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槐国主

等待更新头发都等白了,好作品不仅有灵性,还需要时间打磨,就像好饭菜。快餐就那么回事,一眼惊艳,没有第二眼了。所以闲来无事,磨磨性子。

贝湖的感61玉蝉


感谢蜜太的美文大餐,好文就是美味!
本章末尾,突然出现一个谭总与医疗投资大佬张总一起把玩玉蝉的情景!一下子让我想起了前文一笔带过的汉八刀,蜜太不动声色的交代了,一只汉玉蝉,奇怪的出自南北朝的墓葬中。出场两次的玉蝉一定带着不可明喻隐意。草蛇灰线,伏延千里,应该还有第三次才能定数!
细想起,这不就是小殊和崇老先生之间的信物吗?!(详戳琅琊榜!)蝉之幼时,在黑暗潮湿的泥土中苦熬三四年的时光,才最终破土羽化,金蝉脱壳,一鸣惊人。由于蝉栖高枝,含气饮露,孤高清绝!古人十分推崇,作为高洁的象征。与玉之洁净不朽的品质相契合。因此玉蝉做为林殊和老师之间的信物,也是一种较高的评价。现在落在了谭总手里又转到了医疗投资大亨怀中,不知转了什么味儿了,以后还怎么发挥?
另外,这玉蝉到底出于谁的墓里?小殊?阁主?还是靖王?私以为靖王墓可能性最大!小殊的信物最有可能通过阁主,辗转到了靖王手中。前世之物谭总看了不眼熟?又舍得送了人?
话又说回来了,谁还真能记得前生?!
自从看了贝湖60回,待更的几个月里,总是替他们脑补再遇的机缘,还真是,除了饭局,没有更合乎逻辑的缘分了!饭局再会,免不了要犯胃口疼!心病比胃病重,虚病比实病凶!

评论