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槐枕翠

等待更新头发都等白了,好作品不仅有灵性,还需要时间打磨,就像好饭菜。快餐就那么回事,一眼惊艳,没有第二眼了。所以闲来无事,磨磨性子。

【谭赵】檀萝梦1


             引子

       诗云:开卷有益。

       大千世界,凡人分三六九等,阶级分贫富贵贱,人性分清浊慧蠢,族群又分勤惰善恶。

        人活世上,天生不平等。降于富贵之家,锦衣玉食,宝马香车,恣意放肆;生在小康之家,衣食无忧,亦可求学精进,搏个功名,光宗耀祖;最不济是落入贫贱无能之家,见识短浅,无神无骨,一生免不了贪得无厌,不知廉耻,抑或饱受凌辱,命如草芥。

       然总有无常拨弄,那富贵子孙,不知惜身养德,一味挥霍无度,闹的富不过三代,倘若胆大妄为,作奸犯科,身陷囹圄,更一败涂地;偏偏又有破瓦寒窑儿女,亦能养就一身风骨志气,威武不屈,富贵不淫,贫贱不移,凛然高洁,最让人爱重!

      可 叹,这日月丽天之盛世,风行财色,世人热衷虚浮,谄媚权贵,自私自利。倒显得那些真心赤诚,善德正直之人,愈加可敬!


      1.~学霸~
     判词: 谭宗曦廿年描锦绣,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病大鳄忍痛谋深机



       谭宗明做了一个梦。
       梦见自己又困又乏,累的浑身酸软,就想找个能躺的地方,倒头就睡!

      转来转去,真找到了。他记得库房门后有个行军床,扭头一看,果然还在,不管不顾一头栽上去,瞬间沉去了意识。


        即使是在梦里的梦里,谭宗明还是觉得累,坐在晟煊大厦37层办公室的高背椅上,太阳穴突突直跳。

       “啪”,他把笔扔桌子上,身体后仰,靠进椅子里,闭上眼睛,一只手食指狠力压住痛点,一只手拉开抽屉,摸出一个白色药瓶,攥在手里。

       他这几年,总是游刃有余,很少遇上让人头痛的难题,也许今天是个意外,不!他摇摇头,不是意外,是必然,没控制住的,该来的就一定要来!
        突然门被推开,安迪的高跟鞋“咔咔咔”地敲着地面进来,”啪”地一声,什么东西甩在谭宗明身上!

        谭宗明一惊,睁开眼睛,醒了! 

        没有高背椅,没有行军床,没有晟煊,也没有安迪!周身僵硬,大脑却迅速定位,是躺在自己房间的床上。

        的确有东西砸在身上,不轻,垂眼一看,是一个厚厚的快递大信封,从自己身上滑落,倚着肚子立着。

       谭宗曦半掀开珠帘,探进来圆圆脸蛋儿,眼睛眯成弯弯两条细缝,冲他笑着,露出一排粗细的小白牙。
      谭宗明冲到胸口的火气,瞬间消弭,化为一缕哀怨,翻过身,皱着眉道:“没礼貌!刚睡着。”


        没礼貌的谭宗曦,闪身进屋,身姿矫健,“噌噌”两步窜上谭宗明的床,盘腿坐在他身边。谭宗明只好坐起来,这觉是睡不成了。

       “没规矩,多大了,还这么慌张张的”他嗔道,伸手捏了捏他小妹妹脸蛋,

         “还得接着补,一点血色都没有!”

        没规矩的谭宗曦,一把挡开她哥哥的手,

         “哥!”
        双手扳着她哥哥的肩膀,“你买房子吧,和安迪结婚!”
         谭宗明抿起嘴,“大学都要毕业了,还不学着稳重些?!”说着,伸手又要去捏她脑瓜顶上可爱的丸子。谭宗曦迅速把大信封举起来挡在他眼前!

        “指日可待!哥,我就可以养你了!”
        “毛手毛脚!把你哥眼睛戳瞎了,你不养都不行了!”

        毛手毛脚的谭宗曦,秒切淑范。双手把信封放在谭宗明手上:“这个,香港大学,公派硕博,全额奖学金加生活费,定向签约”。接着她又变魔术一样递上一张打印纸:“这个,墨尔本大学,计算机全额奖学金。”
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 “我要真的有一个懂事能干的好兄弟”,谭宗明抬起手,“哗啦~”白色药瓶被狠狠摔地上:“我早把这劳什子丢厕所去!”

        谭宗明一夜没睡,发生这样的事,不能躲避,也不能掉以轻心,累了一天一夜,怨都不知该怨谁!在安迪面前失态,也就失了。

       安迪,唉,在心底里,安迪就是另一个自己。

       安迪冷艳地看着他,没理地上的药瓶子,她余怒未消。谭宗明合上她甩在桌子上的文件夹:“就按你的意思办!我头很痛,老毛病又犯了!”

       谭宗明闭上眼:”一周之内落实搞定,这期间,任何人不要打扰我,不然,我可能会反悔!”
        “还有…”他无声地叹了口气“作为支持你的回报,你要帮我找个,不受干扰的环境,不能太远,就在市里,我要养精蓄锐,对付你扫荡过后的问题。”




         “生日快乐”谭宗明低头整理着铺散一床的录取文书,轻声地说。
        女孩儿一愣,抬头看看他,眼睛微微泛红,低下头想了想,又抬头道:“哥,以后咱俩都好好过生日吧!嗯,买生日蛋糕,吃面条鸡蛋汤圆啥的,南北通吃!”

        瞧她哥哥眉色舒展,接着道:“就这么定了,从今天开始。你给安迪打电话吧,晚上咱们去庆祝!”

        谭宗明心里轻轻吐了口气:“行,一会儿我给安迪发微信约她,咱们吃…嗯…斑鱼锅儿怎么样?”

        十二岁读初中,十四岁读高中,十六岁考上

交大,二十岁申请出国读研,在谭宗明护佑下,谭宗曦的学霸之路健康快乐,一路冲锋陷阵,所向披靡。只是她从记事起,不过生日。
         不光她不过,他也不过,兄妹二人,相依为命。

        所有关键时刻,转折时刻,或者说,所有需要抉择的时刻,谭宗明的意见一定至关重要。他能够冷静沉稳的挑选一条谭宗曦喜欢的,接受的,需要抻抻脖子踮踮脚,够一够的路,既能激发斗志,还不至于眼高手低,灭了威风。

       上去了就是一片大好江山,恣意驰骋。
       谭宗曦有一双有力的翅膀,要飞的高,飞的远。谭宗明是调整航向的尾翼,借着风势可以飞的更高,飞的更远。

        可是尾翼毕竟是尾翼,不是头脑。
       头脑里还有更美好的向往!
       现在她已经不是惊慌失措的小姑娘,二十岁,大学毕业,最有灵气,最自信的年纪。
        倒退几十年,二十岁都是成家立业的好年华了。现在,谭宗明眼里,满满的,只是个孩子!
       谭宗曦早就开始有自己的想法了。一年半以前她就可以作为交换生,去美国读大学。谭宗明不赞同,女孩子太小了,你不要出远门;学校太远了,不放心;还是在上海找个合适的设计院实习,一是理论与实践相结合,有利于打开思路,二是学习社会经验,中国式的人情世故,毕竟培养情商也是教育的根本。这一次,谭宗明已经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。

        “当然是去墨尔本”他盯着那张纸,神情淡定。
        “这个专业好,还是你最喜欢的,擅长的。”
         “太远了!而且,回报周期太长。费用也高。”

       谭宗曦把纸拽过来,一折两折三折,又打开。就这么玩上了。


        “你读书,什么时候需要考虑费用?!”
        “从现在开始考虑!”
        “那好,考虑结束,费用不是问题!”
        “你得结婚,你要有自己的生活!”
        “这和你去哪读书有什么关系?我什么时候没有自己的生活了?”
        “……”
        “好好读你的书,做你的研究,不用担心我,我有事业,我的事业就是赚钱!我也有生活,有朋友,你看看老严,小包,安迪,还有后院火锅店的老韩……”
       “你要是去澳大利亚开店,”
        谭宗曦打断他,“这些东西,你就都没有了!!”







评论(3)

热度(4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