之下,三个清丽的人,上了一辆途观。  

      女孩子乖戾的小拳头“咚咚呛咚呛”砸他胸膛。
      “看什么看,有什么好看的!两个大长腿,一个小傻帽儿!看一晚上了!还看!哼哼!还不赶紧回家!”



       “安迪的朋友?”赵医生心中暗叹。

        “这一位才是正确的打开方式吧!”

       松开谭宗明的手,脑子里浮现出魏兄的身影。这谭先生好像比自己还高一点,眉目含笑,俊雅风流,若和安迪站在一起,定能无比完美地诠释,什么叫“一对璧人”,人品气度…嗯,拧着眉毛病着,魏兄怕是还差了几个段位。

       和谭宗明见面之前,安迪和赵启平通了几个电话,连下十二道金牌。

     此人是她多年工作搭档。

     病痛缠绵日久。

      没有系统检查过。

      不懂就医流程。

      一定要住院一周好好调养。

      请务必多加照顾。

       总而言之,这个要求,力求赵医生妥善安排。

       末了,言之凿凿:“赵医生可以放心大胆把这位养肥了,放血,补补你慈善小金库的缺口。”

        赵启平心安理得把这位富贵病人当作安迪的友情赞助。正好自己也在休假,玩儿也不差这一天!带谭宗明就诊,权当慈善救助。救助这东西,真真的不应该有贫富差异,毕竟歧视富人也绝不是一种政治正确…吧?!这等富贵忙人,整日价绞尽脑汁,披星戴月的开会,考察,谈判,报告,日夜操劳,一样的殚精竭虑,身心俱疲。有病了也不知道,知道了也没时间去看,去看了也静不下心来养,年轻的时候拿命换钱,到老了拿钱续命,大家都不容易呵!

       想到这儿,赵医生不禁又泛起慈航普渡的菩萨心肠,赶紧简单询问了症状,边领着谭宗明去挂号。

       康民医院是一家乙级医院。是为了适应医改,保护国有二级医院在市场竞争中生存发展,由区医院与附院共同组建的。组建后,附院派出管理人员和技术骨干与原区医院的管理、技术人员共同管理,先保证医院正常运行,形势好转后,适时转入股份制改造。
  

      医院综内、综外包括骨科设有十几个临床科室,其中神经内科小有名气。坐诊的赵副主任医师是附院轮转过来的,水平经验都不错,还是赵启平的本宗叔叔,说的上话儿,自然要挂他的号。
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 二级医院比不得三甲,挂号缴款排队等候,人山人海,吵架夹心,后门加号,黄牛贩号奇葩事层出不穷。

         这个时候挂号收款处,偏偏一个人也没有!
        赵启平等着谭先生拿证件,收银大姐一甩手,把崭新红色票子扔回钱槽里。

      “挂号五元,找不开,有零的吗,要不你等一会,我收够了零钱再给你挂!”
      谭宗明尴尬的看着赵启平,他既没有零钱也没有证件,医保卡,身份证,都没有!他小夹子里就带了三张卡和五百块现金。很被动!
       赵启平一脸的懵,这点钱够看病吗,都不够住院启动金的!看来这一位,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,就是双低吧!不可能呀,双低怎做得了安迪的搭档?豌豆王子吗?
       赵医生不忍再看谭宗明的脸,忙低头翻裤兜,掏了十块钱,问:“报身份证号码可以吗?”
      “也行,没有身份证,不能办退款。填病历本吧。”
     谭宗明在病历本上写:谭仕诚,38岁。

     赵医生惊讶了三秒钟,有点恍然。
      挂了号,谭宗明的逻辑恢复了正常运转。对赵启平浅浅笑,“出来的急,应该先去取些现金来。”

       赵启平见时间不早了,再耽误一会,上午什么检查也做不上了,说等等,反身眉眼堆笑问收银:“大姐,可以刷卡缴费吗?”
       回答是,住院费可以,检查费,一定要现金。赵启平摸摸自己的腰包儿,说,“走吧,上二楼,检查完再说。”



  改制后,康民医院引进了民营资本,购置了全身CT机,可视X光机、彩超、B超、抢救台等大型医疗设备,满足临床需求。谭宗明盯着赵启平的肩膀,跟着他,连做了几个检查。赵医生本着爱岗敬业饲养员的心态,把谭先生按在等候区的椅子上,自己“噔噔噔”上蹿下跳去缴费。
       先进的医疗设备就是效率,这边检查刚回来没多一会儿,那边老赵主任的电脑里,结果就都出来了。谭宗明看着对面又高又瘦的小蓝西服和又老又秃老白大褂儿,挤在电脑屏前,滴滴咕咕的研究,眼前迷眩,自己怎么就到这儿来了呢,忙活一中午,让老小俩赵副主任捏鼓半天,哪儿疼好像都想不起来了!







评论

热度(1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